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24章 巧施美男计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这是?”小丫鬟细细地上下打量几眼,登时大睁圆滚滚的眼珠,伸出手就想抢,“哎呀,怎么在公子手里?”“诶,”张绣眼疾手慢,袖子一笼,便避过了丫鬟的抢走,“姑娘,的确你是丫鬟满面急色,低声道:“这位公子,这女子身上之物,怎好随意落到男子手里。还请公子还给奴婢,奴婢可以代为交还。”。...

    “这是?”小丫鬟细细打量一眼,顿时大睁圆滚滚的眼珠,伸手就想要抢,“哎呀,怎么在公子手里?”

    “诶,”张绣眼疾手快,袖子一笼,便躲过了丫鬟的抢夺,“姑娘,看来你是知道这巾帕失主为谁了?还请告知在下,在下也好亲手还给她。”

    丫鬟满面急色,低声道:“这位公子,这女子身上之物,怎好随意落到男子手里。还请公子还给奴婢,奴婢可以代为交还。”

    张绣桃花眼睛笑意盈盈的,只看得那小姑娘面上娇羞更甚,“姑娘,这可不行。这巾帕乃是在下捡到的,在下想要亲手交还,不知姑娘可否行个方便?”

    小丫鬟面上涨得通红,左右看看,实在急的不知所措了,脚下一下狠剁,道:“这样罢,公子请在的后角门那一处等候,到时会有人来取回这巾帕。”

    “如此,”张绣“啪”一声收回折扇,抱拳弯腰行礼。“就有劳姑娘了。”微微抬头,粲然一笑,端的是百花盛放,迷人心神。

    那丫鬟果真被迷得一愣,转眼点点头,飞也似的跑了。

    慢悠悠地行到假山下,张绣尤为得意地摇头晃脑,“如何?有我出马,那还不手到擒来。”

    这时假山里突然传来一声响,接着是一声女子惊叫,有一重物朝着张绣重重砸来。张绣赶紧抬脚往后挪了一步,就见苏小北啪一下摔在自己脚前,一瞬间他以为地面都颤动了一下,扬起灰尘无数。

    “哎哟,”苏小北爬起来,感觉自己屁股都摔麻了,她指着上头就喊,“你是想摔死我吗?痛死我了!”

    转眼,拓跋明宇轻轻落在苏小北身边,面无表情道:“太挤了,还有,明明是你自己没站稳。”苏小北控诉,“那你不会拉住我吗?”

    拓跋明宇深深看向她,扯动嘴角,道:“我拉了,没拉住。”

    场面有片刻寂静,苏小北恨不得用眼神杀死拓跋明宇!

    张绣拼命的忍住笑意,上前去扶起苏小北,邀功道:“怎么样,王妃,您给在下的任务,在下可是都完成了。”

    苏小北起来,拍拍灰尘边点头:“嗯,干的不错,不过这事还没完呢。你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的。”

    拓跋明宇和张绣齐齐一愣,没听懂:“甚么?”

    “哦,”苏小北抬头,微微一笑,“就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你约了人姑娘家,怎可不赴约?”

    张绣又是一愣,旋即眼中爆闪精光,上来就一把抓住苏小北的手,眼泪汪汪的:“好文采啊,好文采。王妃,想不到您还这般满腹经纶,实在叫在下大开眼界。过几日就有一场月然诗会,王妃您此等才华,可要随在下一同前去……”

    苏小北一愣一愣的,她缩在假山上,被张绣猛然凑上来的身材,强势壁咚了。她就随口说了一句诗……

    “闭嘴!”突然面前一亮,就见拓跋明宇阴嗖嗖地扯住张绣的后衣领,丢到了一边,“她没空!”张绣又上前扒住了拓跋明宇,叽叽歪歪个不停,“别啊,明宇。真没想到你这王妃人不可不貌相,竟然腹有诗书,这随意一句就深得我心,只道相逢恨晚……”

    苏小北已经渐渐麻木了神情,深深体味到了小六当初嫌弃的情绪。这张绣当真是脑子不太正常,而且还轴得跟二哈似的。与拓跋明宇对视一眼,两人一道往后角门走去。

    张绣一路叨叨叨的,也跟了上来。

    后角门这一处地方,都是送菜或者倒夜香的出入,平时也少有人来。

    拓跋明宇一脚踹在张绣的屁股上,把人踢到外头候着。张绣站在角门外,还想继续游说苏小北去那啥啥诗会。她和拓跋明宇都烦了,一起冷冰冰地低喝:“你闭嘴!”

    张绣啪嗒闭上嘴巴,转眼间又变回了那个翩翩张世子了。这换模式的速度,简直叫人叹为观止。还不等吐槽,苏小北就感觉腰上一紧,双脚有一瞬间离地了。

    原来是拓跋明宇把手放到她腰上,猛地往上一提。同时,他还短促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然后,苏小北侧头看拓跋明宇,深深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只得指着一边的灌木丛,道:“王爷,你快放开我,自己飞上去吧,我去那里躲躲。”

    拓跋明宇漠然地放开苏小北,改为抓住她的手腕,两人一道闪进灌木丛里,憋屈地蹲着,后面还有一个狗洞。

    苏小北默默地把视线从狗洞上移开,透过草木缝隙去看外面。

    只见府内匆匆走来一名身穿石榴红罗群的女子,那女子左右顾盼,神色有些焦急。走到角门上看见张绣,一双丹凤上翘眼睛,快速将张绣从上到下扫了一遍,也不说话。

    张绣立即绽放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笑颜,双手作揖深深下拜:“这位姑娘,来此可有何事?”

    “是你捡到了我的巾帕?”这女子恁地直接,也不像其他女子般扭捏,更是对张绣的魅力毫无反应一般,直接就问道,语气还颇有些咄咄逼人。

    张绣一愣,更是笑的欢畅,还甩开玉骨扇摇的欢畅,端的是风流倜傥,“正是在下,姑娘请看,可是这张巾帕?”说罢,慢悠悠地从袖子里扯出那罗兰色帕子。

    话音才落,那女子突然变成了一道火红光影,极快速地上前,一把扯走了张绣手上的帕子,拿到手后转身就准备走人。

    被女子快速的反应弄蒙了,张绣这时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嘴里道:“这位姑娘,好歹也是在下捡到这巾帕,姑娘怎好就这么一走了之,在下还不知姑娘芳名为何呢?”

    那女子被抓住手腕,顿时回头怒瞪张绣,眼中满是诚然的厌恶,樱唇小嘴里更是怒斥:“你这小白脸,还不快放手!”

    一语惊人!

    苏小北很确定自己从拓跋明宇那里听到了闷笑声。

    再看张绣,一张俊脸笑容摇摇欲坠,似乎不可置信自己听到了甚么:“姑娘,何故出言辱骂在下?而且,在下这般容姿,又怎么会与小白脸有干系?”

    “你到底放不放手?”女子满脸厌恶,那神态就像抓着自己的是一条恶心的肉虫一般,这般嫌恶深深刺激到了张绣,他傲然屹立,“姑娘,你定要给在下一个说法,在下到底哪里像小白脸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