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我想起PK结束了那天,我会狂欢派对的。(压力如果大!)现在的没办法再次向亲们求票!(昨天心情很好,所以聆子深受的林大终于等到强势崛起啦!)-----------------------------------------水青心念旋转,明白了了一半,“爸,王局是现在只能继续向亲们求票!(今天心情很好,因为聆子喜爱的林大终于崛起啦!)。...

    我想到PK结束那天,我会狂欢的。(压力那么大!)

    现在只能继续向亲们求票!(今天心情很好,因为聆子喜爱的林大终于崛起啦!)

    -----------------------------------------

    水青心念转动,明白了一半,“爸,王局是您在农业局时的领导吧?文秘科长原来是您,可现在您不是进大学城了吗?有人顶替很正常啊。”

    “大学城目前的管理方是临时的,你爸的人事档案还在农业局挂着呢。如今有了新的文秘科长,等管理方撤下来,你爸就不知道要调去哪里了。”一下子就前途未卜,姜如神色很冷静。

    水青一直不知道爸爸现在在大学城里的职位居然是临时的,还喜滋滋得认为升官了呢。

    “组织部找我谈了话,调回农业局的希望不大,那意思好像是要我进市政府班子。”韩宜农没有妻子冷静,显得沮丧。

    “那是平调还是——”姜如微微坐直了。

    “应该跟我现在平级,副局级。”韩宜农眉头没松开过。

    水青咦了一声,“爸,您要是调回农业局,仍然是科级。现在不管调到哪儿,却是副局级。我不懂,听上去,您好像是升了吧?”

    韩宜农看着女儿,居然又冲着妻子叹口气。

    “你爸干多少年的农业了。要不是喜欢,怎么会一直在科长这个位置挪不动?你爸进代表团,也是为咱们市的农业专科学校争取好环境。他本来想得好好的,等大学城的事结束,就继续干他的本行。这个升职对别人是盼都盼不来的高兴事,对你爸却是五雷轰顶的世界末日。”姜如也叹口气。

    这就是夫唱妇随吧,水青心中小小感动。大富大贵,也换不来这种相濡以沫。

    “姜如,你明白我的。”看到妻子这么了解他,韩宜农心中稍安,“我脾气直,心里憋不了话,容易得罪人。好在我跟了王局多年,别人不了解,他了解,所以总帮着。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我搞了这些年的农业,别的不擅长。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而不是看见好东西就想放进自己口袋里。”

    “高处不胜寒。要是没这个本事把位置坐稳,反而会被拉下来。”姜如则对女儿这么说。

    活到老,学到老。水青今天才知道自己的一双父母竟是有超出她想象的大智慧。可能因为不懂政治,在她眼里,只看到表层的光鲜,没有深思。

    “那怎么办?”水青饶是重生,管不到的事情却多了去。

    “老韩,船到桥头自然直。市委组织部的调令还没下来之前,把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了。大学城至少还要半年才能交接,说不定局里到时有空缺,你还能回去。”姜如乐观得看待这件事。

    “我没你那么乐观,想要未雨绸缪,却不知道从哪儿准备起。”再叹气,韩宜农烦躁不减。

    “要不然你又能做什么?不是降职,是升职。总不能因为这原因去托人找关系,请组织部别升你的官吧。”说出去都没人信,还会被误会沽名钓誉。姜如站起来,这个动作意味着谈话的告一段落,“你心放宽,等事情有了眉目,再来烦。咱家这两年其实挺顺,我当了万伊总经理,青青考上了好大学,你的工作也有成绩。”

    韩宜农想想,的确如此。正因为记起这些好事,焦虑平了一些。

    “还有妈妈爱食坊的分红。”水青随手拿个例子。

    这下爸妈笑了。真是,这两年,好事又哪止他们这一家呢。妈妈爱食坊生意火爆,又在大学城里开了第二家,小小邻居董事会更准备明年进军H市,前途大好。

    水青这才想起件事,她觉得应该能转移下老爸的视线,“爸,我这儿有包土,您能帮我找人分析一下土质和成分吗?”

    韩宜农一听,相当感兴趣地接过去,“行啊。”

    “女儿,你什么时候开始玩土了?”姜如在厨房听见了。

    “不是玩。这土是凤凰山东面坡的。以前长满山毛榉,后来树被砍了大部分,却长不了别的树或者农作物。我想那么大片山地荒了太可惜,要是能分析出土质,找到合适的作物来种,至少不会浪费自然资源。”水青确认了黑松露后,另一个主意淡淡成形。

    “不愧是老韩家的,要是你爷爷听到,一定会这么说。”韩宜农心情彻底好了。

    “爸,你还不是一样,随爷爷,就爱务农。爷爷喜欢干农活,离开一天就掉了魂似的。”水青说这话有目的,但愿老爸明白。

    “这倒是,爷爷闲不住——”语气一顿,话锋又转,“可他年纪大了,总不能一辈子种地吧。”

    果然谈到爷爷奶奶进城的问题,遂了水青的心意,她说:“爷爷说,他还能干上二十年,所以千万别说老。再说,爸,您还不是想一辈子务农。要不然,怎么会升职反而心烦呢?”

    “是不是爷爷跟你说不肯进城,让你来说服我?”韩宜农听着听着,悟出来。

    “爷爷不止跟我说过,还跟二叔三叔说过。为这事,他和三叔吵架,很生气呢。”水青说出第一天她到爷爷家的情形,“奶奶也不想搬到城里住。爷爷说,他的根扎在山上,挪动就会水土不服,枯萎了。”小小添油加醋进自己的理解。

    韩宜农沉吟半天没说话。

    水青不确定老爸会不会改主意的时候,老妈手里摘着菜叶子,露出脸来,“老韩,接爸妈上来,本来是咱们想孝顺。可要是老人家心里不愿意,来了也不开心。那就是好心办坏事。”

    “可是,桃林收成一年比一年差,种着又辛苦。不如让老二老三都进城工作,总比农村收入高。这样,爸妈就有我们三兄弟一起照顾,日子没那么难。”老爸本心很善良,很孝顺。

    “桃林差,咱们就种别的。”水青不以为然,“我就不信,老爸您研究农作物多年,找不出合适的来种。再说,爷爷包的那片后山林,藏着宝贝呢。”

    “呵——什么宝贝?我在凤凰山下出生,怎么不知道?”韩宜农摆明不信。

    “我在山毛榉的林子里找到了黑松露。”水青说了出来。因为似乎老爸要接爷爷奶奶进城的决心挺大,她只好提前说出来。

    “黑松露?”韩宜农不熟悉的领域。

    “法国料理中昂贵的一种食材。云爷爷能帮我找到进口商,等黑松露成熟期至,就能出口。我保证,绝对比桃子值钱。”水青看老爸不太相信,再从包里递过去一个小黑疙瘩,“您可以去查下这方面的书。不过,暂时别跟爷爷他们说。云爷爷会帮我把采集的样本寄到法国去,等一切确定了,再商量。”免得空欢喜一场。

    “青青,你——”真不明白,女儿哪学的这些知识。她平常爱看书,可他这个当老爸的,也没少看啊。

    “爸,你别不信我,这件事我的把握很大。”哪里知道老爸在暗自佩服她,水青以为自己信用不够。

    “你爸不是不信,而是惊讶你怎么懂那么多。”老妈叫水青帮忙摆碗筷。松露?她从没听过。

    “我看书上有图片,所以蒙了一下。拿给云爷爷看,他做餐饮,又在英国多年,已经帮我确认过。”水青甜甜笑着。

    未来总是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准备了两扇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