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求粉红,PK票!(聆子想大叫,怎么没完没了!)-----------水青茫然望进他黑海晶亮的眼底,里面有她一方小小脸孔。“我要回去了。”明白了他的意思,而已——“我不养成和很陌生人吃东西。”一点儿不想耐心的等待那个劳神的答案。往退后一步“我要回家了。”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吃东西。”一点不想等待那个伤神的答案。。...

    PK......求粉红,PK票!(聆子想大叫,怎么没完没了!)

    -----------

    水青茫然望进他黑海晶亮的眼底,里面有她一方小小脸孔。

    “我要回家了。”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我不习惯和陌生人吃东西。”一点不想等待那个伤神的答案。

    往后退一步,双手捏紧肩上的背带,姿势早已僵硬,“谢谢你的伞,再见。”

    黑伞仍在她头顶上方,就像从来不曾移动一般。

    “你可以从这里逃开,那么宝贝呢?”他的音调里带着笑意,冷冷嘲弄她的懦弱。

    是的,她可以装做无关邻居,掉头走人。可是,若事情真同她想得那样不堪,至少为了宝贝,也应该做些什么。被动等待,到一发不可收拾的程度,就只能眼睁睁任人伤心。

    她思路一旦畅通,行动则利落高效率。大步踏过马路,踩着雨花,往东皇大门走去。

    那把朴素的黑伞,同满天的乌云一样,始终撑在她的视线里。

    进了酒店大堂,水青先找人。以为该没了踪影,却看见那两人刚踏进电梯。她奔过去,看翻跳的数字,随着不断上升,脸色又难看起来。最后停下来的数字是18。她的记性好,东皇是年前开张的最豪华五星级酒店,共二十八层。也就是说,怎么编借口,十八楼也不可能是餐厅和会议室。

    她沮丧得回头,看见和她一起进来的人,已经在开放式咖啡厅的圆桌前坐定,正看点单。

    他今天穿得比那天随意,紧身宝蓝色短袖T恤,淡蓝笔挺长裤,腰间一条白色线织带。人高腿长,就像时尚杂志里走下来的男模。扎在普通人堆里,分外显眼。

    她注意到有几个年轻女服务生在前台接待那儿,一边往他那儿看,一边窃窃私语。没办法,小地方,这样的人物难得见。她乱糟糟胡想,心里的忧虑减轻不少。

    水青走到那桌前,坐在他对面。

    “想点什么?”他递过单子。

    “黑森林蛋糕。”甜食能刺激大脑的活跃度,很适合她现在昏头昏脑的状况。

    他一招手,来了一位戴金丝边眼镜,像经理不像服务生的人物,恭敬站在他身边,脸上满是笑容。

    水青扬起了眉。

    “一杯黑咖啡,一杯热巧克力,一碟黑森林蛋糕。”他却不在意。

    那中年‘服务生’笑盈盈得收了点单,下去了。

    “他认识你?”水青问着这话,眼睛又瞄了瞄电梯出口。

    “不会这么快下来的。”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点破她的动作。

    “你常来吗?”水青不想跟他讨论其他事。

    “拿本杂志看看吧。”又不回答她,还给她找事做。

    完全讲不通的情况真新鲜。水青从来不笨,知道这人也不愿多讲,既然如此,不用装热情。她从背包里拿出一本飘,靠进沙发背里,读两句,视线就飘一飘。

    “你看得虽然是飘,并不需要真的飘来飘去。”咖啡点心上齐,他端起自己那杯浓黑咖啡一饮而尽。

    浓咖,英文BlackCoffeeShot,很小的杯子,容量和国内白酒的小杯子差不多,咖啡因多,而且不放糖,苦香苦涩,能迅速刺激感官神经。一般睡眠不足,却又要提振精神的人,喝这个可能有效。

    “累了就回去休息,不用陪着我。”水青不想添麻烦,尤其还是不认识的人。可他脸上看不出累,神情从第一次见到现在,总是淡淡的。

    他的目光定在她脸上几秒钟,又移开去,投向不远处的服务生,手抬起一挥。

    那眼神清晰得告诉水青,她多管了闲事。

    “您要什么?”来服务的,却又是那位中年叔叔。

    水青看他对十八九岁的人用敬语,即使可能是服务业的精神,心里还是说不出的怪异。似乎太有礼貌了点。

    “一杯浓咖。”他再点了同样的。

    “卡布奇诺,可以吗?”笑眯眯的亲善脸。

    才觉得太恭敬,又擅改客人的意思。水青心思被两人之间的微妙拉过去,不再瞄电梯方向不停。

    性格疙瘩的他竟然什么也没说,默许了。

    以为能看到好戏,没上演就落幕。水青决定还是专注在自己的事上。捧起热巧克力,烫着手心,喝一口,身体就暖了。巧克力味道很醇香,甜中有些需要细品的微苦,口感如丝般滑,是前世今生喝过的最佳。

