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真异常激烈。昨天上还被后面的赶上去,昨天早晨一看,家园竟然连上三位,又进前十了。我被这么多需要支持的亲们一剌激,昨天口气写了两章。有大家的鼓励需要支持,我就有动力啦!谢谢您!周日加更!(意外发现有几个亲持续需要支持家园粉红和PK票,名字我就再说了,嘛聆子我被这么多支持的亲们一刺激,今天一口气写了两章。有大家的鼓励支持,我就有动力啦!谢谢!。...

    PK真激烈。昨晚上还被后面的赶上来,今天早上一看,家园居然连上两位,又进前十了。

    我被这么多支持的亲们一刺激,今天一口气写了两章。有大家的鼓励支持,我就有动力啦!谢谢!

    周六加更!(发现有几个亲持续支持家园粉红和PK票,名字我就不说了,反正聆子很感激。)

    -------------------------

    三人寻过韩家桃园,连小猪尾巴也不见一根。眼看天色将黑,羽毛建议往回走,不然山路夜间多危险。

    水青却想去山毛榉林子里找找看。山那边稀稀落落,没有小猪乱跑,唯有那片林子能藏,于是说道:“爷爷晚饭后还要干活,我们赶在他们下山前回来就行了。走,去下面那片林子看看。”

    “林子那么大,天黑前找得完吗?”叶陌离看看天边,火烧云快燃烬,日西沉。一只猪啊!他长这么大,人都没找过。

    “兵分三路,迅速略过前五十米。不用进去再深,有发现就晃手电筒。”水青之前和爷爷逛过了林子,占地足足百亩有余。好在地形不复杂,林子虽茂却不密,能下到沿江公路,也能轻易看见山顶。

    说做就做,三人进了林子,分头并行。水青刚开始还能看见羽毛和叶陌离,不一会儿各自散开去,不大看得到对方了。

    这里的山毛榉有好些年份了,根深树壮。贝壳纹的绿叶带着小小齿边,群群簇簇,哗啦啦,哗啦啦,如恒古久远的潮声,在风里流转不息。伸出手,就是满掌叶影。

    水青走得不快,她的心神被美丽的树林拉出一半,宁静平和,可忘却一切。因此,当她听到呼噜呼噜的小猪拱鼻,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走出和伙伴们商定的范围,只循着那声音往下赶去。

    可她还没看到猪尾巴,它的鼻息就被覆盖了,传入耳中一段悠扬的小提琴。水青一种乐器也不会,纯欣赏古典乐。听小提琴演奏最经典的梁祝,又正是日暮西迟。此情此景,准备凄美悲婉。可是琴音明显尖锐,节奏拉得飞扬,音符邪佞跳跃,哪还有半分悲凉。

    水青绕开几棵树,就看见了拉小提琴的人。那人穿冷白色长衬衣,黑色直裤,背影高而修长,拿弓的手指润白,骨节有力量。端着完美的音乐家姿势,音乐却偏是不着正调。她无意攀谈,就要转身,另寻别路。

    琴声突兀地断了,只听那人清冷的嗓音,“我为你演奏一曲天上之音,你总该告诉我下山是哪个方向了吧?”喝——那调调就好像给人多大的恩赐。

    水青以为他发现了自己,看过去,谁知那人依旧背对着她。

    小提琴拿在手上,身影突然往后退一步,声色紧绷,“你不用靠那么近,前头带路,我会跟着。”

    水青又以为他在跟别人说话,却听不到有人回答他,就向旁边挪了几步,这才看见他请求的对象。她当场无语。

    一双黑豆眼,一对扇风耳,一只大拱鼻。她猜粉白小猪嘟嘟受到了生平第一次平等对待,无论是被当作导游还是忠犬公,均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水青忍俊不止,呵呵笑出声。

    那人听觉挺灵敏,立刻回转身来。

    出乎水青意料之外,那是一张非常年轻的脸庞,而且还是张非常好看的脸庞。栗色短发削得很有型,稍带微翘,缕缕潇洒。彗星扫雪的帅气双眉,双眸仿佛黑海凝晶,没有丝毫瑕疵的高挺鼻梁。即使表情冷酷到底,依旧无损于他桃色的性感唇型。即使目光秋冷,只让她愿意淡淡欣赏那份冰上雪莲的孤美之感。

