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20章 出得王府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拓跋明宇吃中饭膳,再次回书房办公。一个时辰以后,他就怔怔了。始终望着他反应时的管家见此,立刻送上一杯参茶,“王爷,倒不如先短暂休息一下,再再次?”“嗯,”慢条斯理地“嗯,”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盏,拓跋明宇动作娴雅地浮茶,突然就问,“管家,可知一种唤紫苏的茶叶?”。...

    拓跋明宇吃过午膳,重新回到书房办公。一个时辰以后,他开始出神了。一直看着他反应的管家见状,立即送上一杯参茶,“王爷,不如先休息一下,再继续?”

    “嗯,”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盏,拓跋明宇动作娴雅地浮茶,突然就问,“管家,可知一种唤紫苏的茶叶?”

    管家有些懵然,低头苦思冥想后摇头,“王爷,奴才确是没有听过有这种茶。如若王爷想喝,奴才立即派人去寻来。”

    摇摇头,拓跋明宇轻轻一笑,终日如冰雪覆盖的双眼都化成春水,身上凛冽的凶煞之气,也在这春风和煦的一笑之下,消解不少。

    “不必了,本王若是想喝,可去王妃那里。”

    “是,王爷与王妃琴瑟和鸣,真是羡煞旁人啊。”管家小心翼翼地打量拓跋明宇的神色,见拓跋明宇只是勾着嘴角笑意,竟然没有出言拒绝,也无厌恶情绪,他心底里便是一惊,难道王爷果真……

    “管家,我们王府名下,可有甚么产业?”拓跋明宇突然放下杯盏,极为认真地看向管家。

    拓跋明宇平素里从不管这些的,王府名下的产业理应由王府女主人打理。但因前头几任王妃,都是过门不久就死了,都没来得及接下这打理的任务。因而,至今为止都是有管家亲自打理。

    “回王爷,咱们王府名下的产业众多,粗粗说来有……”不论拓跋明宇为何突然问起这个,管家都尽职尽责地一一报上去。

    拓跋明宇静静地听着,时不时点头回应。临了开口:“看来我们王府名下产业,还颇为丰厚。”管家笑逐颜开,“王爷,奴才接受了这事,自然是苦心经营,好充实咱们王府的实力。”

    “嗯,”拓跋明宇微微满意地点头赞许,“你办的很好。这些产业,你造个册子,一一报上来,本王有用。”

    虽然很想问王爷到底干甚么用,但管家还是只弯腰行礼,“是,奴才知晓了。”

    这时,外头突然有人敲门。管家立即前去开门,放小六进来。

    见是苏小北身边的小六,拓跋明宇便沉下脸色,一眼扫过来,“出甚么事了?”小六已经是苏小北的暗卫,若是没有重大事情,小六是不被允许离开苏小北身边的。

    小六刚硬憨厚的脸镗浮上惭愧之色,抱拳下跪道:“启禀王爷,王妃方才落水了。”

    “甚么?”拓跋明宇纹丝不动,可面色已经越发阴沉,凌厉的眼神就跟刀子似的,刮向小六,“到底怎么回事?”

    小六伟岸的身躯一震,旋即回道:“午膳后,王妃去王府后院寻找适宜种植之地,在途经东南角沁芳园时,被人推落水中。索性属下及时救起,所以王妃并无大碍。但因为山石掩映,属下未能及时发觉王妃溺水,也未能发现歹人行踪,实乃属下失职,还请王爷责罚。”

    这小六真是个顶顶实诚的性子,竟是毫无隐瞒地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倒是管家担忧的浑身冒汗,瞄一眼拓跋明宇仿佛就要实质化的冰寒之气,顿时上前就求情,“王爷,幸亏小六及时发觉,不然王妃娘娘就……还请王爷开恩,如果小六受伤,必然不能再好好保护王妃安全不是?”

    熟悉拓跋明宇的人都该知道,这位战神定下的铁则一旦被撼动,那惩罚将是如何雷霆。

    突然,拓跋明宇扫向管家,眼光凌凌如寒刃,冷冷一笑道:“管家,本王的王府中竟然有胆敢谋害王妃之人。这府中风纪,竟是如此不堪吗?”

    一番话轻飘飘的,但在管家听来犹如惊雷炸响,他汗如雨下地叩首认罪,“是奴才失职,是奴才失职。奴才必定好好整顿,将胆敢谋害王妃的犯人揪出来……”

    站起身,拓跋明宇挥手,“好了,你自去查清真相。”说完抬步往外走,步履比之往日急切。小六起身,同样跟在他身后离去。

    徒留管家一人,瘫软在地,擦下一头冷汗。

    拓跋明宇直奔碧落居的时候,苏小北方沐浴出来,她一脚跨出木桶,出来拿衣服穿。茗儿去煎姜茶给她驱寒了,内室里只有她一个人。哪里知道拓跋明宇心急,竟然直直闯进来。

    两人突然一个照面,双双惊呆当场。拓跋明宇眼神不可控制地往下,苏小北立即用手里的衣裳把自己包裹严实,嘴里奔出惊人的尖叫。

    “啊,你看甚么看,出去,出去啊!”苏小北已经蹲下来,拼命让拓跋明宇滚蛋。拓跋明宇倒是挺淡定的,他摸摸鼻子,特别平静地道:“本王甚么也没瞧见。”

    苏小北悲愤莫名地瞪着他,拓跋明宇以为她不信,还特别认真的强调:“真的,重要的都没瞧见。”那甚么是不重要的!

    “滚!出!去!”苏小北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吐出来。拓跋明宇抬头看着天,转身乖乖出去了。

    等苏小北收拾好自己出来,顶着一张殷红的脸蛋,瞪向屋中淡定喝茶的某位,“你怎么又来了?”

    “本王听闻你落水,就来看看。”拓跋明宇放下杯子,仔细打量了她一眼,推推桌上冒着热气的姜汤,“趁热喝,免得受风寒,还传染给本王。”

    苏小北奔过来一把端起姜汤喝个底朝天,咚一声放下,没好气道:“我要是风寒了,你就回自己屋里睡。”省的在她面前碍眼的很。

    “知道是谁推你落水吗?”拓跋明宇敲敲桌面,问道。苏小北翻一个白眼,“不知道,还在查。”

    “你要自己查?”

    苏小北粉拳锤桌,咬牙切齿:“当然要自己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都要杀了她了,还能不还手?

    “你想怎么查?”

    “怎么?”苏小北没好气地瞟拓跋明宇一眼,“你这么关心做甚么?”

    拓跋明宇一愣,旋即咳嗽两声,缓缓道:“你毕竟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还说过必定护你周全。而王府之中,竟然还有如此胆大包天之人,行这般任意妄为之事。此等风气,绝对不能助长!”

    扯扯嘴角,苏小北皮笑肉不笑:“你们王府的风气确实不怎么样。”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