    再用叉子划小口黑森林,她稍稍皱眉,也不过一闪而逝。她放下叉子,继续捧了热巧克力,慢慢喝着。

    他的眉头拢了起来。

    “你的比赛怎么样?”水青还是问了。真没想到还会再遇见这个死要面子的小提琴手。

    “没赶上。”他毫无所谓的表情。

    想说为他遗憾,怕自己体现不出适合的语气,水青谨慎得抿住唇。

    她喝下半杯热巧克力的时候,中年叔叔端了卡布奇诺给他。

    “把碟子拿走。”他那么说。

    水青飞快看了他一眼,目光难掩诧异。他发现了么?

    中年叔叔神色半分不变,只是低垂下眼睑,将那吃了一口的黑森林撤了下去。

    他拿出一本乐谱,而她回到飘,各自静了下来。

    过了一小时,水青觉得再等下去,就成白痴了。她把书放进背包,和对面的他打招呼,“我要走了,可不可以先结账?”

    “说了我请客。”他没有放下乐谱,视线却与她相平。

    “那么,下次我回请。今天,谢谢了。”水青站起身,走下阶梯。

    到门口一看,雨还在下。她犹豫要不要冲到公车站。

    “客人,您的伞。”有个接待小弟跑过来。

    她想说这不是她的,看了那把眼熟的黑伞,却恍然大悟,是他请人送过来的。既然说了会回请他,那么下次一起还吧。

    水青说了帮她谢谢,撑着伞走进雨里。想起要去永春馆,看时间还来得及,只是这心里乱糟糟的,有些六神无主。不去是肯定不行的,会有马步等着罚的。她连连叹气,恨不能把难过的事都叹出去。看到公车来了,收好伞,上去。

    “伞送到了,那位小姐说谢谢。”折回来的小弟转达水青的谢意。他偷望着眼前看五线谱的人,年龄还没他大,就算家里有钱,经理也不用这样子冒冷汗吧。

    “那蛋糕我拿去问了。今天点心房的皮耶请半天休息,所以二厨做的。因为樱桃酒用完了,就改放希腊甜葡萄酒。他说这个城市小,点黑森林的客人不多,即使有,也……”手心冒汗。

    “即使有人点,也未必尝得出来。这样想的?”乐谱无声无息得合起来,年轻的脸庞折射着大堂里的灯光,却不显亲切。

    “他是从H市那边的东皇调过来的,跟着皮耶好几年,年底就能独当一面……”所以才有资本狂妄,只是倒霉,碰错了时候。

    “调回去,开学徒工资,不愿意也不用强留。”一个点心师,做好点心就行了。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滥竽充数的伎俩,坏了东皇的声誉。

    “是。”经理心里发寒。虽然他不太喜欢二厨总自以为是的作派,可调回去还开学徒工资,没有面子也毁了里子,这不等于把人开除了吗?也不知道那女孩是他什么人,竟然处理起来不留余地。

    “我妈什么时候到?”都坐了一个多小时了。

    “五分钟前,秦秘书打电话来,说老板也一起,所以出发晚了,还要一小时才能到。”说到这里,毕恭毕敬,“已经准备了客房,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舅舅也来了?”他有些意外,脸上有了丝笑容,“不是说这么小的地方,不值得一看吗?”

    经理哪里敢跟着说老板的不是,只管笑笑。见他站起来,就把房卡递过去,陪着人望电梯那儿走。

    一部电梯下来,里面出来一对男女,亲亲热热,像足新婚夫妻。

    等人走远,经理和他走进电梯,就听他问一句,“你认识那两个人吗?”

    按说客人的资料是保密的,可也得分情况,经理连忙说:“只知道那男的做生意,在我们这儿住了两星期。那女的一开始没跟来,后来两人常常同进同出。这两晚,女的是留宿的。照说是违反了酒店规定,要不要让客户服务部问——”

    电梯震了震。

    经理看他靠在电梯的镜面上,一手扶着栏,一手五指微蜷,双目轻敛,细细观起指尖来。

    经理没再说下去,他也没接着问。

    电梯直直上了顶层。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