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再次厚脸皮讨粉红和PK票!谢谢您!(大家再一直坚持几天哈!)-----------------------的话有人问叶陌离,如果争强好胜的个性为什么独怕韩水青?叶陌离只会呲牙咧嘴干瞪眼睛。和水青的第一面,记忆犹新。他大大咧咧站在妈妈前面,而她躲在她和水青的第一面,记忆犹新。他大大咧咧站在妈妈前面,而她躲在她妈妈身后,只露出秀气的小脸。那眼睛就像秋日里满是金色莲蓬的两汪清潭。后来他看到妈妈一枚琥珀胸中,才知道那是琥珀的颜色。当时,她脸上怯生生,眸子里发出耀眼的光芒——。...

    继续厚脸皮讨粉红和PK票!

    谢谢!(大家再坚持几天哈!)

    -----------------------

    如果有人问叶陌离,那么争强好胜的个性为什么独怕韩水青?叶陌离只会呲牙咧嘴干瞪眼。

    和水青的第一面,记忆犹新。他大大咧咧站在妈妈前面,而她躲在她妈妈身后,只露出秀气的小脸。那眼睛就像秋日里满是金色莲蓬的两汪清潭。后来他看到妈妈一枚琥珀胸中,才知道那是琥珀的颜色。当时,她脸上怯生生,眸子里发出耀眼的光芒——

    停!摊牌了!事实是他觉得那双眼睛像老虎。那年他调皮捣蛋,已有小霸王的称号,可毕竟才五岁,老虎吃人的,他能不怕吗?

    因为这个第一印象,即使他后来知道水青的琥珀眸子来自于查无出处的韩家某代老祖宗,只要她拿眼睛瞪,他就没辙。

    可怕归怕,又见不得别人欺负她。他将这些矛盾心理总结了一下,得出青梅竹马症候群。就像他总欺负羽毛,可羽毛对他还是不错。就像宝宝贝贝的大嘴让他常挨老爸打,可他还是很疼宝贝。

    到了这个年龄段,他认为彻底治愈这个症候群是有希望的。直到这个傍晚,发生的一切让他后悔不该有择日不如撞日的想法,冒冒然跑到永春馆见老朋友。

    花树见叶陌离下巴快掉下来,惊愕万分的样子,想得却是:遇上克星,原来是这种表情。

    刚开始,一切都很美好。

    花树才放学,本来要去店里上班了,没想到张大哥把叶陌离领进来。正好让老板看见,立刻放了他的假,让他好好招待朋友,吃了晚饭再放人走。

    花树接受了老板的好意。对现在的他来说,朋友实在太珍贵,以至于自己无法推拒。于是两人在他房间里聊天,十分尽兴。他惊讶于叶陌离的改变,到底是上了好学校,有了好榜样,人正气成熟很多。而他看得出来叶陌离对他的改变也是高兴的。

    两人聊了好久,叶陌离直嚷口渴,就一起到厨房拿饮料,于是听见了那些声音。他已经熟悉,而却令首次来访的叶陌离很好奇的声音。巧的是,练功房的门又开着。这才有了叶陌离下巴支持不住的一幕。

    “她在干什么?”叶陌离看着那一拳一拳敲打着木头人,少林功夫?

    “练拳。”花树说话向来简洁。

    “练什么拳?”眼中的水青不同以往,一身白色练功服,即使绕来绕去不过一个木头人,可动作相当好看。不仅是好看,力道也很足,打得啪啪作响。

    “咏春。”花树又说出两个字。

    对叶陌离来说,绝对不是熟悉的字眼。

    “她学了很久吗?”什么时候开始的?他难道打架都可能会输给她了吗?不会吧!

