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除了十三天,没办法再次请亲们需要支持票票!谢谢您!--------------------吃过饭,水青和叶陌离帮奶奶提篮子,拿着饭菜下山。三叔和三婶在奶奶劝之后,早回山上去了。没见有人下去请援,由此可见事情占时和缓。叶陌离挂念水青说起的大水蜜桃,对叶陌离惦念水青说到的大水蜜桃,对两边参差不齐的稀疏山景当然没上心。先跟奶奶有说有笑,讨得奶奶直夸他聪明,又见水青落在后面挺远,自发自动慢下,等她并排。。...

    PK还有十八天,只能继续请亲们支持票票!谢谢!

    --------------------

    吃过饭,水青和叶陌离帮奶奶提篮子,拿着饭菜上山。三叔和三婶在奶奶劝过后,早回山上去了。没见有人下来求援,可见事情暂时缓和。

    叶陌离惦念水青说到的大水蜜桃,对两边参差不齐的稀疏山景当然没上心。先跟奶奶有说有笑,讨得奶奶直夸他聪明,又见水青落在后面挺远,自发自动慢下,等她并排。

    “你还记得花树吗?”水青想起来问他。

    “你怎么知道他?”叶陌离吃了惊。那些人他早就不联络,而且他从来不在水青面前提起他们的名字。

    “见过两次。”精确的数字。

    “什么时候?”叶陌离敏感花树和水青的见面可能因自己而起。

    “就最近。”水青没打算搬弄早就烟消云散的是非,“他人怎么样?他帮我家的一个长辈打工,我想问问清楚他的底细。”别为云老爷子引狼入室。

    “打工?花树?他不是跟着金哥——”叶陌离即刻噤声,半月眼左瞄右瞅。

    “好像两人闹翻了。”水青简单一句。

    “他是好样的。”叶陌离似乎对花树很崇拜,“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以前那些朋友,我承认他们不太象话,可花树不同。除非金哥交待,他不会跟别人一起混天胡地。为人讲义气,很有能力,我觉得他比金哥强。”

    那倒是。但凡有点智慧,就能把蟑螂一样的金哥踩在脚底下。水青想到那晚的敲诈事件,冷冷笑着。

    看得叶陌离心里发毛,又附加些情报,“花树身世挺惨的。父母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大堆债,带着他跳楼。父母当场死亡,他却命大,摔在父母身上,毫发未伤。被他家所有的亲戚当成丧门星,监护他的大伯也一样不喜欢他。在他家住了半年,硬说他欺负堂弟,从此住读在学校,寒暑假都不用回去。只供他读到初中,之后分文不给。花树没办法,为了缴学费,不得不学坏。”

    “原来,你也知道那是学坏。”水青听到这儿,嘲讽叶陌离,“想当初是谁怪我多管闲事?”

    “知道啦,我谢谢你。”阻止他堕落深沼,不再囫囵过日子,“总之,请你的长辈给他机会。他只要下定决心,就能改好。我信他!”

    “你的保证,我信一半。”水青却不给面子,“一个人如果因为贫穷就去偷盗,那么世界就乱了。”嘴上这么说,却在听了叶陌离的话之后,深深思索。父母拉着一同赴死,却又因父母得救的花树,如何承受这种无奈残酷的因果?是否这才因此总觉得他面相情薄?

    “日久见人心。”叶陌离不服气,却又关心花树,“他在哪里打工?”

    “永春馆。”说这么多,也是为了告诉叶陌离这个消息。花树现在应该很需要朋友吧?新环境和新人事中诚惶诚恐,或许一个来自过去,和他一样曾经困惑的朋友,能鼓励他坚持走下去。

    “我可不可以去看他?”听老爸说过这个名号,很出名的大酒楼。

    “你问我干什么?”水青该问的问了,该做的做了。

    不反对就是可以,叶陌离自认还比较了解她。才开始沾沾自喜,已经望见桃林,他的注意力立刻跑到沉甸甸压在树梢的粉桃上去了。

    水青帮奶奶把桌椅摆好,饭菜端上,就叫爷爷叔叔婶婶来吃饭。趁他们吃饭的工夫,水青磨着奶奶教她摘桃。奶奶见孙女认真想帮忙,也就示范得特别仔细。

    叶陌离和她双手扶着三角梯,突然明白过来,“你哪里是请我吃水蜜桃?根本诓我来干活的。”

    “我可没说过请你吃水蜜桃这种话。我说的是,下午的活动,会让你满意。”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她狡猾了一丁丁。“我奶奶那么喜欢你,你又要在这儿白吃白住两个星期,干点儿活不应该啊?”

    应该,很应该。他不应该的是,为零花钱,折了自己的腰,才让韩水青利用彻底,随她压榨血汗。

    “我要是不满意,你让我明天就回去,而且不能向我爸妈告状,只能说你爷爷家没地方让我住,行不行?”她要是说行,明天他就在自己家里享受冷气和冰饮,自在逍遥。以往被她欺负惯了,今天可能桃林旺他,竟让他抓到她的语病。

    “行。”水青答应得爽快,“其实你在这儿碍手碍脚,我还得照顾你,麻烦!”

    两字麻烦差点没把叶陌离噎到翻白眼。原来他嫌她烦,她也嫌他烦。没准,她早想把自己一脚踢回去,苦于没机会。现在由他提出来,她就能撇个干净。到老爸老妈那边,又是他理亏。

    算了,算了,要是她欺压的太过,他才不管那么多,明天一定回家。

    爷爷没见过叶陌离,听水青介绍说是邻家的孩子,又看他眼睛骨碌碌不怕生,立刻不把他当外人。吃完饭,亲自带着两孩子入林干活。

    叶陌离见风使舵直说水蜜桃好大。爷爷说这是蟠桃,不是水蜜桃。叶陌离拍马不成,反闹笑话,把水青乐得前仰后合。谁知,爷爷是公道人,斜孙女一眼,转头对她的发小揭秘,说她也分不清这是什么桃。这下,轮到叶陌离来嘲笑。

    爷爷不再多说,直接一人发一筐,让两人背着上梯子赶紧干活,规定一人至少要摘二十筐。又对叶陌离交待,他是男孩子,千万别输给水青。

    叶陌离被这话刺激的,手脚竟然特别利落,不一会儿就完成了好几筐。故意离水青远远的,转到二叔二婶那边,跟他们边聊边干活。也不知他胡说八道什么,逗得叔婶直发笑。

    以为叶陌离会大大叫苦,他却丝毫不介意烈日骄阳,瞧着不但享受着劳动时刻,动作快速到位,像果园熟手。水青又明白一个道理,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叶陌离老实干活,水青可不是那么听话的。她先安安分分摘了一个下午,手和脖子就酸到不行。等吃过晚饭,趁人人又去忙活,她慢慢踱出大家的视线,往山坡顶走去。三叔说那里种不了东西,她总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山地。

    小小山也不过数十米高,又是缓坡,走起来一点不累。等水青走到顶上,望那边一望,实实在在吃了惊。

    月亮从初晚的云中亮起来。

    沿江的一大片凤凰山,杂草丛生,树木稀落。唯有爷爷这片,叶茂林盛,树壮根肥。分明长了好木,怎么说是荒山?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