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啊PK,何时才是尽头?请亲们强力支撑住聆子啊!谢谢您那么多筒子的粉红和PK票!------------------------英国伦敦郊区。一间破旧不堪的车库里。云天蓝看完水青发回来的邮件后,立马打电话到银行转账,再致函给悉尼的资金经理人,指令他一间破旧的车库里。。...

    PK啊PK,何时才是尽头?

    请亲们支撑住聆子啊!谢谢那么多筒子的粉红和PK票!

    ------------------------

    英国伦敦郊区。

    一间破旧的车库里。

    云天蓝看完水青发过来的邮件后,立刻打电话到银行转账,再致电给悉尼的资金经理人,指示他在水青提示的价位购入股票。水青要他投入的是六位数,他实际让经理人投入的是八位数。他知道水青要么不动,动了就一定会赚钱。一开始他不信她,可是几次后发现不信都不行,这个女孩对澳洲的股市简直了若指掌。

    他不是笨蛋,更不是固执的笨蛋。一看形势比人强,立刻跟她入货,竟然稳赚不赔,令自己的资金在这一年多的时间翻了几番,当初赌气交给水青管理的钱和后来又汇过去的网域名收入更是翻了二十多倍。那边韩水青帮他玩转股市,这边他开发了好几个软体拿去卖钱。还有半年大学毕业,手上已备妥创业资金。

    “蓝斯,安妮.潘斯找你。”从小玩到大的杰特拍拍他的背,向后努努嘴。

    他回头一看,安妮正皱着眉头,上下打量这间简陋到像她这样的大小姐决不会涉足的地方,神情不耐。至少没有装腔作势,云天蓝认为她就这一点可爱。推开桌子,他在转椅上打个圈,站起身,往他的前任女友走去。

    “要不要来杯咖啡?”他当然知道她所来何为,却依旧表现得绅士,只是那露出的小截白牙有些讥嘲。

    “难道你认为这地方会有适合我的口味吗?”安妮一头红发,浅绿色的眼睛,个子不高不矮,身材劲爆火辣,个性也呛。云天蓝那些损友暗地叫她小野猫。

    “不认为会有。”云天蓝耸耸肩,作出无奈的手势,“可这是待客的礼貌。”

    “你都混到车库来了,还要什么礼貌!”安妮嘴巴不饶人,用手半掩掉汽油味,“我开车来的,换个地方谈。”

    “我正在工作,不能离开太久,外面谈也一样。”他不打算浪费时间,每分每秒都是财富。

    “我穿着高跟鞋,天快下雨了,你却要我站在野地里。”安妮指着单调平乏的小小院落。骄纵的小姐脾气从不收敛,因为良好的家世,讨好的人总要忍让三分。

    “我可以给你端把椅子。”他却不需要讨好她,两人如今是那种见面招呼,不见就忘的普通朋友,“不然,你就此离开的话,我不介意送你上车。”眼瞳漆黑,深不见底。

    安妮和云天蓝虽然只交往了数月,可他认真说话的时候,她从不敢任性不听。噘着嘴,委屈得转身走到院子里。

    “说吧,什么事?”云天蓝待她赌气站定,无动于衷美女的憋屈表情。

    “蓝斯,就算你同你父亲不和,也不至于穷到住车库吧?”安妮想,分手的决定很英明,虽然有些可惜。毕竟他很英俊,家世又好,带出去见朋友,艳羡的目光四面绕不停。

    “这是我的私事。”不必要跟她解释什么,云天蓝在高温闷热下渐失耐性,“你爸爸叫你来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我爸爸要我来找你?”安妮一声惊呼,发现自己失态,用手掩住张大的嘴,眼睛仍然睁得大大。

    “如果是为了搜索引擎的那个网站,你什么都可以不用说,只需要回去告诉你爸爸,我已经把它卖了。”卖了非常好的价钱。

    “卖了?”潘斯家族做电子业,近年来,因为网络市场扩大,开始进驻电脑科技行业。安妮即使不太懂这方面,也知道父亲相当重视云天蓝的才华。所以听说他最近创了个网站,反响很不错,她过来请他去商谈合作事宜。

    “对。”知道那个网站搞好了,前途无可限量,但他志不在此。

    “卖给谁了?”安妮锲而不舍追问。

    “罗依集团。”他不怕告诉她,即便不说,潘斯家也能查到。

    “竟然是罗依!”安妮一愣,眼睛里冒火,随即面上露出鄙夷的神色,“蓝斯,你别告诉我还喜欢那个人。她家的人连你父母都羞辱过了,你有没有自尊?”

    “我不需要向你交代,不送了。”十五岁的梦魇,过还是没过,他从不深想。再次接触,他没遇到熟人,纯粹交易。

    “蓝斯!”小野猫脾气发作,“知不知道我跟你分手的原因?”

    “因为我爷爷不肯教你咏春?”正事谈完,他神情轻松。

    “因为你对我不真心,因为你心里有别人。”安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云天蓝,就算他落魄贫穷,她仍然在为他嫉妒。

    “安妮,回去吧,别让我们做不成朋友。”云天蓝背对着她,摆手道别。

    听到高跟鞋蹬蹬,铁栅栏门吱呀拉开,又哐当关上,车子哔叫一声,车门被重重合住,引擎发动,油门突踩,车轮打转,刻薄得地面尖叫,改装过的排气管隆隆叫嚣着,扬尘而去。

    云天蓝这才回头,那张俊逸的脸,在满天乌云中,晦暗莫名。

    雨滴滴答答,从阴霾的天空落了下来。

    ------------------------------------欧洲和亚洲的分割线

    靠在车窗前,享受夏日美好树荫的韩水青非常愉快,完全没受到愁眉苦脸邻座的影响。

    “青青,还有多远?”隔座的羽毛很雀跃。

    “差不多半小时。”水青正在前往亲爷爷家的路上。

    高中最后的暑假还剩下一半,韩宜农让水青去乡下陪爷爷两星期,代他尽尽孝道。水青因为学习紧张,这两年没去乡下,过年也是老爸把爷爷奶奶接上来过。她早就想去爷爷家看看,重温下童年印象。老爸一提议,她积极配合。

    羽毛听说她爷爷家在山脚下,直嚷着要采风。妈妈爱食坊刚开了第二间分店,羽毛妈忙得分身乏术,见水青领头,心下一放,随羽毛去。

    “什么鸟不生蛋的地方,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说话很冲,脸色很臭,苦瓜表情,夹在水青和羽毛座位中间,是叶陌离。没办法,两个女生要看风景,他只好当夹心饼。

    “谁让你来了?”水青赏他个白眼球。带了这么个捣蛋鬼,苦瓜应该由她来吃。

    叶陌离又热又恼,还不是他爸妈逼他来的。他快升高三文科班,成绩班上不最差。想他从小学到初中就这么一路红灯开过来的辉煌历史,这已经不错了。可自从他上了云上,父母的要求特别高,对他考大学的希望也特别大。所以,水青高考一放榜,爸妈就请她帮自己补课。这还不算,听说水青要去乡下两星期,老爸怕拖了功课,就扣押他的零花钱,逼着他跟去。亏他本来还想好好计划怎么和朋友们玩,现在不仅补课不落,还得在乡下过。

    “你当我想来?”他气焰高不起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抽水马桶,有没有淋浴器,有没有空调,有没有冰镇西瓜。”

    “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水青给了他四个没有,就是不给面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