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第一次参加PK,因此哪怕只有一分钟在榜上,都开心地不得了,所以今天开心一天,很满足了。谢谢大家给我的宝贵粉红票,非常感激!目前工作很忙,只能保证一天一更,等忙过这两周,保证传说中大...

    第一次参加PK,因此哪怕只有一分钟在榜上,都开心地不得了,所以今天开心一天,很满足了。谢谢大家给我的宝贵粉红票,非常感激!

    目前工作很忙,只能保证一天一更,等忙过这两周,保证传说中大家期待许久的双更就会出现。敬请期待!

    祝大家国庆假期愉快!

    -----------------------------------------------------------

    水青再想找云天蓝,他却没去学校上课。一个星期的咏春,是云爷爷亲自教的。爷爷只说他回英国处理些事,大概新年以后再来。她本来心火极旺,日子一忙,就慢慢灭了。

    元旦,新年伊始。

    水青先在顶层名品芸芸妈的专卖店里调了数十杯鸡尾酒。她会的种类不多,可是被邀请的客人也不多,还能应付过来。这是一种包装。店门的透明栅栏不开,找些专业的时装模特走秀,又请了些当地名流商贾的妻子女儿,先在店里品酒赏衣,聊天漫谈。这家店走得是高级品牌路线,针对本城颇为富有的女士们,让她们即使不出G市,也能买到好衣服。不仅有自己的牌子,还提供上门试衣,提前订购,委托代买等多种服务。水青和芸芸妈打过招呼,短期内,别想着赚钱,而是保本。时机成熟后,这种高级店的生意会越来越好。她没有明讲,不久G市有钱人会越来越多。

    忙完了这头,她又赶到楼下。

    万伊人潮涌动,妈妈爱食坊却开张冷清。很奇怪的对比。

    “怎么没人?”开张时间是九点,虽然过了早餐时间,喝饮料的人总有吧?

    “就是啊。我妈在厨房里都快坐不住了,叶妈妈正在里面劝稍安毋躁。”羽毛今天穿了爱食坊女员工的工作服。长袖粉色体恤,印着坊间特有标记,白色长裤,腰间系黑色半长围裙,围裙里放着纸笔和呼叫器。纸笔当然是写菜单用,呼叫器用于大堂,厨房和收银台之间的联络。这些统统都是水青的设计。

    水青兜了一圈,发现外头看的人很多,只是不进来。她打量了下店里,装修符合预期,温馨独特,令人愉悦。透过玻璃看到厨房,洁净无比,一尘不染。服务生们都训练有素,站得笔直,微笑以对。

    因为看不出问题,她走到外面,在人群里状似随意逛着,不久就听出了风声。

    有两个学生样的女孩经过,她们的对话飘进水青耳里。

    “那家爱食坊看上去很不错,好时髦,好像也有饮料。我们进去喝东西聊天吧。”一个说。

    “这种店一定很贵,算了。”另一个赶紧拉走。

    水青从她们的角度往里看,因为距离价格牌太远,根本看不清楚,而装潢得非常大气,的确会让人误以为是高级饭店。

    她立刻冲到楼上,从老妈那里借了四块小黑板。用五彩粉笔在两块上写了几种热饮的价格,另两块写了几款羽毛妈拿手的小吃,最后说开张大吉,前五十位客人饮料免费,所有客人今日点单八折。然后拎下去,征求两位妈妈的同意后,放到两处店门口。又让服务生在门前拉起条排队的彩线,准备迎接前五十位客人。关照一下后,水青把芸芸和店里的熟客请下来,二十几个人沿着彩线等在店外,由服务生几个几个往里领位。

    排队效应果然厉害。人们好热闹,一看居然等位吃饭,再看价钱合理,还有优惠,立刻排到后面。队伍越来越长,到最后里面位置坐满,还有不少人等。羽毛妈刚才还苦恼没生意,没料到生意将会一直好到晚上十二点关门,到时累得她想流泪。

    水青知道局面打开了。不是因为她的小聪明,而是大人们的长才,在适当的地方发挥了最大的作用。

    她先是当了会儿顾客,可后来看客人实在太多,就充当起服务生。当这个,她可拿手。在悉尼读书时,她就给中国餐馆端过盘子。做第一家时,因为不懂厨房里大厨是国王的道理,还让大厨给她递菜,得罪大厨,被开除了。以后,她精明得多。

    “水青,门口有客人,麻烦你领位。”呼叫器里叶妈妈的声音。已经过了午餐高峰期,店里多是聊天的年轻人,空位只有几张。

    “收到。”水青摁了下呼叫器回话,然后走到门口,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云天蓝,

    冬日的阳光萧索,却能为他逼出惊人的艳丽。大冷天,他穿得毫不臃肿,黑色短大衣,洗白牛仔裤,身形挺拔。双手斜插入口袋里,正在看小黑板。什么表情也没有,不妖丽不冷峻,只是苍白疲累。

    “回来了?”水青以为他倒时差,睡眠不足。

    他听到声音,抬起双眼,左脸竟然高肿起一片。眸色瞬间皆是愤怒,又辗转成无尽的黑。眉头仿佛深锁了万年,烈焰不开。

    “哇!你被人打了?”水青这时有点缺心眼,大叫一声。太吃惊了,云天蓝也会挨打?谁干的?且不论是非对错,她佩服对他出手的人。

    “你不是说和朋友来试吃?”云天蓝还不想回家面对老爷子,免得惹他生气,“我怎么看,你都像在这里刷碗。”

    “试吃过了,没钱付账,就刷碗抵债。”水青接着话茬,右手一送,“客人,请跟我来。”

    云天蓝知道她胡诌,也不争,沉默跟在身后,到了一张两人座前,点盘煎牛肉饺,小碟冷菜,又要了杯冰水。

    “天气冷,建议你喝热茶。”水青对自己说,他是客人,客人就是上帝。

    “我要冰水。”云天蓝合上菜单,坚持自己的选择,“如果你们不能提供,我可以去别家。”

    “我马上给你一大杯冰水。”亏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水青转身就走。

    因为水青还是学生,不能老是呆在店里,叶妈妈和羽毛妈将她赶回家。她把云天蓝那桌交给别人,换好衣服,骑车走人。

    回头看看夕阳渐沉中的万伊,依旧灯火通明,人影绰约,热闹非凡。在渐渐沉寂中的步行街中,制造出繁忙的景象。真不错,以后买东西吃东西很方便。水青满足。

    骑到半路,她感觉有异,回头看见云天蓝骑车跟着。有前车之鉴,她也不问他是不是跟踪她,只是漫不经心踩着。有意无意偏身,见他始终保持很近的距离,却并没有朝她看。

    “云天蓝,你到底怎么回事?”这人绝对有心事。她离开爱食坊时,他的东西还没吃完呢。

    “很烦。”爷爷的司机把他从机场直接送到万伊,连自行车一起放下,就走了。他要发脾气的时候,身边没有熟人会生祸。

    水青以为他说她很烦,索性不理他,自顾往前。说她烦?她还没说他小肚鸡肠呢!

    “先去永春馆。”这样他一路也能太平。

    “我今天不练拳。”她觉得他真的非常奇怪。

    “去永春馆。”冷冷的句子,入骨却不寒。

    水青那一刻竟然听出请求的意味,竟然无法说不,车子拐上另条路。云天蓝也不同她并排,沉默着随后。

    两人沿河岸边绿柳荫荫的小马路,前前后后隔开安全距离,不急不徐,仿佛最寻常的陌生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