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25章 线索初露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你哪里望着都是小白脸,放开手!”裙下女子加大力度争扎,两人不知道怎的,居然纠缠不休到了一处,接着“啪”一声轻脆的巴掌声,苏小北倒吸一口凉气。抬头一看张绣顶着一张粉面,面上一只见张绣顶着一张粉面,面上一座五指山,双眼冒火地看石榴裙女子跑远。。...

    “你哪里看着都是小白脸,放手!”石榴裙女子大力挣扎,两人不知怎的,竟然纠缠到了一处,然后“啪”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苏小北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张绣顶着一张粉面,面上一座五指山,双眼冒火地看石榴裙女子跑远。

    “还不快出来!”张绣没好气地走进来,颇有些气急败坏。拓跋明宇和苏小北闻言慢慢走出灌木丛,张绣摸着自己的脸,仍旧不服气地问苏小北:“我哪里像小白脸了?啊?”

    苏小北拼命忍笑,吭吭哧哧地话也说不清楚:“不……你……只是小白……而已……”拓跋明宇上下打量张绣一眼,那眼神赤裸裸的说着,他就是一个弱鸡!

    “哼,”张绣受到了深深的打击,指着拓跋明宇就道,“就凭你,也敢说我小白脸,也不想想,你……”拓跋明宇“啪”一声,大掌拍到张绣的嘴上,那声音听着就好疼。

    “张绣,你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以滚了。”拓跋明宇特别认真地说完,就势将张绣推向角门外,再迅速锁门。张绣在外头踢门大喊,“拓跋明宇,你好样儿的!次次都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你还有没有良心?拓跋明宇,你这无情的负心汉,你给我等着……”

    门里,苏小北和拓跋明宇早就慢慢走远了。两人回到碧落居,不到片刻就有小六进来禀告:“王爷,王妃,已经查到此人身份。”

    “是哪个院子里的?”苏小北放下茶盏问道,看那丫鬟穿着打扮,应该不是等级比较低的丫鬟才对。

    小六小心地瞄了拓跋明宇一眼,欲言又止的。拓跋明宇扯唇就道:“说!”

    小六深深埋下头,“此人乃是车站大人身边伺候的大丫鬟,名为朱玉。”

    哦,这就有意思了!又是车站?

    苏小北转头去看拓跋明宇,他面色很阴郁,见苏小北看过来,颇为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是车站!”

    苏小北挑眉气笑了,摊开双手道:“他是你的属下,当然是你说甚么就是甚么了。”说罢起身就要往屋内走,还没走一步就被拓跋明宇扣住手腕,“兴许只是凑巧,我们先调查再说。”

    语气明显比先前柔和许多,苏小北深深吸进一口气,转身对着拓跋明宇道:“好,我们先调查。但是王爷,我们丑话说在前头,若真的是车站所为,还请王爷公正以待,免得到时候我又不知怎么的,一命呜呼了!”

    拓跋明宇点点头,黑亮的眸子里,蕴藏寒流:“若真是他,本王必定不会姑息!”

    甩开拓跋明宇的手,苏小北皮笑肉不笑的,“最好是这样。”

    以前的时候,苏小北并不怎样在意车站。只觉得此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容易被人摆布。车站厌恶苏小北,就是觉得她配不上自己家的王爷,所以处处对她刁难。

    这些,苏小北也没真正往心里去过。车站给她一拳,她就还他一棒子。闹来闹去的,也从没动过甚么杀心。况且在苏小北看来,车站只是忠心为主而已,就是方法有点问题。管得太宽了,拓跋明宇只是他的王爷,又不是他爹,干甚么连娶哪个当老婆他都要管。

    到如今,她的小命都差点丢了,还怎么当成普通打闹。既然知道了对手是谁,苏小北就不会再坐以待毙了。

    接下来的数日里,苏小北从拓跋明宇那里要来了几个身份干净的丫鬟,塞进车站的院子里,秘密监视了车站和那朱玉的举止。

    本以为他们会再消停一阵子,哪里想到这马上就来事儿了。

    苏小北早就养好了身上的伤,继续自己的减肥计划。这一天,苏小北运动完准备用膳,开吃之前,她习惯性得用银针探了探。有了拓跋明宇的提醒,她已经养成了处处小心谨慎的习惯。

    从不会单独走动,也不会乱吃甚么东西,吃饭之前都会试毒。一直以来,也没出现有毒的情况,哪里知道这一次竟然还真的被试出毒药来。

    看着手中渐渐变黑的银针,苏小北瞪大眼睛,旋即怒火中烧,狠狠将银针拍在桌上,“来人,给我查,都有谁碰过本王妃的膳食!”

    一语既出,满堂惊惶。

    管家将经手膳食的所有下人都压过来碧落居,一一审问,没有查出一个结果。随后管家将整个厨房的人都压过来询问,还是苏小北要来的一个小丫鬟,战战兢兢地说:“回禀王妃,奴婢看到……看到在厨房里,有人碰过王妃的膳食。”

    看向小丫鬟,苏小北招招手,面上微微带笑,生怕吓坏了对方一样:“你过来。”

    小丫鬟膝行过来,深深埋在地上行礼:“王妃。”

    “你说说,是谁碰过了本王妃的膳食了?”苏小北微微前倾,装作特别亲厚的模样。

    小丫鬟颤抖着声音,道出了那个名字:“是……是……恒丰院的……朱玉姐姐。”

    苏小北微微眯起双眼,看向管家:“管家,且随本王妃去一趟车站大人那儿?”

    管家额上滴下一滴汗,但也只能拢着袖子点头:“是,仅凭王妃吩咐。”

    随即,苏小北带着一帮子人,浩浩荡荡往车站所住的院落,恒丰院而去。

    来到屋前,苏小北也没等人开门,自己一脚踹开了门扉,门扇大力派相关墙壁又弹回来,发出老大声响。震动了躺在床榻上的车站,他怒目瞪过来,大声喝问:“苏小北,你想干甚么?”

    “我想干甚么?”苏小北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居高临下鄙视车站,“我想杀人!”

    朝小六使了一个颜色,小六立即走向屋内,抓住了朱玉。朱玉看到小六过来,就挣扎不休:“你要干甚么,放开我!”

    小六将朱玉压到苏小北面前跪下,苏小北弯腰,勾起朱玉的下巴,笑眯眯得问道:“是不是你,在本王妃的膳食里下毒?”朱玉瞪大丹凤眼,摇头矢口否认:“不,奴婢绝没有在王妃的膳食里下毒啊!”

    “哦?果真?”苏小北脸色一寒,森森道,“你要是现在承认,本王妃还能饶你一命,但要是你死不承认,被本王妃发现了端倪,到时候……”

    “苏小北!”车站从床榻上起来,扣住身边的宝剑,眼泛寒光,杀意凛凛,“你休得血口喷人!这是我恒丰院,岂容你放肆,放开她!”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