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耶——庆贺PK分过900,但是林家成林大立刻就得来了,被她跨过,我心甘情愿,所以很不喜欢她的书啊,希望能她能上第一!昨日第二更送上。粉红,PK,快来快来!-----------------------“哦,对了。”云天蓝的事问题,她一松气,差点儿-----------------------。...

    耶——庆祝PK分过900,虽然林家成林大马上就要来了,被她越过,我心甘情愿,因为很喜欢她的书啊,希望她能上第一!

    今日第二更送上。粉红,PK,快来快来!

    -----------------------

    “哦,对了。”云天蓝的事解决,她一松劲,差点忘了自己的要紧事。

    从沙发里爬出来,伸手勾到背包,摸出个小布袋子,慎重交到云老爷子手里。神情有些紧绷,目光则透露出期盼,“爷爷,您见识广,帮我确认下里面的东西。”

    水青刚才借钱还笑嘻嘻的,这时一丝不苟来给东西,让云川也打心眼里重视起来。布袋子也就手掌大小,他把里面东西拿出一个在手心里,摊开一看,块状,黑色,表面起伏。

    那东西竟然像——

    水青说让他帮着确认,她一定也知道了这或许是什么。

    老爷子在按摩椅里呆不住了,坐到书桌前,打开明亮的台灯,在光下反反复复看过,侧头对身旁的水青说:“我得切开来看看。”

    “我去拿刀过来。”水青跑进厨房,几秒的功夫,又跑回来,手里拿了水果刀。

    云川把它切开,剖截面上肉色比他见过得淡很多,可白线纹理清晰,漂亮犹如云母石纹。一半像,一半却不像。老爷子沉吟着。

    “爷爷,它的成熟期是十一月到三月。”水青眸光一闪。

    不错,未成熟时,肉质成白色或淡色。老爷子经水青一提,终于肯定了。撇过脸,装生气,“你都知道了,还问我?”

    水青分得清老爷子的喜笑怒骂,晓得他不真生气,立即笑着说:“只从书上看到过,您不拍板,我哪里敢确定?”

    “中国不多产,集中在云南那片,长得比欧洲的略小。”云川的确很有见识,“可你这个倒是和欧洲的品种很像。”

    “真的?”她没见过欧洲的,只见过澳洲的,也很相似。“那您跟我想的是一样东西吧?”老爷子不说那名字,她也不说。

    水青就是沉稳,有八分把握也不会咋咋呼呼。想来找他之前,应该做足功课。能让他来一锤定音,证明自己地位崇高。

    这么想着,老爷子心里得意洋洋,面上却考水青:“哪样东西?”

    “黑钻石。”水青是个问即答的好孩子,“餐桌上的黑钻石。”

    尽管心中了然水青必然会答对,可云川还是吃惊了一下。这个小城日新月异,即便如此,要能认出这东西来,眼界得多宽多高。就算书上看到过,真遇到实物,一下子也未必知道。可是水青不仅认出来,还说出了成熟期。

    “这的确是黑松露。”云家现在主要的事业是机械。可云川一开始做的是中餐店,各国料理多多少少涉及,而且他吃遍欧洲,对松露相当熟悉。

    法国料理中,松露和鱼子酱,鹅肝并列最尊贵的前三位。白松露稀少,最珍贵。质量上乘的黑松露也很昂贵。

    “只是我还不能断定这种黑松露的口味。”云川曾到过云南,帮法国的朋友了解那里黑松露的味道,结果差强人意。但因为松露产量低,中国松露依旧被渴求。价钱比不上法国和意大利的黑松露,收入还是可观。“你在哪儿找到的?”

    “我爷爷在乡下包了山,就在后山上,有两三百亩大的山毛榉林子。这东西让小猪从根下土里拱出来的。按理没有成熟的黑松露不会发出香味,吸引不了母猪。我也不知道这只小猪怎么找的,只能说是运气了。”松露成熟后,因为埋在地下二十公分左右,只有嗅觉灵敏的动物能找出来。其中,母猪是松露的超级疯狂头号粉丝。

    能知道这些,也是因为前世水青去农场干活,亲身经历过了。

    “那你爷爷拥有了很珍贵的宝贝。”非常珍贵。黑松露对土壤要求极苛刻。直到如今,科学还不能解释,导致人工培育的可能性极其微小。

    “云爷爷——”水青没有欣喜如狂。她不在乎财富,但在乎亲爷爷想要留在乡下的心愿。真有松露,老韩家谁也不会放弃那片山地。

    “如果需要,我可以帮你找法国松露进口商。前提是,你这边要有可洽谈的公司。”云川明白她需要他的人脉,而他确实有帮她的能力。

    “我九月就满十八了。”水青话语很淡,淡如烟一般,会让别人忽略这句话的意思。

    而云川不是别人。他灰白的眉剑峰仍然锐利,那双慈祥的眼睛,只要他愿意,依旧可出慑人精光。因此,他听了水青的话后,会心地微笑。

    十八岁,可以注册公司,可以当法人代表,可以大展拳脚,可以锋芒毕露。

    眼里看着亮丽可人的青青,心里想着聪明狂妄的天蓝,就好像海潮突起,巨浪如山。属于他们的时代来临了!他就甘当牢固的基石,为之铺路吧。

    水青看云爷爷若有所思,感伤着什么,又喜悦着什么,再激荡着什么。那神情万花筒似的,转碎了又碾新的。

    怕爷爷累着了,水青开始聊些有的没的。祖孙俩有说有笑,却不知走廊里的灯何时灭了。

    花树将水杯轻放上书桌,杯面的薄霜已化成水滴,往杯底滑落。翻了一页英语书,枯燥的字母连成乏味的单词,他和它们没有共同语言。

    当眼前的课本模糊发白,而他意识到根本看不进一个词时,翻到床上。洁白的床单,柔软的丝被,因为常洗常晒,有着太阳的暖味。衣柜里有老板请张经理给他买的衣物,添了一张新书柜,甚至书房的电脑也在他桌上了。

    好人他不是没碰到过,可对他好到这么周到的,他第一次遇到,恐怕也是最后一次。

    他感激,所以拼命工作,拼命念书。想要报答。无论是像爷爷的老板,像大哥的张经理,还有——韩水青。而从他以前的经验来说,小女生是很容易讨好的,无非就是花时间花金钱在她们身上。撇开身世不谈,他对自己是有信心的。然而今天,虚幻的玻璃碎开,一望他和她的距离,他觉得自己可笑。那甚至称不上距离,因为他连她的影子都看不到。

    水青在讲电话时,他才想起电话那头应该是把他打得倒地不起的男子。不是有意听水青和他对话,自己在厨房里等水开。水青也没刻意压低声音。跳进他耳里的词汇,一个个重击着心脏。那两人年龄跟他差不多,讨论的却是千万起落,轻松得却像在说你吃饭了没。水青居然还笑了,那么悦耳。

    如果因为那些是片言断语,他可以自欺欺人当水青在过家家。可后来再出来倒水喝,听到的对话,让他无法做成鸵鸟。

    水青要注册公司!因为金哥一直想自己弄个公司,所以他了解一些。

    他终于对自己承认,水青有钱,真的非常有钱,而且那钱还是她自己赚回来的。想到这儿,一骨碌从床上起身,又坐回书桌前,换了本物理来看。比起英语和语文,他更喜欢数理化的逻辑性。

    慢慢来,他深呼吸。会赶上的,他咬咬牙。秋水般的那双明眸,就像黑色无边中的灯塔,遥不可及,却能看到希望的微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