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

作者:安勒 | 恐怖惊悚

收藏

  一不小心再次穿越到了花轿里,唏哩哗啦塌地嫁给了一个恶鬼王爷,自此以后,苏小北的生活重新开启了新篇章。斗完姐姐斗姨娘,斗完姨娘斗婆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苏小北的戏,那是一阳光明媚得刺眼,她正想让这儿的人停下,却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都穿着古代的衣裳?。

第12章 小肚鸡肠的武将_肥女重生:拐个王爷做相公_ 苏小北, 拓拔明宇

    走后拓跋明宇,苏小北本想睡个回笼资金觉,但是赖了老半天,竟然突然睡不着了。憋闷地房门被子站起身,她最终决定但是来个早锻炼吧。往来丫鬟小厮看见了,边会觉得很奇怪,边又会觉得荒唐的荒谬来往丫鬟小厮看见,一边觉得奇怪,一边又觉得荒唐可笑,所以都远远看着,指指点点,嘴里嬉笑。。...

    送走拓跋明宇,苏小北本想睡个回笼觉,可是赖了半天,居然突然睡不着了。气闷地推开被子起身,她决定还是来个晨练吧。

    来往丫鬟小厮看见,一边觉得奇怪,一边又觉得荒唐可笑,所以都远远看着,指指点点,嘴里嬉笑。

    “看那个,咱们的胖王妃这是在做甚么呢?”

    “谁知道,看那身油,我要是长在身上,铁定是不想活了。”

    苏小北对这些议论指点,视若罔闻,心里其实气得牙痒痒。怎么的,她再怎么胖,也还是王府正派的王妃,哪里能容这些下人放肆嚼舌根了,都活腻歪了罢!

    你们都给我等着!

    她咬牙,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王府的西侧。

    西侧有一座很大的练功场地,拓跋明宇是战功彪炳的王爷,手下很多神勇武将,有些武将会来王府借用练武场,锻炼武艺。

    这不,车站正在练武场上,把长枪舞得虎虎生风,姿态颇为潇洒刚硬。远处几名丫鬟,偷偷躲在山石间往这边偷看,面上飞霞,分明是个思春的娇态。

    说起来这车站除了脑子蠢笨些,长相身材倒还是不错的,一点也不娘气,看起来就是那种很可靠很英武的男子。

    所以,也不怪这些府中丫鬟怀春。苏小北看见这些丫头的模样,在心里腹诽道。她没看路,所以没瞧见车站也看见了她。

    不仅如此,车站还将手中的长枪舞得更厉害,最后装作失手一般,呼一下子就飞了出去。

    苏小北在现代练过武,反应本身就比较灵敏,她不用回头就感觉到一道劲风迎面而来,身体反应快于大脑反应,她就地一滚,躲过了长枪。

    那枪“叮”一声没入了土地,竟是一点也没留手。

    他是想杀了我吗?

    瞪着那不停颤动的长枪,苏小北心里先是后怕,最后是愤怒。

    “唰”一声站起来,指着车站就大吼:“车!站!你想干甚么?你想杀了本王妃吗?”

    车站一脸无谓地走过来,手用力往上一拔,抽出长枪,只留地上一个深深的洞。他特别不屑地瞥苏小北一眼,道:“就你那身肉,我都怕扎不穿。就算扎穿了,我还怕沾了肥油。”

    说完冷哼一声,又回去练功。徒留苏小北在原地,气得浑身肥肉乱颤。

    “好……好……你给我等着!”她在心里默默给车站又记了一笔,发誓以后一定会加倍讨回来。

    转身,继续跑圈儿,即使累的半死了,她也咬牙坚持下来。不就是胖了?肥婆怎么了,就该处处遭人嫌弃,遭人辱骂吗?

    既然如此,她就偏要减下来,让这帮智障看看,甚么叫做逆袭!

    回到自己屋里,沐浴更衣出来,茗儿已经将桌上摆满了好吃的。苏小北坐下,茗儿就递过来碗筷。盯着这满桌佳肴,再看看自己满身肥肉。

    苏小北重重咽了一口口水,然后轻轻用筷子挑了几根青菜,喝了半碗粥,就放下碗筷,吩咐:“快拿走!快拿走!”

    茗儿一愣,“小姐,您不吃了?”苏小北点头,茗儿惊得瞪大眼睛,“可是小姐,您以前都会吃完的!”

    甚么?这么多?看看这满桌子东西,难怪原主会胖成这副德行。

    “茗儿,从今往后,你小姐我,要走上貌美如花艳压天下无敌手的巅峰之路,所以,这些都不要再送来,我不吃那么多!记得了!”苏小北指点江山一样,指着桌子上的东西,让茗儿撤下,以后也别拿来了。

    茗儿不明所以,只能点头:“哦,哦,知道了。”

    等茗儿将东西送出去,再回来就发现自己家的小姐,又不知道怎么了,站在屋子里蹦蹦跳跳的,又是扭腰又是摆臀,还不停地在嘴里喊着甚么,“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

    “小……小姐……你……你怎么了?”茗儿吓得连舌头都打结,话也说不利索了。

    “哦,我这是在做健美操呢。”苏小北身上不停,肥肉乱甩,气喘吁吁地回答了茗儿的问题。

    “甚么是健美操啊?”茗儿不是很明白,“就是做了会让你家小姐变美的操。”

    茗儿点点头,“哦……哦。”其实她还是不懂……

    用过午膳后,伺候苏小北睡午觉,等过了半个时辰,茗儿听见屋里有声音,边进来查看自家小姐是不是醒了,接过看见苏小北在地上,把自己的手脚拼命地掰成奇怪的形状,手脚全部都缠在一起。

    这可吓坏了茗儿,手上的水盆掉到地上,哐啷直响。

    “小姐……小姐您怎么了?”

    “哦,没事儿,我正在做瑜伽呢。”想想茗儿肯定不懂,加了一句,“就是做了,会让你家小姐我的身材,变得苗条美好的东西。”

    茗儿不明觉厉,从此往后,对于苏小北所做的任何怪异举动都不会觉得惊吓了。只不过,她没被吓着,倒是吓着了别人。

    晚上苏小北独自坐在梳妆台前捣鼓,门突然被拍响,苏小北也没多想,仰着头就去开门,人还没看清楚呢,当面就刮过来劲风。

    再一次感谢自己的运动神经,苏小北迅速往地上一坐,躲过了拓跋明宇出手的拳头。

    “拓跋明宇,你想打死我,还是想毁我容?”苏小北蹦起来指着对方喝道,脸上绿油油的黄瓜片掉了一地,还有一张垮下来,被她手快接住,塞嘴里开始嚼吧嚼吧。

    拓跋明宇看着苏小北,半天没回过神。

    当头看见一个满眼绿色物事从门里探出头,他还以为是个妖怪之类的,心里一惊的同时,拳头就飞出去了。这一下要是打上去,还不打碎苏小北满口白牙。

    “你,这是干甚么?”那贴在脸上的绿东西,看起来怎么那么像胡瓜?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