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会觉得PK月真难捱,才过了五天啊!因为更好好珍惜可爱的的亲们需要支持,大家多不很容易,陪聆子一路走来。好消息!但是也没存稿,但要不然再不加更,真的对不起筒子们对聆子的肯定。自加压力,下周一末起码加更一次,具体内容时间另定相关通知。发自内心非常感谢我挚爱的亲们!---------好消息!虽然没有存稿,但要是再不加更,对不起筒子们对聆子的肯定。自加压力,下周末至少加更一次,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觉得PK月真难熬,才过了十天啊!

    所以更珍惜可爱的亲们支持,大家多不容易,陪聆子一路走来。

    好消息!虽然没有存稿,但要是再不加更,对不起筒子们对聆子的肯定。自加压力,下周末至少加更一次,具体时间另行通知。

    由衷感谢我挚爱的亲们!

    ----------------------------

    爷爷的家和大学城的方位恰好相反,在家乡的凤凰山下。美其名曰为山,其实是好大一片连在一起,抬头见顶的矮山坳,一面朝田,一面背江。

    避战火找到这里安家,解放后,爷爷和奶奶承包其中一片山地,勤勤恳恳近半个世纪,养育了三子一女。除了长子,也就是水青的爸爸韩宜农和小姑姑韩宜庄出去闯荡,二叔韩宜田和三叔韩宜山留在村里,各自成家立室。

    水青三人下车,数叶陌离的背包最大最沉。羽毛才嘲笑一句娇声惯养,立刻被叶陌离往横里瞪眼,乖乖闭上嘴。虽然水青向来认为叶陌离的乌瞳半月眼毫无威胁感,可小霸王的名头对她是虚,对别人是实。比方说,他小时候把羽毛欺负到做恶梦不肯睡觉,而欺负的方式就是捉了梧桐叶上的刺毛虫,放在她衣领里,刺得背上起泡。叶陌离,正经读书不会,恶作剧的本事一流。现在因为读云上,他的发色染回来,头发不再是野草窝,却借着假期之名,有飞扬跋扈的趋势,霸王之气隐隐要复发。

    “羽毛,你是大学生,还怕高中生?”水青自然偏帮姐妹,勾起羽毛的手肘,“更何况是不听话就没有零花钱的家伙。”临行前,叶爸关照只关心结果,不关心过程,请水青随打随骂。所以水青在车上和叶陌离约法三章,一切听她安排,否则就让叶爸所要的结果落空,而他的钱也将落空。

    叶陌离只要想到一个学期得过的抠抠扼扼,脖子里就像勒上了绳,紧得发慌。他大手大脚惯的,怎么可能过口袋里没钱的日子。因此明知水青奚落他,竟能忍住不吭声,但看海阔天空——海景有些距离,天空还是挺蓝的。

    “你爷爷家在哪儿?”羽毛性子直爽,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又重情重义,自然不去计较从小的伙伴。

    水青记得爷爷家在最南那片山地的脚下,看好方向,把背包往肩上耸了耸,“先往山脚下走。我爸打过电话,应该有人来接,说不定路上就遇见了。”

    羽毛说好,叶陌离没反对,三人一起走上田埂。正是稻成长的好月份,在习习微风中翻起迷人的绿浪,令人期待今年的秋收。

    他们到的时候才过八点,庄稼人却早下田干得热火朝天了。村子小,村民见到生人就好心上来问。

    水青一说自己是韩茂的孙女,村民七嘴八舌就给她指路。其中居然还有能认出她来的,直说两年多不见了,让她佩服那样的好记性。最后大伙儿找了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东东替她们领路,这下不用费神搜刮自己的脑力,水青谢过一大串。

    以为会遇上接自己的二叔或三叔,可是,直到东东指着前方几间红砖白墙大瓦房,说到了的时候,水青连一个眼熟的影子都没瞧见。从包包里拿块巧克力给东东,导致小家伙撒开腿,举着巧克力就跑,大呼有糖吃,憨厚可爱。

    “院子里没人,难道不在家?”羽毛看到水青爷爷家的院子空荡荡,寂静得很。

    水青确认没人接她,就觉着不对。再看冷冷清清的院子,心里更奇怪了。就算爷爷和叔叔婶婶们上山去了,堂弟堂妹们出去玩儿,奶奶总是留在家里照管鸡鸭什么的,而且还要做饭送饭呢。

    “你确定咱们没下错站?”叶陌离实在背不动他那大包,往地上一撂,管不了泥土。不知他老妈往里塞了什么,死沉死沉,快压死他,“要不然回去得了,等你爸确认后再来呗。”他变着法儿要回城里去。

