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完本

重生打造完美家园

作者:清枫聆心 | 短篇美文

收藏

  复活了,她变为想家狂。环境不来就她,她就创造出环境。挣钱是必要性的,让邻居先富出来。事业是必须的的,让朋友先做出来。开店后是必不可以少的,让亲戚先担出来。让她当领导,干万别。让她当总裁,可切记。她就爱在完美的的家园里,做个懒懒米虫。但是,现在的什么情况?男人一个比一个极品,一个比一个王子,一个比一个强悍,让她太伤脑筋。“你们中谁能先当米虫,我就选谁!”她说出来唯一条件,再次慢慢的犁田——已有近完结啦VIP作品——凤家女,请大家安心追看!新书《掌事》了传上,也请大家再次需要支持。要冲榜,广求我的推荐票。“水青怎么还不醒?”细细嫩嫩女孩子的声音,很焦急。。

    报名参加了九月PK,请亲们帮着需要支持下!祝大家节日快乐……!---------------------------------------------------“韩水青,沈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班长池墨来通告。“什么事?”水青而如今但是成绩很不错,但“什么事?”水青如今虽然成绩不错,但在班里相当低调。除了那次班干部的事,沈月没再跟她单独谈话。。...

    参加了十月PK,请亲们帮忙支持下!祝大家节日快乐!

    ---------------------------------------------------

    “韩水青,沈老师让你去办公室一趟。”班长莫默来通告。

    “什么事?”水青如今虽然成绩不错,但在班里相当低调。除了那次班干部的事,沈月没再跟她单独谈话。

    “我不知道。”莫默对她没那么多话讲。

    水青想了一路,也找不出理由。因此当进入办公室后,沈月说的话,令她完全迷失方向。

    “韩水青,上星期的模拟考试总分,你排第五名,下降了三名,有没有找找原因?”沈月颇语重心长。

    为什么要找原因?第二名和第五名的区别有多大?水青不太明白,她的目标就是维持在班上的前十。可是班主任这么关心,她吊儿郎当不合适,于是避重就轻地说:“我下次努力。”

    “我听班上同学说,你和云天蓝同学走得很近,放学后两人常常一起回去。”沈月故意说得很飘忽。

    “是啊。”她要练咏春,自然跟他同路。

    “云天蓝同学只插班一个学期,你知道吧。”又是这种虚空的语气。

    “嗯!嗯?”什么意思?

    “你进步相当快,我很高兴。可正因为如此,更要努力保持。云天蓝同学是插班生,只上一个学期的课,就会离开本城。同学之间来往没关系,但要清楚自己的方向。以现在状况而言,你一定能上重点大学,而云天蓝能否毕业却不可知。”沈月任重而道远。

    韩水青先听着事情不对,还没来得及好好分析,又听到沈月对云天蓝十万八千里的误区,噗哧笑了出来。云天蓝高中毕不了业?他可是十六岁就考上世界排名最靠前学府的天才少年,而且学得很轻松,依旧非常多的时间玩票捞金。

    “你这是什么态度?”沈月是美女。但凡美女,多数有些脾气。

    “老师,我觉得您可能误会了。”水青打量到美女老师脸色多云转阴,就解释道,“我和云天蓝是亲戚。”千万别透露是干亲。越干,越麻烦。

    “亲戚?”沈月一怔。

    “对,我们是表兄妹。”水青套个很近的关系,“我一个星期总要去他家两次吃晚饭。爸妈忙,所以就请外公帮忙照顾我。云天蓝是我外公的孙子。”够清楚了吧?粗粗看起来,她不算说谎。

    沈月听了,原本担心的隐患不存在,脸色就好看点,“是这样吗?你们不提,我还不知道。”

    “云天蓝成绩不好,不喜欢和我放在一起被大家评论,所以也没刻意说给别人知道。”诽谤云天蓝,水青理直气壮,眼睛不眨,“反正他也只旁听一学期,过年就会回去。”

    沈月理解得点点头,“希望期末考试你的表现会符合我的期待。”

    水青毕恭毕敬说了声是,就走出办公室。沈月的期待?不会是让她考第一名吧?莫默同学可不会轻易让出状元的位置,而且她一半心思还飞在校园以外的地方。其实她感觉不到沈月喜欢她,虽然自己的英文成绩出色,但和沈月的交流几乎为零。这不太正常,因为沈月对尖子兵向来是很重视的。大概自己的性格不讨喜,或者高一的差生记录,不能让沈月放在心上。水青不仅不在意,反而有放羊吃草的痛快淋漓。

