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入骨相思难与共

作者:清风 | 重生穿越

收藏

  提出分手三年,她变为一个低廉商品送进傅靳安的面前,在从笼里出的那一刻,所有尊严土崩瓦解,三年前的记忆滚滚而来。可而如今,她没办法……船上的俊男美女一个个穿着暴露的衣服,举着红酒杯穿梭在人群之中,对着不认识的人放肆调笑,举目望去,满眼的奢靡。。

第5章 再遭羞辱_入骨相思难与共_ 吴雨晴, 傅靳安

    吴雨晴真是会觉得无地自容,草草了事对宋浩然点了点点头,就又低头,目光落在自己的脚尖,不看宋浩然几眼,也不明白所以反正什么好。但是短短的十多天,有些事情了突然发生了天翻地覆不过短短的十几天,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吴雨晴简直觉得无地自容,草草对宋浩然点了点头,就低下头,目光落在自己的脚尖,不看宋浩然一眼,也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好。

    不过短短的十几天,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宋浩然握着酒杯的手青筋毕露,脸上带着难以忍受的不解和难过。他竟然要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吻自己心爱的女人。

    他还想在说什么,可是傅靳安已经戴泽吴雨晴走向了另一边。

    一场宴会之后,傅靳安的心情明显好了几分。回家的路上,他突然开口:“明天跟我去公司上班。”

    吴雨晴愣了愣:上班?她不用一直待在别墅里面了?

    傅靳安不愿意说什么,调整了一下坐姿,头靠在椅背上假寐。

    吴雨晴当天晚上辗转反侧,一夜未眠。直到傅靳安让她跟着他出门时,她才相信:傅靳安终于解除了对她的束缚。

    虽然这样一来,每天就要基本24小时对着他,吴雨晴不由得觉得头痛。可是,能够接触到新的环境,吴雨晴心里还是轻松了一分,整整一上午,吴雨晴都坐在办公桌前:沉迷工作,能够暂时让她忘掉很多的事情。

    正在忙碌的时候,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吴雨晴下意识抬头一眼,犹豫了两三秒,只当没有看到她,低下头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

    她根本不想理会眼前的人。

    韩雪婷的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但是她很快就恢复如常,走到吴雨晴面前,笑着敲了敲她的桌子:“雨晴,你怎么还在这里啊?难道,你为了留在傅靳安身边,连你父亲的死活都不管了吗?”

    “我父亲的死活?”吴雨晴停下手里的工作,皱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父亲出了车祸,被送到医院了啊,”韩雪婷故作惊讶地捂住嘴巴,眼底的戏谑藏也藏不住:“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不知道吗?”

    父亲出车祸了?

    吴雨晴只觉得一阵眩晕,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等到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公司楼下。

    吴雨晴慌忙打车到了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更加让她心慌。她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定定神,询问过前台之后,一刻不停地跑到了病房,当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到了病房门口时,发现自己还是来迟了一步。

    病床上的吴正松浑身插满了管子,脸上全是伤痕,站在病床边的护士正在吴正松脸上的血迹。

    “爸爸……爸爸你醒醒,醒醒啊!”吴雨晴跌跌撞撞地走到病床前,抓着吴正松冰凉的手,哽咽到几乎昏厥。

    不过才一段时间,父亲怎么会遭受如此横祸?

    韩雪婷看着吴雨晴走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坐在椅子上等着傅靳安回来。临下班的时候,傅靳安总算是出现了。

    “靳安,你回来了?”韩雪婷像没事人一样迎上去。

    “这里的人去哪里了?”傅靳安一进来,看到吴雨晴的位子上空无一人,便不由得锁紧了眉头。

    “不知道啊,”韩雪婷耸了耸肩膀:“我来的时候这里就没有人的,怎么了?”

    “宋寒,给我找人。”傅靳安周身黑云密布,没有理会韩雪婷,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握着手机的手无比用力,手机似乎要被他捏得粉碎。

    傅靳安此时,一举一动,都带着肃杀之气。在办公室走了两步之后,忽然扬起手,直接把办公室的桌子都掀了,一地狼藉。

    宋寒向来高效率,一个小时以后,就把人带回了傅靳安面前。

    “放你出来的第一天,就想着逃跑?”傅靳安一把掐住吴雨晴的脖子,五只渐渐地收紧:“吴雨晴,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动怒?是去会情人,还是去做什么,说!”

    强烈的窒息感让吴雨晴手脚发软,可是她不想挣扎,也不想解释。呼吸渐渐的不畅,吴雨晴闭了闭眼,眼角滑落出滚烫的两滴泪水。

    她好累,她真的好累。

    傅靳安看着她发白的脸庞,终于缓缓松开手。吴雨晴没有了支撑,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傅靳安看着脚边的吴雨晴,眼睛里仍有怒火。

    “傅靳安,傅总,”吴雨晴勉强支撑着自己,跪在地上,抓着傅靳安的裤脚:“我求求你 ,救救我爸爸,他出了车祸,现在还昏迷不醒,医生说必须做手术,求求你了。”

    “雨晴,”一边的韩雪婷见状,叹了一口气道:“叔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宋浩然都不管的吗?”

    吴雨晴无法回答:她和宋浩然断了联系,傅靳安尚且把他恨之入骨,时不时拿宋浩然的生命威胁她,要是她真的去找宋浩然,岂不是把宋浩然往火坑里推?

    “凭什么?”傅靳安直接甩开哽咽的吴雨晴,听到“宋浩然”三个字,他心中没由的出现了一股怒火:“你以为我是慈善家,对任何人都会发善心?”

    傅靳安的话像利刃一样扎入吴雨晴的心脏,可是她顾不得了。手术费少说也要上百万,傅靳安要是不出手帮忙,父亲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傅靳安,你帮帮我吧,”吴雨晴嘶哑着嗓子,眼眶红肿:“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你救救我爸爸吧!”

    “就算我不救你父亲,你也照样要听我的,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面对吴雨晴的的乞求,傅靳安毫不动容:“别忘了,你父亲已经把你卖给我,你现在,是我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吴雨晴毫无尊严地跪在地上,面色惨白如纸。

    “你不是想去吃日料吗?”傅靳安搂住韩雪婷,道:“今天刚好有空,一起去吧。”

    “真的?谢谢靳安哥哥。”韩雪婷喜出望外,睥睨了地上的吴雨晴一眼,眼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

    吴雨晴眼睁睁地看着两个人相依偎着离开,自己连一句话都说不上。

    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每一件都给了她致命的打击。而父亲的车祸,更是成为了压弯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