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23章 公子张绣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一看小五这反应,苏小北就很奇怪了,“这张绣是谁?”还能让一向憨实很老实的小五这般不很愿意。“你不认识了他?”拓跋明宇倒有些吃惊了,望着苏小北。别我以为戴着面具,她就不明白“你不认识他?”拓跋明宇倒有些惊讶了,望着苏小北。别以为戴着面具,她就不知道他在挑眉。。...

    一看小六这反应,苏小北就奇怪了,“这张绣是谁?”还能让向来憨厚老实的小六这般不乐意。

    “你不认识他?”拓跋明宇倒有些惊讶了,望着苏小北。别以为戴着面具,她就不知道他在挑眉。

    “我为什么要认识他?”苏小北退后一点,特别一本正经道,“王爷,我可是正经人家的大家闺秀,外头的男子我又怎会认得呢。”

    拓跋明宇原本冷然的气息顿时消融不少,竟然开了尊口,亲自为苏小北普及常识。

    原来这张绣,乃是永定侯世子,人称玄国第一才子。为人最是喜欢吟诗作赋,出入风雅之所。并且此人还生的端的是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可以说,他算的上是玄国所有未婚女子的梦中情人,欲嫁郎君。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让小六极为厌恶。这些从他黑着一张脸,带回来一位身着深红华服的男子时,就让苏小北深深地感受到了。

    “王爷,王妃,张公子来了。”小六毕恭毕敬地弯腰行礼,却突然猛地往外窜了数丈,一张脸镗黑红黑红的十分难看,且大眼怒瞪笑眯眯的张绣,“张世子,还请自重。”

    场面顿时有些寂静,苏小北全程都是蒙的,怎么了这是?倒是拓跋明宇仿佛早就司空见惯般,挥手让小六退下。

    “那属下先行告退。”小六临走之前,还狠狠瞪了张绣一眼,张绣仍是笑盈盈的,对小六亲热道,“待会儿忙完了,本世子就去找你啊。”

    小六浑身一僵,转眼便走得飞快。等小六走得没影儿了,张绣才转身对着拓跋明宇和苏小北盈盈一拜:“在下张绣,见过王爷和王妃。”

    苏小北反应过来,开始起身围着张绣,细细打量。张绣这厮很淡定,见苏小北的举止,也不意外,就站着怡然自得扇扇子,任君打量。

    只见张绣身量与小六一般,或许没有拓跋明宇强壮有力,倒也显得清逸风流。一身深红华服,上面绣着抱团金丝菊花纹,手上一屏九只玉骨纸扇,一头乌黑墨发,半数垂下,半数扎起,头戴紫荆束冠,两鬓垂丝,一张桃花面,白里透红,弯弯眉眼笑起来叫人如沐春风,恍若朝阳。

    “嗯……”苏小北围着打了两个圈儿,各种品评在心里翻滚,不过看对方是个陌生人,她也没敢真说出来,更不敢上手摸了。

    不过张绣倒是觉得有意思,他见苏小北摇头晃脑的,面上顿时更显三分笑意,一出口就问道:“王妃所见,可还称心意?”

    苏小北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是个偏偏公子哥。”张绣顿时傲然了一下,还抱拳谦让,“不敢不敢,承蒙王妃谬赞了。”

    挥挥手,苏小北不给他来那些虚的,直接就问:“你会调戏女孩吗?”这话倒是把人问愣了,见张绣不回答,苏小北直接指使,“你就先来调戏调戏我,我先看看你功底如何。”

    哑然半晌,张绣正准备说话,突然拓跋明宇一阵咳嗽。张绣止了话头,戏谑地扫了拓跋明宇一眼,转而问苏小北,“不知王妃缘何有此要求啊?”

    “实不相瞒,本王妃需要一个美貌公子,办一些事情,你的条件正好符合,所以才寻你来了。”苏小北看他是拓跋明宇召来的,理应不是甚么不能说的外人,所以直接就表明原因。

    张绣听了,顿时神情古怪,也不知怎么的就问:“王妃要美貌公子,怎不让王爷来办?”苏小北毫不客气地翻了一个白眼,一语中的,“他生的丑,本王妃看不上。”

    拓跋明宇一僵,张绣看了顿时哈哈大笑,他笑的太厉害,最后都坐到拓跋明宇身边,趴着桌子还在笑,一双桃花眼中泪花子都要流出来了。

    “有趣,实在有趣。”苏小北早就看出来张绣对拓跋明宇的态度很放松,一点也没有恭敬之色,而拓跋明宇也不介意,任由张绣巴在自己肩上,笑的花枝乱颤。

    好不容易笑完了,张绣正襟危坐,问道:“既然在下有此等荣幸,得了王妃的青眼,这个忙我是怎么样都得帮的。说罢,王妃想要在下办甚么事情呢?”

    扯起嘴角一笑,苏小北毫不见外地拍上张绣的肩膀,道:“安心,不难的,就是要你去勾搭几个软妹纸。”

    “软……妹纸?”张绣学了个十足,但是没听懂。

    “哦,就是姑娘家,办得成吗?”

    张绣嫣然一笑,“唰”一声打开折扇,“没问题,就包在我身上。”苏小北嘿嘿一笑,凑近了与张绣一阵叽叽喳喳。

    正是暮春的时候,阳光有些微浓烈,洒下辉光让满园草木葳蕤。微风徐徐,好似婴儿面,柔柔拂过面颊,好不舒爽。

    王府后院东南的沁芳园子里,此时正翩然走着一个面目俊秀的锦华公子,那公子面带春风,眼含春意,看着人盈盈一笑,几乎要把人暖的融化了。

    来来往往的丫鬟侍女,看见这漫游花园的身影,顿时连脚下的动作都慢下来了。不用多少时候,本就没有多少人的园子,来往出现的女子变得多了起来。

    这时,一名梳着两角圆髻的豆蔻女子,粉着面目从张绣面前而来,准备擦身而过。见到张绣,女子弯腰福身,正准备继续走下去。却被张绣一声“姑娘慢走”给叫住了。

    “公子……您是在唤奴婢?”小姑娘停下左右看看,才指着自己问。

    张绣摇着扇子,笑盈盈点头:“正是,在下鲁莽,出言唤的姑娘。”

    正面受到张绣师奶杀手牌笑脸冲击,小姑娘几乎没撑过一息,就完全沦陷了。低着头,娇羞着问:“不知公子喊奴婢,所为何事?”

    张绣一着得逞,十分隐晦得意地向一处假山里看了一眼,才低头对小姑娘道:“实不相瞒,在下在游园的时候,捡到了一样物事,故而想请姑娘帮在下一个忙,寻得失物之主。”

    “是……是甚么?”小姑娘揪着巾帕,脸羞得通红。

    张绣再次微微一笑,从袖子里露出一点罗兰色,“姑娘且看,就是这一方巾帕,上头还绣着鸢尾花。敢问姑娘可认得,这是哪位姐姐的失物。”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