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帝少偏宠重生妻

作者:抠脚御姐九 | 生活都市

收藏

  前生,她懦弱,一门心思为善,却换得地狱般的创痛;重返少女之时,前生欺她者,必要性如数奉还;这一世,她只要你巅峰。他是神秘的王者,贵气凛寒,却总在她面前刷不存在感。萧唯神智迅速回笼,陡然睁开了眼睛。。

第27章 被陷害_帝少偏宠重生妻_ 萧唯, 黎霆君

    “怎么,想讹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萧唯眉头微皱,很是非常不满。“你……这个也没必要性吗?”“是,你女儿眼睛的伤口,再不去大医院检查,怕是就得完全康复了。”“我不跟你这个坏“你……这个没有必要吗?”。...

    “怎么,想讹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萧唯眉头微皱,很是不满。

    “你……这个没有必要吗?”

    “是,你女儿眼睛的伤口,再不去大医院检查,恐怕就要痊愈了。”

    “我不跟你这个坏孩子讲,等你爸爸来,唉,没亲妈教就是不行。”

    原本还在忍着的萧唯听到罗母这么一说,直接触碰到了底线。

    “我的事情我可以做主,你女儿的伤,我半毛钱都不会付,随意污蔑他人,也是犯法的。”

    萧唯走近罗清清,低声道,“真的想陷害我,那也得舍得对自己下重手啊,就这个,嘁!”

    说着,萧唯扭头就要走,手臂被罗母给拉住了。

    陡然回眸,一双放着寒光的眼睛盯着她,“你女儿自己划伤的,让我负责,怎么,让我以身相许?”

    罗母显然也被萧唯的眼神给吓着了,说话的语气都弱了好几个度,“胡说,我女儿怎么会这么伤害自己,一定是你逼她的。”

    “如果我真的想伤她,只会直接戳瞎她。”

    萧唯冷笑道,“她没有证据,在课上胡说我抄袭他人试卷,被澄清清白,心有不甘,找人洗手间堵我,只可惜,恶人恶报。”

    “我不相信我女儿会这么做。”

    班主任上前拦住了萧唯,“罗清清同学一向老实,老师觉得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就一定是我做的吗?”萧唯星眸一凛,“老师,您这是觉得您做到了公平了,是吗?”

    “我……”

    “既然做不到公平,就要讲究证据,这年代,凡事要讲证据,不是吗?”

    萧唯没有直接离开医护室,刘烨雯这个老师,将来还为她,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所以她没有太让她为难。

    一些话,适可而止即可。

    等罗清清处理好伤口,一行人回到了教师办公楼的主任室里等候。

    萧永堂匆匆赶了来,一见到萧唯就想打她,他向来最爱面子。

    萧唯感到非常无语,见他跟头野兽一样的扑上来,侧身,脚下一拦,直接就让他来了一个大踉跄,扑倒在了办公桌上。

    声响把其他正在备课的老师的目光引来了,萧永堂不得不收敛,但看向萧唯的眼神仍然恶毒。

    人到齐。

    刘烨雯开始开解,罗母自以为自己占着上风,作为受害者的母亲,言辞非常犀利。

    萧永堂一直垂着头,对他来说,女儿做出这种事情来,他一张脸已经没有了。

    见他一直对着罗母道歉,再看罗清清一脸嘚瑟的模样,萧唯的拳头就一直紧紧攥着。

    “你何必这么跟她们道歉?”萧唯实在看不下去。

    “你给我住口。”萧永堂直接吼着萧唯。

    “她自己划伤自己,来这儿陷害我,你就觉得失面子了,上次,萧玥,被人冤枉,你请了律师,为她辩护。”

    “怎么到了我这里,就直接是我的错了?”

    萧唯心底里恨着萧永堂,归根到底,不也是他从未把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

    萧永堂咬着牙,指着萧唯,狠声道,“你这逆女。”

    萧唯狠狠地剜了一眼罗清清,这一记眼神恰好撞进眼角带着笑的罗清清眼中。

    笑容瞬间就凝固了,周身感到一股冷意,赶紧别过了头。

    回到家,萧唯径直上楼。

    萧永堂砰的一声拍打着桌子,将后头准备进门的萧睿和萧玥吓了一跳。

    萧睿一脸看戏的模样,萧玥脸上虽然抱着单纯无暇心疼妹妹的神情,但眼底微微带的冷意,丝毫掩盖不住了。

    “退学,明天我就给你退学。”

    “你凭什么?”萧唯回过头来,盯着萧永堂,“你有什么权利?”

    “居然在学校伤人,原来你虽然穿着暴露,举止粗俗,却没伤人,今天你做了什么好事你自己清楚。”

    萧永堂此刻的怒火已经不可抑制,今天他这张脸,这份尊严已经被萧唯给毁了。

    “懒得跟你再废话。”

    “唯唯,是不是你和那个同学有矛盾,有什么矛盾不可以说出来呢,说出来再去解决嘛。”

    萧玥声音温柔,一副安慰人的正义模样。

    “我的事你别来插嘴。”

    “你怎么说话的,玥玥都是为了你好,她是你姐姐。”

    萧唯直接翻了一个大白眼,她这一天天的碰的都是什么东西。

    “道歉,听到没有。”

    蒋姚菲一直在安抚着萧永堂,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也是让萧唯看着磕得慌。

    “我告诉你,如果你敢给我退学,这个家里的家产,你就会知道,会发生什么变化。”

    萧永堂瞬间语塞,“你……”

    “可以试试?”

    萧唯一张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转身回了房间。

    萧唯永堂手还保持着指萧唯的动作,但嘴巴张张合合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次日。

    萧唯如往日一样上学,一到班上,就听到各种闲言碎语。

    “原来那天老师叫她出去,是为了跟罗清清道歉。”

    “好像没有道歉哦,听说,罗清清妈妈可气了。”

    “也是,萧唯成绩变好了,哪里会承认?”

    “你别乱说,罗清清是到底谁伤的可不能乱说……”

    “咱们班上,敢和她杠上的不就是萧唯一个吗?”

    “嗯,好像说的也是哦!”

    “……”

    从教室门口走到自己桌子的这段路,他们说话的声音即使说得很低。

    但是忽略了,萧唯现在可不是原来的萧唯,她凭着强大的精神力,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一路听下来,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在为罗清清说话,萧唯有些纳闷,看来,原来的自己在她们印象中,这么不良。

    不良归不良,萧唯自认为自己也没有做过对不起人的事,当初那是有多愚蠢,才会那么折腾自己。

    为曾经的自己一阵默哀之后,萧唯放下了书包,在自己座位处坐了下来。

    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座位上,正装着一脸委屈的罗清清。

    萧唯觉得有点像吐,越来越有萧玥的影子,足够做作。

    上课的时候,不管是哪科的老师,目光都会被这所谓的害人者和被害者吸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