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票,粉红票请飞回来。------------------------一见水青,大家这才忆起要接她的事来。“我这把老塌,原本是上去再次提醒宜田去接青青的,竟忘了。”第一个走见状的是奶奶,灰白头发梳着一丝不苟的髻,脸上皱纹虽多,笑容快活温暖的------------------------。...

    PK票,粉红票请飞过来。

    ------------------------

    一见水青,大家这才想起要接她的事来。

    “我这把老糊涂,本来就是上来提醒宜田去接青青的,竟忘了。”第一个走上前的是奶奶,灰白头发梳着一丝不苟的髻,脸上皱纹虽多,笑容好不温暖。

    爷爷同样白发比黑发多,本来铁青着脸,见到大孙女,神色稍霁。听了奶奶的话,转头就说小叔,“要不是你,能耽误工夫么?”

    “行行行,什么都怪我,我走还不成?”三叔牛脾气上来,也不招呼侄女,腾腾走进林子,下山去了。

    三婶看着爷爷奶奶,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声要回家做饭,赶在三叔身后,也走了。

    二婶则过来拉住水青的手,憨厚笑着,不好意思地说:“青青,今天起收桃,你二叔忙得忘了。”

    “没事,村里人热情送我们到家门口。我看屋里没人,才上来找你们。”水青连忙解释,心里再有疑问,也不能这当口提。

    “奶奶,您今天要炖鸡给我吃吗?”先从好说话的着手。

    “哎呀,我被你二婶急匆匆拉上来,那鸡还没下锅呢。”奶奶才记起来,赶紧对爷爷说,“我和青青先下山,你和宜田两口子能收多少是多少。我会让宜山过来的,顺便把午饭再送来。”

    “用不着他,我们仨不过多费两天功夫。”爷爷气未消,火未灭。

    “爷爷,我带了朋友,可以一起来帮忙。”水青把叶陌离算上,“您别嫌我们笨手笨脚。”

    “你哪干得了粗活?”二叔只当水青孩子心性,图好玩。

    “行啊。”谁知爷爷赞同,不顾奶奶的眼色,挺认真地要求,“先休息一上午,吃过饭就来帮忙吧。”

    “老头子,青青细手细脚,又是城里长大的孩子,你让她干什么农活?”奶奶很疼这个聪明的大孙女,念书好,性子好,讨人喜欢得紧。

    “城里长大怎么了?她就算是状元,也是我老韩家的子孙,一定得学会干庄稼活。”爷爷也疼青青,因为重视,所以期望更高。

    “奶奶,我想学。”水青出过趟国门,辛酸自知,早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她看桃林挺大,能多个人帮忙总是好的。

    奶奶既拗不过老头子,也拗不过大孙女,只得随这对爷孙俩。

    下山的路上,水青开始问事情的始末。

    原来她没漏听多少,简单说就是自己老爸想接爷爷奶奶去城里定居,顺便把二叔和三叔的户口都迁去。至于现在的山地,要么转包,要么就放在那儿。可爷爷不愿意放弃这里,三叔也不好说就自己一家子去。所以今天正和二叔商量,想把意见统一,然后迫使爷爷改主意。如果儿子们都去了城里,爷爷奶奶就只能跟着,因为他们年纪大了总要人照顾。谁知商量时,被爷爷听个正着,劈头盖脸就骂三叔。三叔和爷爷争辩,二婶看父子俩吵得不可开交,赶紧把奶奶这个救兵搬上山。之后那些,水青都听到了。

    水青还记得前世爷爷奶奶搬到她家附近,二叔和三叔也到城里,生活马马虎虎过得去。说起来,是老爸劝服了奶奶,而奶奶再劝服了爷爷。他到底是长子,在奶奶面前说话很有分量。而奶奶是爷爷的主心骨,别人不行劝,奶奶却行。

    “奶奶,其实去城里生活不错,不用日晒雨淋那么辛苦。你们苦过大半辈子,该受我们这些晚辈孝顺了。”水青就事论事。

    听三叔说法,凤凰山不太好种,尤其是爷爷这块。桃园产出一直不好,她听爸妈也提过。除了桃园,就靠山脚下那几亩菜田,还有为数不多的家禽,维持日常生活。日子紧时,还要砍竹编筐去卖,增加点卖笋的收入。一个大家三个小家,过得紧巴巴。要不是她家这两年好过了,总往乡下送钱,怕到现在还住不上红砖大瓦房。

    “你爸妈都是拿工资吃饭,还要供你读大学,也不富裕。我们老的老,小的小,去城里,不是添麻烦吗?再说你二叔三叔没读过什么书,只会种地,能找什么工作?”奶奶原来看得通透。

    水青张张嘴,没再接着往下说。她总不能说自己最近挺有钱,所以无需担心一大家子在城里的开销。这个功课留给老爸吧,反正最后他们还是会进城的。至于进城之后干什么,她会好好想想。

    回到爷爷奶奶家,三叔正招待羽毛和叶陌离。别看刚才他气势汹汹,也就是嗓门大。奶奶立刻嘱咐三婶带水青她们去早准备好的房间,自己让三叔陪着去灶间说话。

    三婶不是个爱说话的。领她们去了朝南一间屋子,只说那是二叔女儿韩水莲的房间。又说叶陌离的房间在隔壁,和她儿子韩水耕合住一间。然后,急急忙忙就赶着出去。

    水青知道三婶心急刚才的事,也就没在意她疏忽自己的态度。打量着堂妹水莲的屋子,尽管简单,一张大床,一个矮柜,一顶衣橱,再加一张书桌,还是有女孩儿家的特色。窗上贴着粉色剪纸,墙上吊了个小布娃娃,桌上放着小小镜框,里面有个笑容很甜的女孩,应该就是水莲。她比水青小两岁,虽然没考上云上,也考进市区第二重点高中,从九月开始住读。

    “羽毛,吃过饭有什么打算?”水青拿出牙刷毛巾放在宽宽的窗台上,眼角瞥到一张折叠床。还好,不用睡地上。

    “我想绕到东面看看,听三叔说,那儿的风景很美。”既然是采风,当然要多出去绕绕画画。

    “要我陪吗?”水青先顾羽毛,毕竟人生地不熟。

    “不用,我就沿着山脚往东,天黑前一定回来。”羽毛个性独立,常常单独行动。艺术家,需要特大号寂静空间。

    “好吧,只往东,别乱走,免得你迷路,我们找错方向。”水青细细关照。

    羽毛说好,水青又向叶陌离交待行程,“趁没开饭,我先给你补习,把书拿出来。”

    “下午再补。”叶陌离叛逆分子,双手拎着包要往外走,“一早爬起来赶车,我累死了,得补眠。”

    水青眼明手快拉住他背包的带子,往回拽,“现在补课,下午我们另有安排。”

    “什么安排?”叶陌离哪里猜到自己被水青算计成免费长工,只当游山玩水,新鲜感正浓,很有兴趣。

    “你不是最喜欢吃桃子?”水青吊他胃口。

    叶陌离的确最爱吃夏天水蜜桃,听到这儿,双眼又满月。

    “所以下午的活动,一定让你心满意足。”水青一本正经得说着,却趁叶陌离不注意,向羽毛调皮眨眨眼。

    羽毛有时候不明白,叶陌离对着别人很精明,怎么对着水青就那么笨呢?一次次吃亏,还一次次上当。

    这算不算孽缘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