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啊——聆子的U盘看不见了!眼泪乱爬!很去努力地码了近两章哪!所以想给亲们加更的啊!拼着把昨天的补上了。PK步入倒数第,昨日难过,还请亲们再次需要支持粉红和PK票。非常感谢那么多票票和打赏!---------------------------水青在豪无PK进入倒数,今日伤心,还请亲们继续支持粉红和PK票。。...

    啊——聆子的U盘不见了!眼泪乱爬!很努力地码了近两章哪!因为想要给亲们加更的啊!

    拼着把今天的补上了。

    PK进入倒数,今日伤心,还请亲们继续支持粉红和PK票。

    感谢那么多票票和打赏!

    ---------------------------

    水青在毫无防备之下,被硬拽回身,有一只手搂在她的腰上。她下意识躲,那人力气却很大,不容她挣脱。

    那只手很白,很漂亮。修长如初春的细竹,润莹却如初冬的小雪。一个男人,长了这样的手,他的脸也一定不难看。可惜了——心里花开太多。无论前世今生,都是她最不屑一顾的那类人。

    水青面无表情,没有冲动去看那人的脸。

    但听他说:“惠惠,对不起。我该早跟你说清楚,可你最近总躲着我。”

    只要是女的,就该躲着你!水青暗暗唾弃。

    那个叫惠惠的女孩子走进水青视线。有些女孩子哭起来,简直就是梨花带雨,让原本出色的容貌更美三分。惠惠就是如此。一头垂顺的青丝,一张娇小的心形脸,五官精致而眼神凄柔温婉。这么好看的女孩子,竟然求男的不要分手?水青更觉可悲可叹。

    看惠惠双手紧握,竟有些颤颤巍巍。水青立刻警惕,该不会要扇耳光吧?已经当了无辜的挡箭牌,难道还要这么逼真?想到这儿,全身紧绷,准备防御。惠惠就这样颤了半天,水青感觉连放在腰间的那只手都有些紧张。

    当惠惠的双手放开,只剩苍白的脸色时,开口说:“请你以后好好照顾他。他喜欢自由自在,千万别粘他太紧。”说完,眼泪乱流,擦都不擦,就往外跑。

    “我是大一新生,今天报到,你们俩我谁都不认识。”水青受不了,用了练功的力气,不顾忌地甩开身边占便宜的家伙,“我只是正好经过门口,让他拿来充数的。”

    怪自己不好,没事想太多,听了是八卦还站着不动,活该被人当枪使。她自我检讨,嘴上却不愿吃亏,说出真相要走。

    但她忘了,花心的男人皮厚,而且扯谎一流。这边才甩开,那边再蹿上来,抓住她的衣袖,用那温柔到让水青发毛的声音说:“跟你说了我今天会把事情跟她说清楚,你别生气,只会让我心疼。”

    水青就看惠惠面如死灰,咬得下唇几乎滴出血来,扭头走了。

    那只白皙好看的手在惠惠的身影消失霎那,同时松开水青的衣袖,从口袋里拿出条灰色条文真丝手帕,不紧不慢擦了擦,“看来真伤心了,否则怎么分不清真假,连我喜欢的类型都忘了。”声音无所谓地笑着,仿佛刚才不过是一场戏。

    水青依旧一眼不看那只手的主人,冷冷回应他的笑,“总有你伤心到痛苦万分的时候。”

    花心男还有一个特质——公众场合的绅士风度,所以水青虽然没有留给半分情面,却也知道那人不会找她麻烦。

    走到自动门那里,门才刚开,急匆匆走进来一个人,差点和她撞到。她只闻好一阵香风,回头只有婀娜的背影。

    这才是正版原装的新欢吧?水青祝福她能在花心男身边呆久一点,免得他祸害纯净校园。不用照镜子也能想象自己脸上的表情,绝对是十分恶意的嘲讽。

    她再次走到花园,原地转一圈,张望到古堡形的建筑在半球形玻璃馆的南侧,隐约有座石雕大门,走过去才看清是音乐学院。正好有人经过,她问一下,才知道自己提早转了进来,外语学院应该在下一个路口才对。为她指路的人很好心,说音乐学院和外语学院有一扇门相通,平时上锁,今天新生报到,所以打开了。

