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入骨相思难与共

作者:清风 | 重生穿越

收藏

  提出分手三年,她变为一个低廉商品送进傅靳安的面前,在从笼里出的那一刻,所有尊严土崩瓦解,三年前的记忆滚滚而来。可而如今,她没办法……船上的俊男美女一个个穿着暴露的衣服,举着红酒杯穿梭在人群之中,对着不认识的人放肆调笑,举目望去,满眼的奢靡。。

第7章 五年前的真相_入骨相思难与共_ 吴雨晴, 傅靳安

    傅靳安的迷惘也但是而已两秒钟的时间,他拿过一边的铁链子,直接套上了吴晨雨的脚踝。冰凉的触感一瞬间让吴晨雨回过神,她再顾脸上火辣辣的疼,和眼眶中滚下热烫的眼泪,快冰凉的触感瞬间让吴雨晴回过神,她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以及眼眶中滚落热烫的眼泪,快速的缩回脚,想要解开。。...

    傅靳安的茫然也不过只是两秒的时间,他拿过一边的铁链子,直接套上了吴雨晴的脚踝。

    冰凉的触感瞬间让吴雨晴回过神,她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以及眼眶中滚落热烫的眼泪,快速的缩回脚,想要解开。

    “傅靳安,你想干什么?”吴雨晴咬着牙,眼泪在不停的滚落。而本是绝美的脸更加显得几分楚楚动人。

    语闭,傅靳安的手擒住她的下颚,深寒的话语在耳边乍然响起:“你就是用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和你的小男朋友zuoai的吗?”

    “你不要脸!”吴雨晴狠狠的伸手拍开他的手,双眸含着决绝,一字一句的说:“放开我傅靳安。”

    傅靳安勾唇一笑,却更加显得几分冷然,阴寒而残忍:“吴雨晴,你别忘了,你是我买回来的所有物,我让你干嘛你就得干嘛。”

    这话让吴雨晴沉默了,她默默的流着泪,对自己的父亲更加多了几分恨意,天下那又把女儿卖到游轮上当玩物的父亲,他到底配吗?

    “在想宋浩然?”残忍的语气响起,接着吴雨晴就感觉头皮一痛,是傅靳安抓着了她的头发,头皮扯得生疼。

    “在我面前你只能想我!”近乎低吼的声音让吴雨晴笑了起来,甚至是哈哈大笑。

    “傅靳安,你都被我抛弃了,抛弃了还想着我!哈哈哈……”

    许是被戳中心事,傅靳安气急败坏的对宋寒说:“将她关到地下室去。”

    这里是傅靳安的私人别墅,别人不知道,宋寒是知道的,地下室以前秘密处决过一些人。

    傅家可不止经商的人这么简单,他们家族中有人涉政,有人参军,所以傅家在京中绝对可以只手遮天。

    只是这些,吴雨晴并不知道。

    这个时候的吴雨晴没有反抗,因为她知道两个人的情绪都很不对,若是这个时候再反抗,后果只会更严重。

    三天过去了,这几天除了别墅里的女佣给吴雨晴送饭,就是晚上经常过来的傅靳安。

    第一天他对她还是那么的残忍。

    第二天见她风轻云淡,淡漠非常,动作更加凶猛。

    ……直到第四天,吴雨晴看见一边走一边脱去衬衫的傅靳安,笑了起来,这是这几天中她第一次出现淡漠之外的表情。

    在吴雨晴意料之中,傅靳安的动作停了下来。

    “傅靳安,我们谈个交易吧。”她坐在床上,身上的被子滑落衣一角,露出她白皙圆润的肩头,诱惑至极。

    傅靳安邪笑一声,走到她面前,说道:“吴雨晴,你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可以和我交易的?你觉得我傅靳安缺什么吗?”

    说后半句话的时候,傅靳安已经将吴雨晴按在了床上。

    但就是这种暧昧的姿势,吴雨晴依旧十分淡定的开口:“傅靳安,要钱,我的确没有,要权利,我也没有,美人……我算吧,不过你也不稀罕。”

    傅靳安一手勾着她微卷的发丝,说道:“我的确不缺,而且我也不稀罕和你交易。”

    他说完,作势要扒下吴雨晴身上的被子,然而吴雨晴却用铁链抵住了他的动作。

    “不稀罕?难道五年前的真相你也不稀罕?”

    傅靳安怔了一下,继而眼中浮现浓郁的恨意,双手死死的握住她的双肩,好似要捏碎她一样。

    “你觉得傅靳安还是五年前那么好骗吗?”

    “所以你可以去调查。”说着,吴雨晴自嘲的一笑。

    “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信!”傅靳安恶狠狠的说,而后低头狠狠的咬在吴雨晴的肩头,血腥味瞬间弥漫整个口腔。

    对方也只是闷哼了一声,这和记忆中那个女孩,是多么的不一样。

    很明显,这段时间的事情让吴雨晴真正的成长了起来,至少把眼镜戴上了,不那么近视。

    “当年的事情的确是我对不起你,但事出有因。当初是我父亲跪下来求我离开你,而我所谓的好闺蜜,呵……”说到这里,她又是自嘲的笑笑,才继续:“她告诉我你要出国深造,而我连累了你,我该和你分开。”

    她微微泛着水光的眸子对上傅靳安的黑眸,笑了笑,又说道:“这一切你可以去调查一下。另外一件事你可以不去调查了,当初为了让你死心,我随便拉了一个人,而那个人就是浩然。”

    “你说他是我男朋友,那为什么那一夜才是我的第一次?你觉得现在社会,哪个男女朋友会向我们当初那样是纯洁的恋爱?”

    这句话无疑是刺进了傅靳安的内心,他神情微微缓和,从吴雨晴身上起来,抓过身边的衣服,穿好之后,说道:“处女膜是可以修补的。”

    “你觉得有必要?”

    “……”

    傅靳安久久没有说话。

    “你的交易是什么?”傅靳安的语气很明显缓和了很多,因为是背着身子,所以吴雨晴根本看不见傅靳安眼中的欣喜。

    “我想出……”周围气温再次降了下来,吴雨晴眸子暗了暗,赶紧改口:“帮我爸交了手术费,然后送他回老家。”

    傅靳安眼中闪过一抹疑惑,最终却还是没有问出来,大长腿迈出,离开了地下室。

    等人完全走远,吴雨晴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真是吓死她了,傅靳安和五年前真的是大变,那种气势真是让人扛不住。

    第五天,意料之外的人来了。

    高跟鞋的声音清晰的传入吴雨晴的耳朵,她微微侧头,看见身着红色包身短裙的韩雪婷。

    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吴雨晴突然起了坏心思,被子不小心落下一边,之前留下的暧昧痕迹还没消失。

    就这样大刺刺的暴露在视野中。

    韩雪婷的美眸瞬间睁大,眼中闪过一抹嫉恨。

    不过她很好的隐藏了,若是以前的吴雨晴自然是不会注意的,但现在她戴上眼镜了。

    快步走过来的韩雪婷立即坐在床边,伸手为吴雨晴盖上被子,说道:“雨晴,虽然这是夏天,但是是地下室,还是有些冷的,你盖好被子。”

    吴雨晴柔柔弱弱的笑笑,乖乖巧巧的躺好。

    “谢谢你啊雪婷,我只有你了。”

    韩雪婷借着为她盖被子的时候已经看了她的全身,全身青青紫紫的痕迹,有深有浅,很明显是最近的,但不是一天会出现的,她暗暗咬牙,恨不得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