    他见她笑容可疑,眉头往眉心小聚,开口问她:“你是谁?”这个语调比起他对小猪的生动,很客气很疏离。

    “我在找它。”对待陌生人,水青也远而有节,纤纤食指一点他身后小花猪。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她走过那人身边,拿出早准备好的绳圈给小猪套上,拽了拽,催嘟嘟挪动好回家。

    至于那人为什么穿得正式,却跑到荒郊野岭拉小提琴,就不是她这样的正常人能理解的了。本来这世上什么人都有,心血来潮所作的稀奇事特别多。

    她重生前在国外干过很多不同的活儿,牵猪是第一次。她以为和牵狗散步差不多,谁知嘟嘟反过来拽她,扎在一棵树下,拱着鼻子,搞不懂它在干什么。

    “你是小猪的主人?”那人看她狼狈得很,想要让猪听话,可是动作笨拙。

    水青怕把猪惹急了,回头咬她,决定放任它吃饱,再诱之以情,晓之以理。听那人再度问她,知道不能继续无视,于是回头,笑得很甜,“不是,我是邻居。”

    他黑晶的双瞳在水青和小猪之间慢滚。邻居邻居,比邻而居。有人和猪比邻而居的吗?

    “我是说,我和小猪的主人是邻居。”不说清楚还真不行,水青感觉他的目光就跟他的音乐一样,在变调。

    “天要黑了,你还不回家?”快点离开这林子吧,他冷静暗示。

    “要它愿意走才行。”水青努努下巴,表示无可奈何。

    “你可以抱起来走。”他不认为一只小小猪仔有多重,

    “不用,我可以等。”小猪泥里走过,四个蹄子全是厚浆,她嫌脏。至少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去抱泥团儿。

    她能等,他不能等。想着心里的事,再说出来的话语气不够沉着,“可我要下山。”

    “嗯,再见。”他下山关她什么事?水青故意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迷路了,对着猪也不肯对着人说,防东防西,怕她不是好人。那他就继续绕吧。

    “一起走,天黑了也安全。”他想通了,赶不上就赶不上,总比在林子里过夜好。

    “你是从沿江公路那边上来的吧?”水青看他的气质贵雅清淡,不可能是这附近的人,因此好心提醒对方,“我是凤凰村里的,回家要翻过山头,跟你方向相反。”

    说自己迷路有这么难吗?还有,这猪到底吃什么,动都不肯动。水青四下看,能不能找点猪爱吃的食物出来,引诱它。居然发现可食用的紫浆果,她过去采了,多数放进上衣口袋,手里抓了一把。走回去,蹲下身,在小猪面前摊开手掌。小猪终于肯抬头,嗷嗷要来啃。水青看清它刚才拱出来的是一片黑乎乎的疙瘩块,就顺手挖了个也放进口袋,接着逗它离开树根,慢慢往山上引去。

    “喂!”一听方向相反,他就在想办法。现在看那乡下女孩终于要走,急了。

    水青为了引猪,面朝他倒着走,头也不抬,专注看着猪鼻子离她手掌的距离,“干什么?”

    “我迷路了。”活了二十年,分不清东南西北,他耻于开口。

    “早说不就完了。”水青把果子扔在地上,拍拍两手,心一横,抱起小猪,朝他走去,“也不用你的天上之音来感谢,我是乡下人,不懂。”

    她一直在等他开口?那人诧异之后就是不满,“你知道我迷路,为什么不说?”

    哎——她说过好人没好报不?水青向来喜欢文明人说文明话,哪怕吵架,也是要微笑着,“你不问,我怎么知道自己猜对了?”

    那人再愣。眼前这个扎着麻花辨,皮肤挺白的女孩,抱着只脏兮兮的猪,体恤上沾满泥巴,一条没有样式的花裙子皱巴巴,土里土气的样子。她的眸色却如小虎崽,亮晶晶。谈吐大方间寸步不让。

    她真是个乡下人吗?

    “你不跟着我也行。这里星空漂亮,你欣赏一晚,明早我请村里人来找你。”水青但觉小猪越来越沉。

    “我在你身后。”那男子音如清风。

    两人一前一后,相隔半棵树影,往山下走去。

    苍白在蓝天下的下弦月,随着夜幕的挂起,散发出柔和的光晕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