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咱不去看见这月初,就说起昨天,没想起第一次报名参加PK就已取得了我想不到的成绩,谢谢您筒子们对聆子的激励!不全力以赴就真的对不起亲们!码字中——----------------------------水青对花树的敌意视而不见,笑得和善,问痘疤脸道:“哪水青哦哦点头,走上去拿起那只碗看了半天。不过是普通的小碗,没什么特别。蟑螂早被捞起来,就放在雪白的桌布上,大得分外乍眼。。...

    咱不去看到这月底,就说到今天,没想到第一次参加PK就取得了我想不到的成绩,谢谢筒子们对聆子的激励!

    不全力以赴就对不起亲们!码字中——

    ----------------------------

    水青对花树的敌意视而不见,笑得和气,问痘疤脸道:“哪里发现有蟑螂?”

    “我的那碗汤里,大拇指长一只蟑螂,浮在上面,长眼睛的都看到了,喝下去还不恶心死。”说得厌恶,痘疤脸上却没有半分嫌弃,偏得意洋洋,就像黄鼠狼偷到了鸡。

    水青哦哦点头,走上去拿起那只碗看了半天。不过是普通的小碗,没什么特别。蟑螂早被捞起来,就放在雪白的桌布上,大得分外乍眼。

    “老板,她是你的孙女吧。”痘疤脸很能识人,见老板叫那么年轻的女孩来处理,直觉是他们一家的。

    又见云川不否认也不承认,痘疤脸就当答案肯定了,立即转向花树,“哥们儿,早知道你认识,咱们也不会大水冲了龙王庙。”

    “金哥,我是见过她一次,可一点儿也不熟。”打死也不能招出那晚上的狼狈下场,花树说完,削薄的唇成了线。如果这个老板真是她和那个男的的爷爷,估计同样不好惹。可是不惹,金哥就不会放他。

    水青才不管花树时阴时缺的神色,只专心思前想后,等有了主意,自己的胆子才膨胀起来,柔声说道:“这件事私了恐怕是不行了。”声量不小,看热闹的人都能听到。

    这句话一出,双方神情截然相反。云川老爷子摸着下巴直乐,叫金哥的痘疤脸斜飞了那对三角眼。

    “怎么?要我上卫生检疫部告到你们关门?”痘疤脸还挺懂做事的程序。

    “不用麻烦你们,我会请警察叔叔来帮个忙,因为我怀疑你们故意带蟑螂进来,借机敲诈。”水青唤小张大刘,让他们报警。

    小张还没动,痘疤脸瞪鼻子上脸,一串脏话叽里咕噜,又放狠话,“你有证据吗?”

    “我没有,可你们有啊!”水青依旧笑意盈盈,态度可谓极好。

    痘疤脸哈哈大笑,连带他那群朋友也笑得东倒西歪,唯有花树例外。这些人中,只有他吃过这个女孩的苦头,所以无论从眼神还是心理,戒备十足。

    “证据……你没有,可你……有毛……病吧!”痘疤脸扯开尖嘴猴腮,笑得说话结巴。

    水青脾气好得很,用筷子把蟑螂夹起来,扔回痘疤脸的汤碗里,搅了搅,然后小心端起碗,绕了一圈给所有人看,问了句:“大家看得到这只蟑螂吗?”

    所有人都点头。

    痘疤脸以为她有什么高招,搞半天反而是帮自己证了实处,咧着嘴笑,“我早说过,长眼睛的都看到了,你还狡辩。”

    “爷爷,永春馆在服务上完全是粤式作风吧?”水青沉静若水,又向老爷子求证。

    “不错。”云川先是不明白,直到现在,他恍然大悟,暗自点头。

    “张大哥,负责这张桌子的服务生是哪个?”水青问。

    “是我自己。”小张回答。

    “你认识这位客人吗?”水青又问。

    “不认识。”小张忙摇头。

    “这位客人,你认识张大哥吗?”水青这回问得是痘疤脸。

    “我怎么会认识?”这女的搞什么飞机?

