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16章 钻到钱眼儿里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茗儿正拨弄胭脂,听见苏小北这么一问,就呆住了,“小姐,您问这些做甚么?”“你别管,你就先说,我们手上有多少钱吧?”苏小北有点儿急,一想起自己是个穷光蛋,她就想“小姐,还在相府里的时候,我们每个月的例银都被克扣了。别的小姐一个月也有十两,到小姐您这里就只能得一半。奴婢们本来一个月也有二两,但是奴婢却只有一两。我们省吃俭用下来,一年也攒了几十两呢。再加上夫人留下来的,奴婢算算。”。...

    茗儿正在摆弄胭脂,听到苏小北这么一问,就愣住了,“小姐,您问这些做甚么?”

    “你别管,你就说说,我们手上有多少钱吧?”苏小北有点急,一想到自己就是个穷光蛋,她就想流泪。

    “小姐,还在相府里的时候,我们每个月的例银都被克扣了。别的小姐一个月也有十两,到小姐您这里就只能得一半。奴婢们本来一个月也有二两,但是奴婢却只有一两。我们省吃俭用下来,一年也攒了几十两呢。再加上夫人留下来的,奴婢算算。”

    茗儿转眼变成一个贤惠的管家婆,噼里啪啦一顿说,只把苏小北说的火起!相府那些人竟然连例银也扣,这么看来,她们手上也不会有多少钱了!

    掰了一顿手指头,茗儿笑盈盈的欢欣鼓舞道:“小姐,我们现在也有三百两银子了呢,我去拿来给您看看。”

    说完蹬蹬跑到梳妆台前,拉开最里的抽屉,再小心翼翼地从贴身的荷包里倒出一把小钥匙,打开里面拿出来的一个红木盒子,里面半箱子碎银,再加上两张一百两的银票。

    把一箱子碎银捧给苏小北看,茗儿欣喜地说:“快看,小姐,我们存了这么多呢。”

    苏小北一阵绝望加心酸,小手搭在茗儿瘦弱的肩膀上,语气悲戚:“茗儿,我们真的好穷!这样下去,以后我们会活活饿死的!”

    “啊?”茗儿拼命举起手里的银子,“可是小姐,我们有这么多银子呢,您看……”

    一把将盒子拿走,放到桌子上,苏小北开始语重心长地教导:“茗儿,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代,就这么几百两,还不够别人吃一顿酒席的钱。所以啊,我们需要很多很多钱,不然我们怎么无忧无虑,怎么任意妄为,又怎么装逼怎么飞呢?”

    茗儿不明所以,一愣一愣的,“啊?”她家小姐到底在说甚么?

    “可是,我们怎么弄来很多很多钱呢?”茗儿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苏小北慢慢皱紧眉头,开始思考。

    突然灵光一闪,她勾唇一笑:“我好歹是皇上赐婚,又是堂堂相府小姐,不可能会没有嫁妆吧?”

    茗儿呆了一下,旋即连连摆手:“不,不,不,小姐。那是您嫁过来的嫁妆,是不能动的。”

    苏小北笑着起身:“茗儿,你乖,带我去看看。”

    茗儿突然觉得自家小姐笑的很可怕,只能缩着肩膀,乖乖点头带路。

    嫁妆就放在碧落居的西厢房,茗儿迫于淫威,掏出钥匙开门,入眼就是一地的红木箱子,看着有二十个之多,上面还结着红绸。苏小北瘸着腿,兴奋地奔进去,打开最近的一个箱子,入眼却是一箱书籍,最上面躺着的还是女则!

    原本兴奋的表情风化在脸上,苏小北连续开了数个箱子,好家伙,书籍就占了四箱,文房四宝还能占四箱,绸缎丝线幔帐又占四箱。这就十二箱了!

    “呼,”苏小北原地深深呼吸,就怕自己气晕过去,“茗儿,快,把所有箱子都打开。”

    茗儿听命,把所有箱子都打开来看,只见剩下的八个箱子里,各种兽皮毛氅占四箱,瓷器明珠珊瑚珠串占四箱。

    “总算有点值钱东西了。”苏小北两眼放光,狼扑上去,翻开毛氅就往身上比着看,油光华亮,品相还行。再看瓷器珠宝,她一样一样看过去,心里算盘打得飞快,“这些都能卖个甚么价钱呢?”

    “小姐,这些都是您的嫁妆,您是不能卖的啊!”茗儿拼命拦在箱子面前,特别义正言辞。苏小北都不搭理她,在箱子里一阵翻腾,最后居然看见了一粒滚圆的夜明珠。

    把夜明珠抓在手里,用毛氅盖起来看,竟然真的大放光明,她不禁喜不自胜:“嘿嘿嘿,找到好东西了,这可值老鼻子钱了。”

    “小姐,不要啊。”茗儿还想劝阻苏小北,苏小北忙着挑选,头也不抬,“甚么不要。这些东西要带走也得要马车罢,马车要钱买罢,所以,我们先卖一点,换一点钱周转周转,等我们以后挣大钱了,我们再赎回来不就成了。”

    其实,她都根本没想过赎回来。这些是嫁妆,看着她心里会犯堵的,不如换点钱来花花,比放在箱子里发霉不知实在几多倍。

    挑一件黑皮大氅披在身上,左手抓一把珊瑚珠串,右手拿了一个顺眼的青花瓷瓶子,“这次先挑这几件,我们去试试行情如何。”

    茗儿急的拉住苏小北,不停摇头,“小姐,不行啊。要是被老爷知道了,您会被打死的。”苏小北不屑一顾,“我都出嫁了,正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现在这些东西,我要怎么处理都是我的自由。好了茗儿,还不快松手?”

    两人拉拉扯扯,苏小北执意往外走,茗儿拼死不从。

    突然一声呵斥,声音响得两人浑身一抖。

    “你们在做甚么?”

    “啪嚓”一声脆响,然后是苏小北响彻王府的尖叫声。

    “啊,我的嫁妆!”

    “王爷!”

    拓跋明宇扫视屋内一眼,再看苏小北肥胖的身躯上挂着大氅,手上挂着珊瑚珠串的可笑形容。

    苏小北不可置信地盯着地上碎成一地渣渣的青花瓷瓶,这可都是钱啊,她的钱啊!

    一股怒火奔腾而起,苏小北不管不顾地冲上前,一把揪住了拓跋明宇的领子,恶狠狠地咬牙切齿道:“你还我钱!你还我钱!你还我钱!”

    当然,拓跋明宇纹丝不动。他低头,微微眯起黑眸,顿时一股冷气蔓延,苏小北当场就有点瑟缩了,但是想到自己的钱,她又狠狠揪了一把,“你看甚么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害我打碎了花瓶,你给我赔!”

    “松手。”拓跋明宇薄唇轻启,“你这青花瓷瓶乃是赝品,根本不值钱。”

    宛若雷劈!

    趁着苏小北手松开一点,拓跋明宇脚下移动,躲开了她的束缚。

    “你胡说!”反应过来,苏小北指着拓跋明宇怒斥,“你别想忽悠我,说这花瓶是赝品,就想赖账不还!”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