    “至少快两年了。”从那晚开始算得话。说起来,叶陌离半点没提那时候的事,韩水青没告诉他,还是——

    花树再看正练得专心的女孩一眼,推着回不过神来的叶陌离走,“别看了,云爷爷不收徒弟。”否则他很想拜师。

    水青非常理解云天蓝了。她今天心情极差,那种束手无策的感觉,窝囊得直想发泄。进了练功房,看着木人桩,顿感亲切。基础功都不作,上来就开打。手臂用力打出去,手掌使劲拍上去,脚下也不闲着。只是打得有些不成章法,可随心所欲,烦躁的情绪竟被甩脱了出去。

    “好!”一声赞。

    水青收拳收脚,往门口看去。云川老爷子笑呵呵站在那儿。

    “爷爷。”真是昏头了,该由爷爷教的。

    “青青,练了两年,就数今天打得最好。”平时花架子,今天显威力,云川趁着势头,教导,“你平时中规中矩,总放不开手脚。要知道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危难当头,没人会和你一招招按顺序比划的。”

    “是,爷爷。”水青听了个仔细,“要不,您再跟我对对招?”最主要的是,难得她超常发挥,趁机加强一下效果。

    爷爷没说话,只是摆出了姿势,防守的姿势。

    水青当然是惨败。可是爷爷却说,她的动作因为放开,已经有了凌厉的攻势和力量。这么练下去的话,以后一人对付几个小混混应该没太大问题。这对她来说,当然是好消息,心里长存的阴影淡去了很多。

    洗完澡,换了衣服,按爷爷的嘱咐,去花树那里叫人吃饭。

    “考大学的事,我本来没想过。”叶陌离的声音从没关严实的门里传出来。

    水青听到这话,心中一动。

    “我听说云上升学率几乎百分百。”既使漠然如花树,也知道高校中的神话。

    “就是因为这个升学率,我爸妈不肯让我好过,指望着能考个专科,特别找那丫头给我补课。不过,能不能考上,我不知道。”可是信心增强了。

    “嗯。”花树的冷不在于高傲,而在于他对人生悲观的态度,仿佛失望到极点,又苦苦挣扎不出的无力,让他颓唐。

    “你以前不是说要当兵?”叶陌离觉得那也是条出路,而且挺适合花树。

    当兵?花树一愣。曾经那么渴望过,什么时候竟从脑海里消失了?

    “我也想试试考大学,考不上再说。”至少努力一次,可以离那些人近一点。“职高有普通升学班,可大家基础差,老师也不是专门针对高考教学。”

    那头空白了半分钟,突然叶陌离高起声音,“这有什么难!找小丫头补课就好了!反正补一个和补两个没分别。她讲课比老师还清晰。”

    这家伙,又没脑子说胡话了!水青当机立断喊一声吃饭,两人立刻出现在廊下。

    花树的表情正常,叶陌离却对着她上下打量,而且还没完没了,被她回瞪一眼。

    “青青,你练拳干什么?”女孩子家家的,一双手虎虎生威,他觉得不太好。

    “防身。”水青暗笑。

    “有人欺负你,我一定帮你摆平。”打架,叶陌离不用招呼。

    “你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班?”靠人不如靠自己,她用生命换到的道理。

    叶陌离埂住了喉头。他原想向花树讨个助战的,却发现花树变铁树,脸色难看极了。一时接不上话,又想起刚才在花树面前,拍胸脯保证那补课的事,他也不管气氛好坏,直说了出来。

    花树撞他手臂,他只当走廊太窄,挤的。

    “明天你就开学了,以后就是周末补课。花树是周末打工。怎么凑到一起补?”水青说。只顾哥们儿义气,明明是聪明的,也笨了。

    “我夜自习放学,再来永春馆,你就可以一起补。”他想到了。

    “我不用睡觉,你不用回家啊!”夜自习结束都九点了,骑车到这里要半小时,估计得从十点开始。高考前冲刺一下可以,天天她可受不了。

    “其实我——”花树要说不用。

    “一三要练拳,如果花树晚饭后不用工作,我可以补两小时。星期六我是早上六点练习,如果你能八点到永春馆来,那么花树还可以多补两小时。”水青打断花树的话,对着叶陌离说。花树在厨房帮忙,五点开始很忙,但八点到十点这段时间,可以和爷爷商量。

    花树猛地抬起头,鹰眼如灼。

    “八点就八点。”水青和羽毛考上大学后,邻居气氛那叫热烈。他一个男子汉还比不上女的?最后一年,拼了。而且还有人和他一起拼,干劲更足。“我要是考上大学,以后不准叫我小名。”

    “不叫就不叫。”对着童年伙伴,水青还可以少见的幼稚一下。

    花树看着两人,虽然斗气,却亲密无间。他平时只见水青睿智机敏的一面,没见过她笑得这么调皮亲切过,不由又是一呆。

    三个人,三份心思,却走在同一个屋檐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