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26章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是也不是血口喷人,待会自然而然见分晓!”苏小北后转身对管家盼咐道,“给本王妃搜,看一看这恒丰院里,都有些甚么。”管家立刻带人,将恒丰院翻了个底朝天。不多时候,就有侍女管家立即带人,将恒丰院翻了个底朝天。不多时候,就有侍女过来,手里拿了一个白瓷小瓶,“王妃,这是在朱玉姑娘屋子里搜出来的。方才奴婢试了,王妃请看。”说着,拿一把银簪子探进瓶口,立即黑了一块。。...

    “是不是血口喷人,待会儿自然见分晓!”苏小北转身对管家吩咐道,“给本王妃搜,看看这恒丰院里,都有些甚么。”

    管家立即带人,将恒丰院翻了个底朝天。不多时候,就有侍女过来,手里拿了一个白瓷小瓶,“王妃,这是在朱玉姑娘屋子里搜出来的。方才奴婢试了,王妃请看。”说着,拿一把银簪子探进瓶口,立即黑了一块。

    苏小北柳眉倒竖,喝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可说?”那朱玉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不停摇头,“不是,不是,这不是奴婢的!王妃,奴婢冤枉啊!”

    “死到临头,还敢狡辩!”苏小北厌恶地看了朱玉一眼,挥手道:“管家,拖出去,乱棍打死!”

    管家立即汗流浃背了,还没说甚么,耳边就是一声惊雷爆喝:“苏小北,你敢!”

    “不要以为王爷被你迷惑了,你就可以在王府里为所欲为!我车站可不会轻易饶了你!”

    眨眼间,车站已经将宝剑搁在苏小北的脖子上,剑刃寒气逼人,但是苏小北纹丝不动,也毫不畏惧,“车站,自我来了这王府,你便多次举剑相向!光是你对我不敬之罪,就够你人头落地好几回了!”

    “若不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吗?”说着苏小北冷冷一笑,“你若是敢杀我,第一次你便动手了。可是你不敢动我,因为我乃皇上赐婚,你若杀了我,不仅自己惹祸上身,还会连累你家王爷,对不对?”

    果然,车站手上动作松动了一点,面上更是出现了动摇。苏小北说的没有错,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在明面上杀了苏小北。若是连累了王爷,那他真是万死也不能谢罪了!

    一指推开脖子上的剑锋,苏小北上前一步,凑到车站面前,低声讥笑道:“就算是暗地里,你也杀不了我!车站,有你这样的人在王爷身边,我真是为你家王爷感到担忧!”

    “你甚么意思?”车站瞪眼怒喝,一双铜铃大眼仿佛灼烧起来,钉在苏小北身上,似乎恨不得能立刻一剑劈死她。

    苏小北后退,面上如罩寒霜。胖手一挥,冷冷下令:“带下去!”

    朱玉被健壮小厮拖着往外走,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扭过头来求饶:“饶命啊,饶命啊!车大人,救救奴婢啊……”

    苏小北好整以暇地坐在椅子上,示意茗儿给自己倒茶,眼角余光却是在看车战。

    车战此人生性鲁莽,但是并非心性败坏。他一名武将,性格又刚烈不阿,必定受不住朱玉这般死去。

    果然,就在朱玉堪堪要被拖出去的时候,车站悍然站出来,大喝:“住手!”然后在小厮停止动作后转向苏小北,几经犹豫,终究是低头开口:“王妃,请放过朱玉姑娘。只要放过她,属下就任由王妃处置。”

    苏小北嘴角勾起笑意,实际上心里松了一口气,她可是现代人,从没杀过人的。不过幸好车战站出来了。

    “哦?车大人,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而且,自本王妃嫁进王府,你可曾对本王妃行过礼?”苏小北姿态一派悠然,就这么扫过去一个眼风。

    车战浓眉几乎打成一个结,刚硬锋利的腮帮子,狠狠咬合几次,旋即才猛地抱拳跪地,一字一顿道:“属下求王妃,饶朱玉姑娘一命。”

    苏小北端起茶杯,特意慢悠悠的浮茶,连语气也是慢悠悠的:“哎呀,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她胆敢谋害本王妃,犯下的罪过太深,若是轻易饶了她,本王妃在这王府里,可还有甚么威信呢?”

    你从来也就没甚么威信!车战一腔怨愤塞在喉咙里,到底还是忍下来,闷声闷气道:“王妃,请手下留情。”

    “不若这样吧,”苏小北笑眯眯的,挥挥手,示意茗儿将托盘拿过来,对车站示意道:“你要是把这碗汤喝了,本王妃就饶她不死,如何?”

    这碗汤是甚么,自然是被下过毒的!

    车战猛一抬头,怨愤的眼神犹如一匹恶狼,准备逮着机会,叼上苏小北的咽喉。“苏小北,你不要欺人太甚!”苏小北不避不让,笑容不改,语气也格外轻飘,仿佛藏着无边的险意,“怎么?车大人不愿意?那好啊,就把朱玉拖下去吧!”

    “是。”小厮应一声,又开始动作,使劲儿将朱玉往外拖。朱玉哭得梨花带雨的,场面一阵混乱。车站双眼充血,木眦欲裂。

    “住手!我喝!”车战终于妥协,他起身一把端过汤喝干净,然后狠狠砸在地上,飞起的碎片,几乎割伤了苏小北,“王妃,您满意了吧!”

    苏小北胖手又是一挥,小厮立即放开了朱玉,朱玉扑到车战脚边,大人大人喊个不休,就跟死了亲爹亲妈一样。

    “车战,我做人向来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今这碗汤还给你,你觉得味道如何啊?”苏小北撑着一口气,边说边看车战毒发,看他双腿一弯跪倒在地,紧紧掐住自己的脖子,慢慢吐出一口血来。

    眼见这车战已快苟延残喘,管家顶着满头冷汗,走到苏小北身边,弯腰祈求:“王妃,还请放过车大人吧!他与王爷征战沙场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既然管家都已开口,苏小北也觉得时候差不多也到了,于是慢慢起身,将袖子里的一瓶药丢到朱玉的脚边,冷冷开口:“这瓶子里的,是解药。喂给他喝,这之后,你去账房领了银子,自己出府吧!”

    毕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种胆敢谋害主子的奴才,留在身边,岂不是祸害!

    她不杀朱玉,实际上已经算的上是妇人之仁了。但是,她还没有适应过来,这种可以草菅人命的时代。

    所以,当她回到碧落居后,顿时浑身犹如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茗儿同样瘫坐在地上,这时候神情还有些懵然,“小姐刚刚真是吓死奴婢了!”

    “茗儿,小姐我方才表现的如何?”苏小北惴惴不安地问道,一双手手心里满是冷汗。

    “小姐,您真是表现的太好了!真是名副其实的狠辣!”茗儿崇拜地看着自己家的小姐,以前都是她们被人欺负得惨兮兮的,现在终于翻身做主人了。

    “那就好!”苏小北刚要松一口气,后背突然传来一股巨力,她和茗儿顺势就在地上滚了出去,扶着腰上痛处,苏小北没好气地转头就喊,“谁啊?没长眼睛啊?”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