    水青知道他的心思,根本不理。推开不上锁的院门,粗粗环顾一周。鸡在鸡棚里,鸭在鸭棚里,猪圈里两只大花猪领着一窝小猪呼噜呼噜吃得欢。有人已经喂过家禽。

    喊了两声有人在吗,却无人应。见灶屋的烟囱里有淡淡青烟,她走进去,看见灶台上一只褪了毛的鸡,菜刀嵌在鸡胸上。膛里的火灭了,手靠上去,尚感余温。

    “应该是有急事出去了。”水青走到院子里,对站着烤太阳的羽毛和叶陌离说,“你们先到大屋里坐一下,我上山看看。”

    叶陌离父母不是本地人,和老家早没来往,哪来过乡下。到这里,触目所及都让他眉心起疙瘩。大路朝天,那是泥土路。独门独户,那是篱笆门。他跟着水青进屋一看,连张像样的椅子也没有,只有木板凳。他走了很长段路,累得脚酸,粘上凳子,就完全不想动弹。

    羽毛原本要跟水青一起上山,硬被她劝着,和叶陌离一道留下。

    水青出了院门,走到院子后面,就看见小小凤凰山。先有一条蜿蜒水沟分开平地和山区,隔开延伸几亩瓜菜田。再往后,一片稀疏竹林中可见缓缓上升的山路。她走过石板桥,没心思看那些长势喜人的小青菜和绿藤丝瓜,径直走入竹林,上山。

    竹林很小,成带状分布,又挡住了视线,她才以为林子很深。可并没有走多久,眼前景象已变。

    随着地势而上,树一棵棵不算粗壮,枝丫间却结满累累果实。风过,掀绿诱粉,赏心悦目。这是一片桃林,爷爷的桃林。

    水青仍记得这附近没有别人家种桃,心道路没错,不由加快脚步。快到半山腰时,视线里出现了一间白色小屋,隐隐有人说话的声音。她匆匆跑起来,距离渐近后,那些声音因风入耳。

    “宜山,你少说两句,没看到你爸气坏了。”有些年纪,女声,应该是奶奶。

    “妈,我说得都是实话。”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当属三叔韩宜山,“咱们现在过得什么日子?好听点是林场,其实就是荒山。靠江那边根本种不出东西来,这片桃林一开始没产出,等好不容易能出甜桃,才几年,这桃味就变了。爸说请专家,咱也请了。说是土质变化,咱们能怎么办?”

    “那也不用大呼小叫。”又是奶奶的声音。

    “我没大呼小叫。”三叔不满地顶嘴,“这不是跟爸好好商量呢吗?谁知道他还没听全,就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你个臭小子,我知道你没心思种田,成天就想往城里去。”爷爷的声音,听着有些气弱,“要去你带上你那家子去,我死也要死在这片山里。”

    “爸,我不懂你干吗那么固执,村里都笑话咱家这片山草长得都比别人稀。东边山里的王三儿,他家的果树那叫好,您不也瞧见了?咱们包到这荒地,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也尽心尽力,如今却一年不如一年,我能不图别的出路吗?大哥在城里当了官,也愿意把您和妈接上去安顿,又说能帮我和二哥找工作,一个月赚得比咱一年还多。这么好的事,傻子才不肯。”

    水青听三叔说话完全不得法,一会儿说人固执,一会儿说人傻子,不气到爷爷才怪。

    “所以说你只管去,谁拦着你了?”爷爷果然更生气。

    “您和妈不去,我们也去不了。”三叔自知家中大哥最孝顺,决不会留二老在村里没人照顾。

    “宜田,你跟宜山一个想法?”奶奶说话了。

    “妈,您和爸在哪儿,我就留在哪儿。”听二叔声音就知道是个没脾气的老好人,“宜山要想去城里,就让他去吧。”

    “二哥,这是什么话?我要走了,你们还在这儿吃苦受累,那我成不孝子了?你有点自己主意行不?咱守着这片荒山干吗?一起饿死啊?”三叔欺负二叔软性子。

    “饿死?我和你妈就是靠这片山养活了咱一家子。饿死谁了?你吗?”爷爷火气上来了,“你自己想去城里,少拿山说事。它不够肥沃,但绝不荒!”

    水青听着战火要延续,决定还是要当回小孩子,撒回娇。

    “爷爷奶奶,你们都在这儿!我以为没人在家,还想着该怎么办呢?”从屋后绕出来,欢笑着露脸。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