    “从没见过?”问清楚得好。

    “从没见过!”很不耐烦,心底却觉得不妥当。

    “那么,汤是由张大哥你从大汤碗盛到每个人的小汤碗内,再送到客人面前。”水青阐述。

    “是的。”小张也开始明白了,笑容已起。

    水青偏着头望向痘疤脸,锁起黛色细眉,故作疑惑,“就像大家看到的和你所说的,那么大的蟑螂浮在上面,没人能忽略,双眼视力1.5的张大哥更不可能忽略。你们彼此不认识,就没仇没怨,也不用弄一只蟑螂来恶心你。张大哥是老员工了,更不可能毁坏饭店名誉。别说永春馆的厨房每晚都有专人清理,决找不出一只蟑螂。退一万步,以这个例子来说,无论如何,这只蟑螂也到不了你的面前。除非,你别有所图,特别往自己碗里加料。”

    痘疤脸没想到她用他的话反将了一军,而且让人哑口无言。可他是泼皮,能把正的说成反的,能把假的说成真的,乱扯就对了。“我说长着眼睛就能看见,可你们疏忽,我也管不到。何况你说我放的,有物证没有?”

    “我没有,可你有。”水青知道没这么容易,始终温温带笑。

    这次痘疤脸没有笑,警惕得盯着她,反问,“是什么?”

    “我得等警察来了才能说。”要不然对方毁灭证据怎么行?

    痘疤脸一听,不敢再虚张声势,唿哨声起,给他那伙人打眼色。众人纷纷站起来,要走。

    “你们还是坐着吧。”云川老爷子右掌放在痘疤脸的肩头,硬将人压下去。

    “花树,你们不是认识的吗?赶紧跟人说,这是误会。兄弟们喝多了,醉迷眼。”这痘疤脸根本是个草包,看着不成形,肚子里也没墨水。水青还没说什么证据,他就被吓成软脚虾了。

    花树自始自终坐在原位,不知何时,喝光了杯子里的啤酒。他的头发还是留得过长,刘海挡目。那双鹰眼从发隙间逼视着痘疤脸,“我要是能让他们不报警,这顿饭之后就真正撇清,你得保证以后不找我麻烦。”

    “臭小子,要是解决这件事,想滚就滚。就你这爹妈不疼的德性,能混出个鬼!”痘疤脸只是个小混混,今天借了由头,想拉花树下更深水,可哪里真能和警察面对面。

    花树要脱离这些人?水青挑挑眉,倒是很意外。

    “老板,对不住,我朋友真的喝多了。只要不报警,我愿意在这儿无偿打工半年。”花树看云川没反应,又说,“一年,我给您白干,只要不耽误上课。”

    不耽误上课?呵——水青心想,当初威风凛凛的不良少年要用功读书。天下红雨,她才瞧见。

    “青青,你认识他,你看呢?”老爷子又甩烫手山芋。

    “爷爷,您是老板。而且,我负责客观分析,不参与最后结果。”水青没有帮花树说话。经历过太多,十八岁的纯真善良,她吝啬给予。

    花树要强,本来也没想水青帮他,反而因为她没落井下石,多看她一眼。这女孩比一年多以前更夺目了。一身白,不沾染半分阴暗。

    “看你挺诚恳,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不过——”云川对花树蛮欣赏,对痘疤脸他们则严厉起来,“你这些旧朋友要是再偷鸡摸狗,我就不能再客气。”

    那些混混听不进去云老爷子的警诫。先个个灰头土脸窜出去,见没事,在门外就呼喝大声,骂骂咧咧,过一会儿才真走了。花树却还留在大堂里,所以他以前的朋友在骂街时,气得想冲出去,被云川拦住。

    “从今以后,他们是他们,你是你。”水青淡描轻写。

    花树立时静了。

    “青青,你到底找到什么物证?”老爷子赶紧急着问。

    “都说我没有了。”事情这样平息最好。

    “你不说,我今晚会失眠。老人家本来觉就少,又失眠,就会没精神,健康就会受损……”云川念上了。

    “爷爷,我看那领头的家伙穿得很时髦体面,就想他一定要找个东西装蟑螂,不是袋子就是盒子,要不也得是张纸。他把蟑螂放到汤里后,要么把它随手放在身上,要么给他那些个朋友,要么丢在地上。反正只要我们把人留住,再找到这样东西,对照一下指纹就行了。”水青总受不了老爷子的念叨。

    “就这样?”完全是靠猜的嘛!云川不住摇头,“万一根本没有什么袋子盒子——”

    “那就得凭您老人家的名望来解决了。”其实哪里需要她出场,“说起来,他们好像很不甘心呢。”

    “放心,会有人教导他们当好孩子的。”一群不成气候的小泼皮,云川的确不放在眼里。

    “老板,请您让我在这儿打工,包食宿就行。”花树突然冒出一个十分突兀的请求来。

    这时,水青才留意到有一只破破烂烂的军绿色旅行袋,凄惨得趴在他脚边。粗看他身上的衣物干净整洁,细看却都很旧了。那双球鞋,洗得褪了色,有些地方毛得厉害,快要起洞。

    他该不会是离家出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