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27章 完胜车战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门被再打开,露着门口拓跋明宇黑如锅底的脸。卧槽!糟了!苏小北一咕噜从地上爬出来,故意地装做没事人像,坐到桌子边饮茶:“王爷,您怎么来了?”是来向她兴师问罪的吗?毕卧槽!糟了!。...

    门被打开,露出门口拓跋明宇黑如锅底的脸。

    卧槽!糟了!

    苏小北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故意装作没事人一样,坐到桌子边喝茶:“王爷,您怎么来了?”是来向她兴师问罪的吗?毕竟,她自作主张,打了车站的脸嘛。

    拓跋明宇走过来,也坐下喝茶,半晌才道:“朱玉屋里的毒药,是你栽赃的吧。”这语气分明就是陈述句,可见早就查的清清楚楚了。

    也对,她用的人还是从拓跋明宇手里要来的,可不就一点小九九都会被拆穿吗。

    “咳咳,”苏小北强行忍下尴尬,理直气壮道,“既然王爷知道了,也该查到这毒可不是我作假,真的是有人下毒害我。”至于那人是谁,这还用说明白吗?

    拓跋明宇的脸色特别阴沉,苏小北瞄了一眼,悠然道:“王爷先前可是说了,绝不姑息的啊!”

    “本王所言,自然一言九鼎!”拓跋明宇神色稍霁,缓缓叹息一声,说道,“车战为人耿直,待本王又忠心不二……”

    “只是太过耿直,脑子又不太好使,估计会遭人利用,到时候恐要坏事。”苏小北头也不抬,阴阳怪气地接下话来,“王爷,恕我失言,在这个当口留住车战,真是不合适啊。”

    车战这样的性子,就只适合留在沙场杀敌,来了这诡谲难明的京城之地,那还不分分钟让别人利用,炮灰得连渣渣也不剩下。

    意味深沉地看向苏小北,拓跋明宇缓缓说道:“本王本意是将他安置在王府里,也好照管照管,而现下看来,恐怕也不再妥当了。”

    还真的是这样,车战现在就跟苏小北杀了他亲人似的,指不定心里盘算着怎么报复苏小北,最好是恁死她呢。再留他在王府里,那还不跟苏小北斗的天翻地覆?

    “所以,”拓跋明宇端起茶杯,慢慢抿一口茶水,鹰隼般的眼睛闪过一道微光,“本王将他派到巡卫营,负责守卫京城治安。将士还是应该放飞战场,总不能拘着不用……”就闲着要搞事情。

    “哦,”苏小北满意地点点头,“那就是去当城管啊?这可是个好职业啊,兴许可以平定天下呢。”苏小北说的无心,拓跋明宇听的有意,手上一抖,就盯着苏小北深沉地看。

    对于拓跋明宇的打量,苏小北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她想着的事情,是别的。只见她笑眯眯的凑上来,声音甜腻:“王爷,您看我也查清楚是谁害我了。您看,这交易可还做得?”

    拓跋明宇一愣,扫了苏小北市侩的神情一眼,嘴角微微一勾,隐隐有些不怀好意。转瞬又恢复冰冷漠然,手从怀里一掏,便掏出一样物事丢到桌子上。“咚”一声响,苏小北凑上去看:“这是甚么?”

    只见入眼就是一本青皮书册,封皮上连名字也没有,书页还崭新崭新的。苏小北拿起来翻看,上面写了很多名目。

    拓跋明宇慢悠悠地说道:“这些,就是我王府名下的产业,三年之后,你若能肃清王府,这些产业就归你所有。”

    卧槽!天上掉下一个巨大的馅饼,只把她砸的七晕八素,老半天才欣喜若狂,扑上来抱住拓跋明宇的胳膊:“真的?这些,都给我?”

    听命于几乎可以看见苏小北身后,不停摇晃的尾巴,还有圆滚滚眼珠子里蹦出来的星星。忍不住内心浮起一股笑意,缓缓点头答应:“嗯。”

    苏小北眼珠子一转,“唰”一声起身,蹬蹬蹬跑到桌案后面,拈起狼毫小笔,就大刀阔斧行云流水一通写,写完搁笔立正,又拿着一张宣纸蹬蹬蹬跑过来,一掌拍到桌案上,对着拓跋明宇就灿笑如花:“王爷,我们老规矩,立契为据!一式两份,按手印吧!”

    默默盯了苏小北半晌,拓跋明宇这一次没让苏小北动手,自个儿咬破手指,安了个鲜红的手印下去。

    “来,这是你那份儿。”苏小北给了拓跋明宇一张契书,拿着自己的那一张,喜得乐不可支,抱着盯着看千百回也不离手。

    她不知道的是,拿着那一张契书,拓跋明宇嘴边的笑意有多么的意味深长。

    “啊,时候到了。”苏小北往外看看日头,心满意足地将契书贴身放好,起身扭动身体活络经脉,瞄到拓跋明宇扫过来奇怪的眼神,于是出声赶人,“王爷,我要运功了,您要先回避一下吗?”

    他不是一个王爷吗?那肯定有很多公务要办,三天两头泡她这里是个怎么回事啊。

    “运动?”拓跋明宇早就对她特殊的运功方式很好奇,他不知道这么瞎跑乱蹦的,到底有甚么用处。然后,过了片刻,看到苏小北在地上把自己扭成一个麻花,他抓着茶杯,都不知道该怎么喝茶了。

    “你……”拓跋明宇看她变换了几种姿势,深深为女子的柔软觉得震惊,特别在对方还是个体型厚重的胖子的时候,“……不痛吗?”

    苏小北从两腿之间,钻出头去看拓跋明宇,嫣然一笑:“王爷,我虽然肥胖,但我很柔软,所以一点都不痛。这个运功方式啊,叫做瑜伽,做了可以通气机的,您要试试吗?我可以免费教导你哦?”

    哑然看着眼前诡异的场景,拓跋明宇缓缓摇头,十分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不了,本王还有公务要办,这就先走了。”

    “走吧,走吧,赶紧忙去吧!”苏小北巴不得让他走,她把自己弯成一条虫,从腋下伸出手来,挥挥手,赶苍蝇一样让拓跋明宇滚蛋。

    拓跋明宇眼睛疼一样,扫一眼她,立刻就移开了眼睛,道:“那我走了。”说罢,几步就走了出去。

    茗儿等拓跋明宇走了,才敢颤悠悠地跑进来:“小姐,您怎么样了?”先前拓跋明宇进来的时候太凶神恶煞了,她还以为自己家小姐又要倒霉了呢。

    没想到入眼只见麻花一样的苏小北,苏小北哈哈一笑,挥手道:“茗儿,快来给我擦擦汗。”茗儿立即上前给她擦汗。苏小北完成了一个动作,立即咕噜一下子坐起来,从怀里掏出契书给茗儿看。

    她笑的哈哈的,得意道:“你看,我们要发财了!整个王府的产业啊,我的天,那我以后可不是要当富婆,横着走都没问题了!”

    茗儿看到了契书,不禁大惊失色:“小姐,王爷准备将府中产业交给您打理了吗?”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