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啪——啪——放烟花!庆贺那么多进入页面,评论,我的推荐票,粉红票,PK票,直接评价票和打赏!庆贺两篇读者长评的诞生!第二篇长评明天后发放。我看一看——庆贺PK榜目前仍然在第八位。真的没想起亲们这么疼家园!PK通过曲,还请亲们辛苦需要支持票票。昨日第一更。(很好意我看看——庆祝PK榜目前在第八位。实在没想到亲们这么疼家园!。...

    啪——啪——放烟花!庆祝那么多点击,评论,推荐票,粉红票,PK票,评价票和打赏!庆祝两篇读者长评的诞生!第二篇长评明日发放。

    我看看——庆祝PK榜目前在第八位。实在没想到亲们这么疼家园!

    PK进行曲,还请亲们辛苦支持票票。

    今日第一更。(很不好意思,拖到今天才有加更,但聆子很开心。)

    ------------------------------------

    云川把店子交给小张,就走回了后头。拉开门,脚边铺满温暖的灯光,日照厅传来电视剧的台词,空气中飘着甜甜的巧克力味,还有青青欢快的笑声。

    这才像个家的样子,云川舒服得吁口气。平时他忙,新住进来的花树又是闷葫芦,多数时间躲在自己房间里啃书本。即使花树出来,也尽量无声无息,练轻功似的,还随手关灯随手整理,帮他省电省人工。

    那小子拼命降低存在感,无非是寄人篱下的小心谨慎。无论云川表现得如何和蔼可亲,说了无数遍把这儿当成自己家,随意轻松点,奈何花树心防太坚固,难以改善。

    天蓝回去后,也只有青青,还能给这大屋带来蓬勃朝气。

    云川走到厅里,果然看到水青蜷坐在沙发上,吃着巧克力糖,哈哈直乐。老爷子的脸上也渲染上喜气。

    “青青,我今天没监督你练拳,没偷懒吧?”老爷子坐进按摩椅,这个好东西也是水青买来孝顺他的。

    “爷爷,我和木人桩大战九十分钟,不信您去问花树。”她打得乒乒乓乓,弄出好打的动静,把花树引出来。第一次看到她打拳的样子,唬得他半天说不出话。

    “问那棵树,还不如问木头人。他在家里跟隐形人没两样,只有上班能看到本尊。还以为是个好玩的年轻人,结果无聊得很。不是干活,就是念书。”云川状似不满。

    “这么上进,您心里喜欢着呢。”水青熟知老爷子的脾气,搞怪那是难得的,认真才是大半辈子过来的。

    云川呵笑两声,也不说被水青猜中了。

    “爷爷,有两件事请您帮忙。”本来只有一件事。一个越洋电话,就多了一件。

    “说吧。”看她今晚住在这儿,老爷子就猜她有事。

    这屋里,除了情况不明朗的花树,一个赛过一个聪明。

    “第一件,您能借我三百万英镑不?我拿银行存单抵押。”她做事讲公正分明,不能仗着干亲,不知进退。

    云老爷子第一反应是水青又要进股市。再想却不对。她要借英镑,不是人民币。

    “你要拿这些钱做什么?”毕竟自己是长辈,水青又是他极疼的孩子,直接开口问了。

    如果老爷子不问,水青没打算主动交待。可是既然问了,她便不能撒谎,一五一十把云天蓝让她转钱的事说了。

    “你这孩子,也不问问他到底要做什么生意,稀里糊涂就答应给钱。万一他赔了亏了,你一分钱也拿不回来。”大孙子聪明,可万事开头难。

    “钱不就要用在刀口上?他真有急用,我哪能袖手旁观。而且,本金一半是他的。要真是钱没了,再赚就好。”况且他是潜力股,现在看上去她吃亏,将来的事又谁知道。“我只觉得奇怪他为什么不跟家里开口。”

    “和他爸闹翻了,他爸不会让家里其他人帮忙。他打直了腰板,坚决不妥协了。”云川话语间多欣慰,显然大孙子的志气很得他的心思。

    水青的想法和老爷子的却不相同。云天蓝又跟人玩了把聪明。他打得是老爷子这儿的电话,时间还是晚上八点后。照往常这个点,她早回家了,接电话的只有老爷子,因此他应该是想跟老爷子说钱的事。不过被她碰巧撞上,不用求到自家人,对他最好。至于那三百万的缺,他不会不知道只有老爷子才有实力也有心借给她。

    是不是自己想得过分复杂,水青不去管。她和云天蓝向来金钱合作,彼此利用反利用得不亦乐乎,却各自我行我素,所以她不介意跟他打心理战。但她肯定一件事,云天蓝在英国的处境不太好,连能借钱的亲朋好友都没一个。他父亲做得真过分。一时间,她竟起了与云天蓝同仇敌忾,齐力叛逆他父亲的念头。

    “爷爷,那您借不借?”多说无益,这笔钱她笃定到手。

    “我明天直接打到你英国的户头里。”云老爷子没理由不拿钱出来。一个是闹家变的长子,一个是阻止家变的长孙。虽然天蓝用的手法很卑鄙,可云川历经商场几十年,知道该帮哪个。

    “谢谢爷爷。”帮了云天蓝,就等于帮了自己。水青心中尘埃落定。

    帮自己孙子,干孙女来道谢。云川对水青再添喜欢。这女孩,不拘小节,大事上谨言慎行,为人又善良易亲近,那心思七巧玲珑的剔透。

    “青青啊,那年天蓝发脾气,殃及你这个无辜。没见你多生气,反而还这么帮他。你怎么想的?”云川放在心中很久的疑问,今天想知道答案。就算是亲兄妹,涉及到钱,未必这么痛快。

    “他又不是无缘无故拿我出气。既然是切磋,技不如人,受伤难免。更何况,他后来已经不知道在跟谁打架。爷爷您是长辈,都忍了他的拳头,更别说我这个刚入师门的。当然,要是他在练功场地以外的地方暴揍我,我是绝不会再搭理的。”练功房就是打架不分男女,挨揍也只能自己揉揉拍拍尘土的地方。如果不明白这一点,早发现那天情形诡异的她,已经溜走。如果不明白这一点,云天蓝心情那么躁,还是忍到了正确的场合。

    云天蓝有别的故事,不止是他父母的事。能把一个人逼入死角,必定是很不一般的故事。水青心里敞亮,所以她认了,忍了,任了。她甚至觉得,云天蓝能在她面前毫无顾忌的出拳,因为他真正给予了她是家人的定位。既然是一家人,她要认真计较,就未免小气了。

    “青青,天蓝那样是有原因的……”即使欣赏水青的这份通透,云川还是觉得要解释一下。可这事关天蓝的隐私,就犹豫起来。

    水青无声笑着,内敛沉稳,“爷爷,您不用告诉我。就算真要解释,也该由本人来。”

    云川一听,这话很妙。不是不想听解释,而是要本人解释。看来,这件陈年旧事总有要讨债的时候。到底年轻,想什么做什么。“那好,到时候你只管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把我挨得那份儿一起讨回来。”他可不是火上浇油,只是护着那小小火星子,不让它从水青心里灭了。人老了,就爱个热闹。

    水青见惯老爷子煽风点火,但笑不语。

    “这第二件事呢?”啥时候跑了题没关系,还能绕得回来就好。老爷子等着好事成双。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