    经过一番周折,水青终于找到自己的学院,去新生报名处交了表格,又去指导员那里看完自己的班级,领好课程表。因为陌大是全国名校,大多数学生来自四面八方,新生报名结束后就和父母一起去学院的宿舍楼,很少像她这样一个人轻松自在的。

    再横跨过校园,到了商学院,在新生报到处找顾芸芸。

    芸芸本来和一群人说话,见到水青,就同那些人挥手再见,“害得我行李没打开就跑下楼等你,结果你却迟到。我快饿扁了。”

    都说上了大学,女孩就长开了。芸芸是绝佳的例子。她从前就是个小美女,如今是明**人的大美女。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已有初蕾绽放般的魅力。加之自家做时装生意,穿衣打扮远胜过普通学生。因此即使离开刚才的小团体,依然引得好几个男生频频张望。看来她的大学生活必定会精彩。

    “这么快交到朋友,即使我不来,也有人急着陪顾大小姐吃饭。”水青向芸芸努努下巴,意思明显。

    “刚刚认识的同学而已,你别想太多。”芸芸脸色如常,镇定自若。

    “有没有自己一下子长大的感觉?”水青审视着好友,以往开这种玩笑,她脸早红了。

    “不长大,我能帮妈妈打理分店吗?不长大,我能算得了那么多账目吗?不长大,我能照顾得了拼命的妈妈吗?”芸芸如今是H市分店的经理。

    单亲的孩子总比同龄人早熟,尤其是跟着母亲的,因为想要赶紧帮妈妈扛起生活的重担,能减一分是一分,能早一天是一天。

    “是是是,你是大人,我还是学生,麻烦你请客。”水青笑嘻嘻。

    “那有什么问题?我和妈妈能这么开心,全是因为你幕后这只手。别说一顿饭,养你一辈子都行。”芸芸心存感激,不忘水青的援手。

    “别再翻老皇历。”水青忙摇手。她见芬姨生意越做越得心应手,芸芸又加入帮忙,自己就不大参与了。半年前芬姨买了家厂,正式成立芸妮时装公司,从设计,生产到销售一条线到底。不仅又开了五家专卖店,还进驻了数十间大的购物中心时装部,已经是女装市场上有名气的品牌了。

    “万事开头难,我和妈妈永远感激你。”芸芸人大心大,可依旧善良。

    “不是说饿了?赶紧走吧。”水青拉着芸芸走。自己重生了,也希望好友能过上不一样的人生。既然芸芸这么开心,她也心满意足。

    “我吃完饭还得赶去店里呢!”芸芸是大忙人。

    “那你住宿干什么?”水青奇怪。

    “因为学校在H市和我们市之间,就当中转站。”芸芸早打算好了。

    “没在H市买房?跑来跑去,那么累。”水青最近很关心地产动向。

    “房价涨得太快,妈妈说再看看。”芸芸也问过妈妈。

    “以后会更快的,越等越贵。”说给芸芸听,也在说给自己听,需要下决心的契机。

    “真的?”芸芸毕竟生嫩。

    “嗯。看看你们公司这两年的销售额增长比率,再比比房价增长率,就理解了。”H市经济发展飞速,房价更飞速。

    “我今晚就跟我妈商量。”知道水青不是随口说说的人,芸芸很重视。

    水青又跟芸芸说,要和羽毛去学车,芸芸立刻举手加入。

    两人说着话走出商学院的大楼,刚才还艳阳天,居然多了层厚重的乌云,天际更是滚滚黑边,墨浓墨浓得压过来。

    要下雷雨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