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因为U盘事件,严禁不重码。聆子掰指一算,PK1450总分的时候,差不多周六周二的样子,因为能把加更的那章赶出。因为,PK分到1450分,加更!粉红,PK票,来吧来吧!(非常感谢需要支持家园所有的亲们!)----------------------所以,PK分到1450分,加更!。...

    因为U盘事件,不得不重码。聆子掰指一算,PK1450总分的时候,差不多周日周一的样子,应该能把加更的那章赶出来。

    所以,PK分到1450分,加更!

    粉红,PK票,来吧来吧!(感谢支持家园所有的亲们!)

    ------------------------

    水青上了巴士,挑最后排高出的位置来坐。都说后面颠簸,但她喜欢一目了然的感觉。午饭时间刚过,出大学城的人不多,位置一半没坐满。

    雨势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减小,就像撒了豆子成了兵,刚攻打到窗子,就弹飞出去,噼噼啪啪热闹得不得了。这根本不是雷雨,倒似入秋的第一场雨。两季交替,有夏天的爽朗,有秋天的萧瑟,所以这雨痛快淋漓间又带了三分冷意。

    到了发车点,司机关上车门,发动引擎,才缓缓动了半米,突然一个急刹车。

    水青以为出交通事故,赶紧看过去。

    车门又开,原来只是有人要上车,真踩了点赶。水青正要把视线抛回大雨中去,上来的那道身影出类拔萃,不由多看一眼。

    世界真小,看过那一眼后,水青再去赏雨时,这样想着。雨这么大,她没带伞,又懒得随芸芸去她宿舍里拿,只寄托希望于一小时后,市区那片天空不会有雨吧。

    因为自顾自出神,没留意那道身影面朝她的方向,站了好一会儿才消失在前排。

    这是第一次独自坐巴士,她却不想看书,一直望着窗外。这时候两市的高速公路尚在建设中,所以目前路线经过的地方多是乡村小镇。家乡是鱼米丰产之地,触目所及大大小小的池塘数不尽,开始抽穗的稻子绿中泛出金油。

    离市区还有半小时的路上,镇区多了起来。很多城市用地荒了草,大面积的空地上只零星有几栋屋子,四周没有商店,学校和医院这些基础设施。可在水青眼里,这些全都是宝地。十年后,市区将会扩建到这里,高级公寓,新型商务楼和繁华的街道,成为人们争相购买的黄金地段。

    水青没有野心当地产大王,她的心很安稳平静。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对于重生后的她来说,到处充满了财富和宝藏。然而,她只想生活的舒服。就像一个生活在森林里的人,打猎只为获取果腹的食物而已。

    进入市区,经过万伊,水青的情绪高了起来。今天星期一,要去练拳,再过三站,就到永春馆。

    雨势小了很多,不仔细看,就会错过满天的细绒飞舞。水青看到原本人少的车,只剩下两三位乘客,他还在。她无意识抿抿嘴巴,再度看窗外风景。

    天空很黑,才下午两点多,却仿佛要入夜。路边霓虹闪烁,路灯早早泛黄,车灯东摇西晃。行人不多,因为毛毛雨,撑伞走的只有一对。高大男子拿伞护得小心,娇小女子披着西装偎依男人身侧,明显一双情侣。

    水青会心笑着。只要是女的,都会羡慕佳偶。她也不例外。

    那男人突然把伞交给女人,自己弯腰去帮女子挽起裤脚。多么甜蜜的浪漫,水青却脸色一凛,眼眸子寒洌起冰。她没想过会遇见这种事,只觉得掉进了无底洞,心直往下沉,头晕昏昏,不知怎么办才好。

    正好车到了一站,她没站稳就赶着下车,脚步乱而无序,竟打了脚跟两次,靠眼明手快抓住扶手才没摔倒。

    一下车,她就盯住了那对男女,看他们不慢不快的往前走,自己在后面不远跟着。心下落到最低谷,忐忑不安地跳着。眼中那张桃花面,却不知什么事娇羞了起来,还笑嗔着打了那男人一下,被他趁机握住了,抓着不肯放。

    她认识的人中,长得面若桃花的,只有一个——宝宝贝贝的妈妈,肖船长的妻子,爸爸们的同事盛夏桃。眼前的景象能不能解释为什么最近宝贝们老是对妈妈的行踪一问三不知,也能解释为什么最近宝贝们天天吃邻家饭,甚至前两晚都睡在她家。

    水青胸闷,头疼得快裂开了。

    雨越下越大,牛毛落成了刺人的银针,打湿她的头发和单薄的体恤。她半点不觉冷,一心要跟着盛夏桃,证实自己的误会。前头两人拐进了一家高雅的女装店,她就站在外面等。

    她不是执著的人。经历重生后,自己的交际很淡很浅。因为受过太多苦,她选择和人保持距离,泰然处之。这个原则却不是针对多年的老邻居和好朋友。她一直以来努力想要保留的,就是她家邻居间的那份可贵和谐。她也认为自己可以,所以帮这个帮那个,却忘了有些事插不上手,比如感情事,比如婚姻出轨。

    前生她随爸妈搬家后,和老邻居们渐行渐远,尤其是肖家。只听说他们也搬了家,再没有联络。

    难道这是他们搬走的原因?

    水青别的可以不管,只是想到那双精灵宝贝,心揪起来的痛感。

    一把黑伞挡住了冷冷的雨,有人站到她身边。他的手臂擦到她,感觉细微暖意。

    水青侧过脸去看,原来他跟着下车了。

    “迷路的话,我现在没空帮你,找别人吧。”她的语气再淡,也难掩那份不安。

    撑伞的他没有动,也没有吭声。

    水青没有心思去管别的事,她瞄到盛夏桃和那男人走了出来,男的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立刻有一个中年男人急步走到两人面前,接过那些包,直直走到马路边,上了一辆黑色奔驰。而两人继续往前走。

    水青静静地,跟着,直到两人消失在东皇那间五星级酒店的豪华灯光里。

    犹豫着,该不该跟进去?她站在马路对面,眼神拉出好远,轻轻得说:“她是个好妈妈。肖船长一年大多数时间在海上,都是她一个人照顾了宝贝。记得那时我五岁,和妈妈去医院里看她,因为是双胞胎,宝贝好小,我一个就能抱两个。当时肖船长没能赶回来,大家帮她责怪,她却说出海危险大,只要平安回来看这一家三口,她就满足了。我很羡慕的,她长得那么漂亮,当了两个孩子的妈,还更漂亮。性格又温柔又善良,厨艺不好,还很热心给我们做邻家饭。我总希望咱们这些老邻居能一辈子都生活在一起,是不是很奢求?”语调突然哽咽。

    没人能理解她吧?外人看来,只不过是一个邻居。

    “宝贝怎么办呢?他们才上初二,爸爸又长年在外,爷爷奶奶早没了。”眼泪蓄满了,眨也眨不回去,“怎么办?”

    风有些猛,雨斜了,头上的黑伞侧了侧。

    “也许两人是亲戚,或者是兄妹。她虽然是本地人,哥哥弟弟出去闯,出息了开奔驰也不稀奇。既然是衣锦还乡,住大酒店也正常。”自圆其说?自欺欺人?她是不是太敏感了?事实哪有她想得那么复杂?

    可是,想到那春风得意的桃花面,泪未干,心又发苦。

    “东皇的点心做得不错,而我不介意请你。”身边那人,声音仿佛冰珠子化雨,落在水洼里,映着明暖的灯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