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元旦节放完假回校,云天蓝没来。水青下课后后去永春馆。走入院子,偏偏一切位置摆放在原位,感觉却寂寥萧索。像是一夜严冬降临到,冰封千里了蓬勃生机,浓浓浑然静寂。云天蓝的车在,人所以也在。她拉大鞋柜滑门,云天蓝家里穿得鞋却也在。么去附近慢跑了?她心说。自顾自自脱了水青下课后去永春馆。走进院子,明明一切摆放在原位,感觉却寥落萧索。好像一夜隆冬降临,冰封了蓬勃,浓浓全然寂静。。...

    元旦放完假回校,云天蓝没来。

    水青下课后去永春馆。走进院子,明明一切摆放在原位,感觉却寥落萧索。好像一夜隆冬降临,冰封了蓬勃,浓浓全然寂静。

    云天蓝的车在,人应该也在。

    她拉开鞋柜滑门,云天蓝家里穿得鞋却也在。难道去附近跑步了?她心想。自顾自脱了鞋,走进里面,特地绕到他房间外,门半虚掩着,没有灯光,也没有人。已经确定人不在家,她准备去换衣服,先到练功房等。

    “青青。”云川出现在走廊那头。

    “爷爷,我来了。”水青乖巧打招呼。

    “我想着你也该到了,所以才过来。你还没换练功服?那我等你。”云老爷子走了几步,打开练功房的门。

    “爷爷,今天你教我吗?”水青本来以为云天蓝只是出去跑步,看来他还赶不回来。

    “从今天起都由我来教。”云川见水青不明所以的样子,“天蓝回伦敦了,今天傍晚的飞机。他没跟你说?”

    “他又去了?”没这么快的。

    “不知道怎么想通的。前晚一回来就开始收拾行李,打电话订机票,今天吃过午餐就让老王送去H市的机场了。”云川既欣慰又失落,虽然抱怨,可和大孙子生活半年,真是一点儿都不闷。现在走了,才觉得太清静。看来年纪大的人,还是喜欢儿女子孙承欢膝下。

    云天蓝不是又去英国,而是回家去了。水青那晚冲动说的话,可能真刺激到他。不过,也没和自己打声招呼。交浅言深?才不是。她的钱哪!该找谁要?走就走,总应该先把钱结算给她吧?

    “爷爷,他有手机么?”不行,得要回来。

    “天蓝没有,可我给老王配了一个。你想跟他道别?”平日两人虽不多话,离别还是伤怀的,云川老爷子感性得认为。

    “唔……嗯。”支吾言辞,飘移眼神,水青赫然。

    “这是号码。”老爷子在电话机旁找了纸笔,写下来,“希望他还没进关。你先打电话,我去前头看看,打完过来叫我。不用急,大不了今天不练。”当年他对儿子孙子进行地狱式训练,对这个干孙女却是怀柔为主。没办法,女娃儿贴心嘛。

    水青想跟老爷子说她只讲几句话,转念又想,钱也不能当着老爷子的面讨,就点头应是。拿起听筒,她拨着号码。

    靠墙而立,古老的座钟,走在四点五十九分的位置。

    云天蓝拗不过老王,接过他递来的手机,要给老爷子报平安。还没摁到键,手机铃声响起。

    “喂?”没听见人声,却是家里那只闹死人的西洋钟,当当当,乱唱。

    “查理?”大概是老爷子,一大把年纪,还喜欢捉弄人。

    “是我。”女孩子。

    他熟悉的那一个,韩水青。

    “我是韩水青。”

    “哦。”第一次接到她的电话,那头声音经过话筒,比真人的动听。

    “听说你要回伦敦,一路平安。”

    “Thanks。”说不出中文的谢字,他讲英文。

    “不用客气。”她只要对方说英文,就会反射性回英文,“但愿事情顺利。”

    “如你所说,我会不择手段。”他醒悟了,则没有人能有机可趁。

    “欸?我有说不择手段吗?”带着些细微鼻音,浅磁,惊起,“我说的是就算方式不那么光明磊落,而且还有但书。”

    “我选我想听的。”他示意老王在一边等,自己靠着入口处的圆柱。

    “……”第一次沉默。

    “你打电话给我,只是要道别?”勾起的笑容,已坏。

    “……”第二次沉默。

    “那么,我挂了。”手机半点不离开耳边。

    “等等——”

    那么大声,他反射性将手机拿远。

    “我的钱怎么办?”

    终于说到正点了。他低垂着眼睑,轻抬手腕,看表。遮挡自己的眼睛,免得泄出一丝情绪,脚尖却不耐得点了两下地,“可能要等我回到英国,把事情都解决后,再想办法把钱给你。”

    “咦?我有急用的。”声音很诚实,不掩藏半分虚伪。

    “真遗憾,恐怕你得另想办法。”他说着遗憾,口气淡得好似一阵微风。

    “云天蓝,你不守信用。”连名带姓,指责上了。

    “韩水青,我不守信用,根本就不会给你这笔钱。”国内信息不通畅,他要私吞很容易。

    “……”第三次沉默。

    “现在不是不给你,而是晚一段时间。”听不见她,他的语气暂缓。

    “晚了就来不及了。”说得很慢很灰心。

    “你还只是高中生,以后赚钱的机会多得是。”他知道她要钱生钱,但似乎太急迫了点。至于他自己,很早就赚零花钱,因为国外的文化就是如此。

    “算了。你保重。”这么简单说完,她挂了。

    云天蓝看到手表的指针,短短走到,五点零五分。

    水青很生气。她没想到云天蓝是小人,小心眼,小肚鸡肠的人,答应的事做不到,让她空欢喜。赌气挂掉电话,她在心里发誓,以后都不要跟云天蓝这种妖化的家伙合作。

    铃——铃——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把她的誓言打断。

    要依着平时的性格,云家的电话她是不会接的。可不知为什么,那铃声像极某人嚣张的脾气,她禁不住接了起来。

    “韩水青,我最讨厌财迷心窍的女人,也最讨厌别人挂我电话。”贵族气的伦敦腔,“但愿你财源广进,钱眼里钻不动。不用你说保重,我也会好好的,因为要看着你成为世界首富。”

    她的思维处于誓言的尾梢,对云天蓝的话还没吸收,就只剩耳边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财迷心窍?他在说她吗?岂有此理,他哪只眼睛看见她贪财了?她赚钱,都是正规途径,又不违法,也不违背良心,只想过得舒服些。他不满什么!讨厌别人挂他电话?她还不爽被他莫名其妙说了一通呢。钱眼里钻不动?他中文的造诣真好,形容得让她心向往之。世界首富?那是皮尔盖茨。她攀不到那个高度,顶多捞点小鱼小虾吃吃。

    云天蓝,走就走吧,走了就再也别来了。

    水青冲电话连哼了好几声,甩开马尾,大步走入通往大堂的廊道。

    天色暗得很快,将永春馆罩入夜中。屋角的嘲风兽,始终张着大口,吞没途经过它的西北冷风,片缕不留。

    (第一卷完,更精彩第二卷明日上传——)

    ----------------

    前几天一直都在章节开始跟大家说谢谢,怕亲们觉得我假公济私,今天放在结尾处。毕竟,不能老占着黄金地段。

    谢谢亲们支持我首次的PK!无限感动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