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十分心存感激亲们的粉红票和PK票,总在关键时候如果努力得需要支持了家园和聆子。努力写文,十月下旬后,多加加更!--------------------------------走入院落里,水青看见云老爷子在格子门那头坐着,两鬓斑白,神态严肃认真,眼神时不时努力写文,十月中旬后,多多加更!。...

    非常感激亲们的粉红票和PK票,总在关键时候那么努力得支持了家园和聆子。

    努力写文,十月中旬后,多多加更!

    --------------------------------

    走进院落里,水青看到云老爷子在格子门那头坐着,两鬓斑白,神态严肃,眼神不时飘移至院门,好像静候来人似的。

    看见青青和云天蓝一齐,老爷子没料到,把门拉开,却不同往常慈祥,面上无笑,“蓝斯,为什么这么晚?老王都回来半天了。”老王正是派去接云天蓝的司机。

    “肚子饿,去吃了点东西。”云天蓝放好车,换鞋进屋。

    “青青,你吃过了吗?我让大刘给你准备,想吃什么?”尽管满怀心事,老爷子对青青依旧热络。

    “爷爷,不用,我这就回去。”水青一看就知道爷俩儿有事,自己不该掺合。

    “和我练练身手,验收完这周的成果再走。”云天蓝没打算放人,背对着水青,只把头侧出个小角度,即时转回原位,说着话就往自己房间走去,“我去换衣服,你到练功房等。”

    “我没带练功服。”水青即使诧异云天蓝会有此举动,但她本心单纯,也没想太多。

    “不用换,就这么穿着羽绒衣也好。”云天蓝听她有疑问,回过身来。

    他大半身体没入无光空间的暗流中,看不清半分神情,唯有眸子闪着点点残阳。耀目的还有那双白皙的手,垂在两侧,慢慢蜷成了拳,紧得微颤。不再等她回答,他的身影完全同黑色相融,不见了。

    “青青,你回去吧。”云川脸色不知何时铁青。

    “爷爷,可是——”听谁的才好?水青左右为难,站在院子里,进退不得,受西北风。

    “天蓝那儿我跟他说。”云川声调发紧,干涩异常,“趁他还没出来,赶紧走。”

    水青攒起眉,咬着下唇角,因为老爷子声音中有某种称为恐慌的情绪,令她非常迷惑。今天,这对祖孙俩到底为了什么事,情绪波动剧烈,连这院子里的风都带着刀锋般的冰冷。

    “爷爷,既然他要验收,我也不好就这么离开。”水青说不上来,直觉自己应该留下。走上青石阶,坐进木地板,伸手脱掉鞋子,又起身把门拉好,空气立暖。

    “青青,天蓝现在心情不好,你明天再来。”那家伙的坏毛病就怕对着水青发作,一定会吓跑他好不容易认的乖孙女。

    “爷爷,我要什么都不说,走了,他心情不就更糟。”水青打定主意,往练功房走。

    云川想了想,不再劝,可也跟着走进去。既然劝不了,只能实行严密的现场监督。

    水青脱掉厚重的羽绒服,里面是玫瑰色的毛衣和背带牛仔裤。提提腿,抬抬手,尚算灵活。见云爷爷愁眉苦脸,她不说穿,亦不多问。云家爷孙俩都有事,而且应该和云天蓝休学的原因相关。

    “青青,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千万别放在心上。人嘛,总有冲动,不理智的时候。”云川老爷子以豁出去的心情,就先保个底吧。

    “谁有冲动不理智的时候?”云天蓝的声音才传入耳,人出现在门口。平常的练功服,平常的淡漠。

    水青仔细也看不出端倪,只觉得老爷子思虑过度,于是心中宽待,动作没那么僵硬。

    “你要考青青,既然这段时间是我教的,我总可以旁观。”云川立刻带开去。

    “随便。”云天蓝垂头绑好脚踝上的带子,转转手腕。抬眼的霎那,一丝霜寒的冷意,浅浅浮在金黑之中,对准水青,慢慢吐出,“准备好了?”

    水青哪里捕捉得到他的心事,走入场中央,双手抱拳,摆出姿势,只说好了。两字才出口,掌风扑面而至。她好歹看到一道快影,硬生生将自己往后仰出斜角,细碎的小发骚动了面颊。她没站稳,跌倒在地上。

    不过半式,自己全无招架之力。这才是云天蓝真正的实力吗?亏她还以为自己能在他手下过上几招,从扑地进步到跪姿,原来是他收敛。

    “查理,你不再出面了?”云天蓝问爷爷。呼气不急,吸气绵长。

    “你父亲又要干什么?他答应我不会和你母亲离婚。”儿子的心意太坚决,云川也只能随他在外面再弄个窝出来。

    “那个爱钱的女人怀孕了。”云天蓝咬牙一脚飞出。前方的人,无论是哪个,他都想让对方倒地不起。唯有这种快感,能令他降火。

    可是,那娇小的影子很灵活,又闪过了。

    “什么!”这下麻烦了,母凭子贵。自个儿的倒霉大儿子本来就固执认定外面的女人是真爱,宁可和他闹僵,非要离婚再娶。他那点威信,上次去伦敦时,全用光了,才让儿子勉强答应维持和儿媳妇的婚姻关系,至少在名义上。

    “他又和母亲重提离婚的事,如果不是母亲生病住院,恐怕不择手段,他都会让母亲签字。”他的父亲鬼迷心窍,相信一个二十出头小明星的爱情,要抛弃多年的妻子,抛弃他的儿子们。

    火气无法消减,他出招更显凌厉。右拳坚硬,挥出去,被对方躲过。他早料到,一个箭步,左腿闪电般抬起,打中了对方的背脊。只听一声闷哼,瘦弱的影子踉跄几步,依旧站定了。

    有毅力的对手。

    “蓝斯,可以了。”爷爷似乎焦急。

    “可以?”怎么可以?“为了他不道德的外遇,他居然出手打我。他如果一定要和母亲离婚,我们兄弟三人就要断绝和他的父子关系,永不相认。”有毅力?再接他的铁拳。

    云天蓝怒火中烧,也不看眼前是谁,咏春的高招层出不穷。对方躲得狼狈,挨了不少拳,除了第一次倒地,之后歪歪斜斜,却总能站稳。

    “蓝斯,住手。”爷爷飞身加入战局,一手挡住云天蓝的铁拳,另一手推开处于下风的水青。

    “查理,你偏袒自己的儿子吗?”云天蓝突然双掌击向云川的前胸。明确对手的身份,他手下不再留情。

    水青目瞪口呆地望着这一切,身上分割成一块块疼痛,不知道先该揉哪部分。就见祖孙俩人缠斗在一起。高手过招,相当惊人。听在耳里是呼呼有风,看在眼里是电光霍霍。

    这人是云天蓝吗?明明笑如春风,却夹着冰雪刺骨。明明眼若穷火,却藏着刀光剑影。他在愤怒,却不是一般的愤怒,而是极点的愤怒,以至于不管眼前是什么,都要用他的怒火燃烧殆尽。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痛快。

    水青敢打赌,云天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和什么人交手。他的视线迷离,难以聚齐,手上出招全凭本能意识,打出十足十的力道。

    不一会儿,顶替她的爷爷吃不太消,已被云天蓝逼只有招架之力。老爷子实力当然很强,难就难在那是他的亲孙子,所以无法真出手。

    云天蓝好可怕的一面!

    她已经明白,却在云天蓝飞身踢向老爷子的那刻,奋不顾身冲过去,大喊一声——

    “云天蓝!”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