    此时水青还不知道,在她走后不久,云天蓝也被请到了沈月的办公室。

    云天蓝叫了声老师,就没说话。他自从来云上旁听,以冷傲和酷感拒人于千里,说得上话的没几个。除了语文课,他几乎都在插科打诨,英语课也不例外。

    也难怪沈月见到他,就会想到绣花枕头四个字。

    “云天蓝同学,虽然你不算我们学校的正式学生,但你既然在我班上,我就有义务关心你。看你平常和同学们交流不多,同韩水青的关系却还不错?”沈月这么问,是在对台词。这招挺高明。

    云天蓝盯着鞋尖的目光抽回来,直视沈月。已经178公分的高度,静静站着,视线高压下来,竟迫得沈月不太自在,让她勉强笑了笑。

    “我爷爷也是她爷爷。”他眼睛里深邃却了然,神情挂起谦和,“我们是兄妹关系。”这里高中相当感冒这类事,他立即明白沈月在怀疑什么。

    “表兄妹?难怪了。”沈月对上号,心里宽松,“听韩水青说,学期结束,你要回父母身边?”

    “韩水青说的?”他还没决定,某人迫不及待想赶人了?

    “不是吗?”云天蓝要再插班一学期,沈月就会去找校长,让他去别班。长得实在太好,放在自己班里危险。

    “不是。”他上一秒笑如芝兰,清冷冷的芳雅。下一秒嘴角出现完美弧度,双目流光四溢,绽放出极品牡丹的艳丽华贵,“老师,我们不是表兄妹,而是干兄妹。那种毫无血缘关系,可以恋爱和结婚的——干兄妹。”

    在沈月错愕的目光中,他轻颔首,淡出。

    第二天晚上,姜如告诉水青,她今天去了学校见沈月。水青的惊讶可想而知。分明说清楚了,为什么还要见家长?

    “没什么。就是说你的成绩掉了几名,让我们关心一下。”姜如说着话,对一旁候听的韩宜农道,“第二名到了第五名,还只是模拟考,不知道要我们关心什么。咱家女儿念书,比咱俩都厉害。”

    “你班主任很严格?”韩宜农也想不通。第二名很优秀,第五名也很优秀。

    “还有说别的吗?”水青心知肚明,可是老妈没说,她就问问清楚,免得疙瘩。

    “还问我们知不知道你和云天蓝的事。”姜如耸耸眉毛,她是妈妈,很敏感。

    “青青和云爷爷的孙子有什么事?”老爸在这方面没想法。

    “您怎么说?”关于永春馆的事,水青对父母很坦诚,而且正式拜师时,爸妈还和云老爷子吃了顿饭。

    “我说云天蓝的爷爷特别喜欢我家女儿,就认了干亲。我和你爸事情忙,就包了两顿晚饭在那儿,所以两人总要同路。”姜如拉水青过去,仔细观察她的表情,“你为什么对老师撒谎,说你们是表亲?”

    “还不就是怕现在这样,惊动一堆人,为了毫无根据的谣言和猜疑。”水青努努嘴,很是不平。

    “可是老师一问云天蓝,就清楚了,你的谎言只能说明此地无银三百两。我要是你们老师,也会找家长。”姜如笑女儿做事多余。

    “妈,沈老师还找了云天蓝?”她回到教室时,没看见云天蓝。后来见到了,他又妖笑,让她毛了半天。他不是挺聪明的?遇到老师谈话,怎么也该拐着弯绕着走。不对,他就是太聪明,所以故意的!

    “你以为老师就听你一家之言?”姜如很理智分析。

    “咦?难道老师认为青青和云天蓝——”韩宜农终于抓到中心点。

    “青青的成绩是后来赶上的,老师担心她也正常。”姜如站起身,继续说,“我和沈老师说了,青青这次成绩有所下降,主因是家里事情太多,导致她分心,和云爷爷的孙子没任何关系。”

    “我相信我们的女儿。”韩宜农说。

    “我也是。青青年纪虽小,却很有分寸。咱们虽然就和云家吃过一顿饭,但那绝对是管教极严的人家,规矩一套套的。”姜如已经给了沈月保证。

    水青很感激父母对自己的信任,可也恨不得马上冲出去找云天蓝,问问看他最近阴阳怪气,到底为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