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30章 都是误会啊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管家一愣,闻言立马回过神来,拢着袖子提问:“郑妃娘娘,乃王爷的生母,现今皇上之宠妃。”啥?那是她婆婆大人了?怪不得态度这般猖狂,原来是是有婆婆大人靠山呢。虽然婆啥?那就是她婆婆大人了?难怪态度这般嚣张,原来是有婆婆大人撑腰呢。但是婆婆大人的人理应是自己人,可那丫头干嘛那么仇恨她呢?。...

    管家一愣,旋即立刻回过神来,拢着袖子回答:“郑妃娘娘,乃是王爷的生母,当今皇上之宠妃。”

    啥?那就是她婆婆大人了?难怪态度这般嚣张,原来是有婆婆大人撑腰呢。但是婆婆大人的人理应是自己人,可那丫头干嘛那么仇恨她呢?

    管家见她陷入沉思,半晌也不言语,他心中焦急,只能上前问道:“王妃,那些下人们都是大有来头的,平日里奴才也不敢怎么样,王妃将他们带下去,真的是要……”

    苏小北挥挥手,不甚在意地说:“哦,他们啊,本王妃早就命人候着呢。没有拔他们的舌头,就给了些银钱,赶出王府罢了。管家,你且安心。”再说了,她是那么残暴不仁的人吗?还真的拔别人的舌头啊!

    这些下人虽是对她不敬在先,但是罪不至死。说是拔舌,不过就是威慑其他人的一种手段罢了。

    听到苏小北的话,管家终于呼出一口气来。旋即又被她的问题怔在了原地,“管家,本王妃问你,郑妃和王爷,他们母子是不是有仇啊?”

    “甚么?王妃为何有此一问?”

    “哦,没有吗。”见管家惊讶的反应,答案就肯定不是了,“既然不是他们母子有问题,那就是那丫头与本王妃有仇了?”

    原来王妃说的是这个!

    管家微微一笑,开始为苏小北解疑答惑,“王妃,红秀姑娘乃是郑妃娘娘从宫里送来的,原意是打算……打算……填作王爷的偏房……”

    “啊?”苏小北确实是蒙了,她竟然打了拓跋明宇的小老婆?“你的意思是,那姑娘是王爷的妾?”

    管家吓了一跳,赶紧摇头摆手:“不不不……不是……王妃……红秀姑娘自从来了王府,王爷可是……”

    “哐”一声,拓跋明宇偏偏巧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抬眼只见屋内管家和苏小北,都跟受了惊的兔子似的瞪着他看,他挑起眉,“怎么?”

    管家冷汗顿时下来了,他赶紧上前一步跪倒在地,急切地说道:“王爷,都是奴才办事不利,红秀姑娘她……”

    “啪”一声响,苏小北赶紧起身拍桌,接过了管家的话头,连忙说道:“王爷,这不关管家的事。是我不知道红秀姑娘竟然是你的……这才动手打错了人,你要是生气,那就冲着我来吧,跟管家是一点关系也没有。对了,人还在这里呢,我立刻让小六送来。”

    说罢就走到门口喊:“小六,快把红秀姑娘请进来。”

    管家简直急的一个头两个大,要拦苏小北都拦不住:“王妃,不是这样的,您听奴才说……”

    拓跋明宇眉头皱得能拧死几只苍蝇,他一把抓住苏小北的手腕,疑惑道:“红秀……”苏小北见他神色不虞,以为他是不爽自己的情人被打,这是要发火的节奏,于是立即一把抱住拓跋明宇的胳膊,哀声道,“王爷饶命啊,我是真的不知道红秀是你的人啊,你要是气不过,就打我吧,我一定不还手!”

    说罢视死如归地扬起玉白的胖脸,一连纠结地露出任君打骂的表情。而拓跋明宇才姗姗来迟地补完自己的话:“……是本王的甚么?”苏小北没听懂,睁眼道:“啥?”

    管家一句话也插不进去,看到眼前的一幕,他也不知道该说啥才好了。

    这时候,小六已经把红秀姑娘“请”进来了,如果把一个好好的姑娘用老鹰抓小鸡一般的架势捉进来,说成是“请”的话……

    “王爷,王妃,人带来了。”红秀原本就瞪着漂亮的圆杏眼在那里挣扎不休,这会儿看见拓跋明宇也在这儿,顿时越发激烈地挣扎起来,整个人那是眨眼间就弱柳扶风,梨花带雨了,衬着被打肿的脸蛋儿,那真是楚楚可怜的紧,“王爷,王爷救我啊。”

    默默放开拓跋明宇的胳膊,苏小北狠狠咳嗽两声,对仍旧不明白状况的小六示意:“小六,还不快放开红秀姑娘。”小六虽然莫名其妙,不过还是憨厚地“哦”了一声,大手一松,放开了红秀。

    红秀一见自己被放开,立即快很准地扑上来,抱住了拓跋明宇的腿,那是哭得我见犹怜的,“王爷,奴婢冤枉啊,还请王爷给奴婢做主啊,王爷……”

    这一声声的王爷喊得可真是九曲回肠,荡人心魄啊。因而拓跋明宇的眉头越发紧皱了几分,抬眼扫过来,冷冷一句:“怎么回事?”

    管家和苏小北齐齐一抖。

    管家先开口说明情况:“王爷,今日王妃在后院……运功,但府里有些个不长眼的下人,竟敢在背后非议王妃,所以都被带下去施以薄惩了。”

    拓跋明宇转头看苏小北,问道:“有人非议?乱棍打死没有?”苏小北一愣,旋即摇头:“没有,就赶出去了。”拓跋明宇“啧”一声,似乎很不满意。

    管家连忙补充道:“王爷,本来理应处以拔舌之刑的,但是王妃心善,就没有……”拓跋明宇点点头,特别云淡风轻道,“这个不错。”

    苏小北一脑袋的问号,王爷你是觉得哪个不错?

    一直被强势忽略的红秀姑娘见无人搭理,顿时跪下凄怆道:“王爷明察啊,奴婢从未在背后妄议过王妃啊,请王爷还奴婢一个公道啊。”

    苏小北开始冷汗直流,面对拓跋明宇黑沉沉的眼神,连连摆手道:“不,不是。我当时没看清楚,都是误会,误会啊!”

    然而红秀是非要跟她杠上了,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道:“奴婢当时辩白过,可是王妃却说看奴婢不顺眼,所以要打奴婢,王妃还说郑妃娘娘是哪根葱,这王府里她若要打人,谁也拦不住。王爷,您一定要给奴婢做主啊。”

    卧槽!完蛋了!不仅骂了人家的妈,还揍了人家的小情儿。

    “呵呵,”苏小北慢慢往后挪了半步,“王……王爷……我真不是故意的……”要是知道这姑娘是拓跋明宇的小情儿,她至于弄别人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