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PK中,紧紧拥抱每一张粉红和PK票!------------------云川的办公室里。“孩子,你父母呢?”云川也没下载游戏表示拒绝,反倒问到底细。他什么人,一看就明白花树没地方去。“死了。”吐出两个字,花树表情冷硬,已也没疼痛感。居然是孤儿,水青料将近“孩子,你父母呢?”云川没有即刻拒绝,反而问起底细。他什么人,一看就知道花树没地方去。。...

    PK中,拥抱每一张粉红和PK票!

    ------------------

    云川的办公室里。

    “孩子,你父母呢?”云川没有即刻拒绝,反而问起底细。他什么人,一看就知道花树没地方去。

    “死了。”吐出两个字,花树表情冷硬,已没有痛感。

    竟然是孤儿,水青料不到,诧异表露于外。

    “那你之前住哪儿?”云川心中有数。

    “和那些人住,各家混个把月。”不过,没人会再收留他。

    “你没有别的亲人了?比如父母的兄弟姐妹。”云川想帮人,可总得了解清楚。

    花树听云川问得好不详细,以为他只想搪塞自己,拿起包包往后背一甩,“老板,当我没说,谢谢您不追究之前的责任。”这就要走。

    “等等!”水青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他旅行包的带子。他浑身带刺,她可以理解。但廉价的骄傲,她瞧不起。嘴巴苛刻得抿起,眼角吊高,“有你这样找工作的吗?问仔细点,你就不耐烦了?怎么不想想,要是不问清楚你的个人资料,谁敢用一个刚刚还跟混混在一起的人?说是说脱离,真真假假,我们可分辨不出来。万一,你故意演场戏,想要混进来报复我们呢?”

    “我要报复,一年多以前就报复了。”花树被水青问得不知先回答哪个好,所以直接选最后一个。

    “既然你诚心找工作,那就好好回答我爷爷的问题。如果觉得为难,不方便回答,直说不就结了。”水青当初在国外也是孤身一人,找工作吃得亏多到十个手指头不够数,可是生存迫得自己不断降低头颅和腰板。骄傲?可以。等吃饱穿暖,有瓦遮头以后再实施。

    花树听她说得很有道理,完全无法反驳。父母在的时候,他也是宠儿。谁知天有不测,让他十岁起尝尽人间冷暖。为了生活,只得在街头混。

    “我有个大伯,他帮我交学费,其他的不管。”生活费,住宿都靠自己解决。如果要浪子回头,他需要生存的机会。

    “你满十八岁了吗?在什么学校读书?”云老爷子接着说。他并没有追问青青提到的报复,至少不是现在。

    “我快十九了。在职业高中读,九月升高三。”花树经过一番训导,态度诚恳得很。

    留过级吧?十九岁读高三?水青一直认为他和叶陌离同龄,谁知比自己还大了一岁。难怪觉着他成熟呢。

    “这样,我试用你一个月,先从洗碗开始。三餐和住宿全包,月工资八百。因为你还要读书,暑假每星期做足三十小时,开学后每周工作二十小时,包括双休日。要是你通过试用期,我就跟你签一年合同。”云川老爷子答应用他。

    花树一脸不可置信,却是水青预想到的答案。云爷爷这家永春馆用的员工都有些故事,花树可不是最惨的一个。

    “青青,你带他去后面,挑间客房给他,再带着他熟悉下新环境。”云川得去处理剩下的事。

    “你跟我来。”水青见事情落定,出了爷爷的办公室,往楼下走去。有些迟疑的足音告诉她,花树就在身后,因此也不回头看。走进长长的走廊,到尽头,用钥匙打开锁,脱鞋上枫木地板,这才转过头来。

    “进家里要换鞋。拖鞋在那个茶色的木柜子里,现在第四层归你用。”水青从那层拿了一双拖鞋出来,“这是新的。”

    花树什么也没说,把鞋换了。只是她说到家里二字时,心头泛起复杂滋味。

    “先把东西放好,再带你看屋子。”水青站在门廊里,从白纱窗帘透过来的光清淡宜人,照得影子都唯美。“你要住楼下还是楼上?爷爷住楼上。”

    “楼下。”这屋子宽敞明亮,从装修到家具电器大气得很。

    水青绕了两个弯,把他带到一间朝南的房间。

    花树一进房间,就看到明亮的落地玻璃正对着外面的小院子。深色的一套组合家具,从大衣柜到书桌样样齐。

    水青走过去,推开一扇门,“这是浴室,里面的毛巾牙刷都有,原本就是为客人准备的。你只管用,脏了就扔在衣筐里,还有脏衣服之类的。每天会有钟点工来打扫房间和清洗衣物,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打乱了她们的工作秩序才糟糕。”

    花树一看,从墙面到地面,都是大理石,卫浴设备光洁,看着就很昂贵。再听还有钟点工打理日常起居,立刻说:“还是随便给我在店里找个地方住,仓库也行。”住宿条件好得太夸张,他一个试用期的小工担当不起。

    “店里没仓库。”水青看他有些惶惶,心里明白。

    “厨房?”真是随便哪儿都可以。

    “那可真要生蟑螂了。”水青没好气,素板着一张脸,“让你住就住。”

    “你不用同情我。”他是孤儿,不是乞儿。

    水青本来要往外走,听到这话,回身,双臂环抱,尽浮起不算友善的笑意,“我同情你干什么?一个曾经威胁过我,差点害死我,敢讹诈我,皮厚又强悍的家伙,难道因为你无父无母,我就同情心泛滥?抱歉,我不但没有爱心,还很防备你。而且从头到尾,用你的人是爷爷,跟我无关。我觉得你有时间想住在哪儿,不如早点熟悉环境,开始为永春馆做出贡献。赶紧放下袋子,我带你看完,就得走了。”要赶着回家吃晚饭,人只要胃袋一空,脾气就不好。

    花树被她再次说闷。他居然忘了,她从来不是省油的灯,长得斯文秀气,行为言语总出人意表。他的大头照还在她手上,据说要拿给所有人看,只要她稍有不测,他可能立马享受通缉犯的待遇。

    于是,默默跟在她后面,听她讲厨房他可以自由使用,冰箱里的碳酸饮料他可以随便喝,三餐要去大堂里和其他员工一起吃,客厅和楼下的书房,以及书房里的电脑他也可以用。她还提到了练功房,不过他没用心,以为那是学习间,跟他没什么关系。

    整个房子参观完后,他心头的震撼不止一点点。原来,这儿根本是老板的私人住宅,只有他一个小工住进来。但他不得不接受这么好的环境,因为无论是老板,还是身前这位,都不是他能开罪的。

    接着水青带他去饭店厨房见了大刘。交人之前,她对他这么说,“我只给你一句忠告。别动歪脑筋,踏踏实实做好人,因为云老爷子比我更难惹。”

    这句话说得相当重,花树居然忍下了。他在今晚懂得一件事,坏人难为,坏人想要变好人更难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