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帝少偏宠重生妻

作者:抠脚御姐九 | 生活都市

收藏

  前生,她懦弱,一门心思为善,却换得地狱般的创痛;重返少女之时,前生欺她者,必要性如数奉还;这一世,她只要你巅峰。他是神秘的王者,贵气凛寒,却总在她面前刷不存在感。萧唯神智迅速回笼,陡然睁开了眼睛。。

第20章 我送你了_帝少偏宠重生妻_ 萧唯, 黎霆君

    虽然三十万看出来是很多也没错,虽然对于她想做的事,但是少了点。十多分钟后,萧唯再度意外发现了两块翡翠。这块毛料看出来灰不溜秋的,一点儿都不醒目,被扔在了最角落里。十多分钟后,萧唯再次发现了一块翡翠。。...

    虽然三十万看起来是很多没有错,但是对于她想要做的事,还是少了点。

    十多分钟后,萧唯再次发现了一块翡翠。

    这块毛料看起来灰不溜秋的,一点儿都不显眼,被扔在了最角落里。

    只有两个成年人合起来的巴掌大小。

    然而没有人能想到,外表如此其貌不扬的它,里面藏着极其耀眼的红色。

    那红色艳丽的如同公鸡顶上的红冠,鲜艳亮丽的散发着属于它的光芒,绚丽而夺目。

    而且种水极其均匀,没有丝毫过渡的颜色,色正不邪。

    红为翡,绿为翠。

    眼前的这毛料里的翡翠,正是极其难见的极品红翡。

    萧唯也为之颤动了一下心神。

    实在是太漂亮了,那晶莹剔透的仿佛在流动的血色,那均匀得毫无杂色的种水……

    这还是一块极品的玻璃种红翡。

    然,最可惜的,是这块极品玻璃种红翡,只有拳头大小,只能做玉佩和吊坠。

    估价约莫只有几百万。

    若是这块红翡的个头有刚才出的豆青种翡翠那么大,那么上亿也不是问题。

    萧唯指着这红翡旁边的一块废料道:“这个毛料要多少钱?”

    大抵是她刚赌涨了一块的缘故,老贺很是热情的说道:“这块毛料和刚才的那块,出自同一个老坑种,我也不和你砍价了,六千。”

    这块毛料的表现并没有刚才的好,所以老贺也将价钱压低了一点。

    萧唯点头,随意的问道:“那旁边这块呢?”

    “旁边的?”老贺看向那块黑不溜秋的石头,脸上维持的笑容差点没噎住。

    这哪里是毛料啊,这分明是他拿来压塑料布的石头。

    如果不是因为萧唯刚才赌涨了一块,老贺甚至都觉得,她是不是在逗他玩了。

    李有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靠近了萧唯低声说道:“那个,这好像、应该、大概不是毛料吧?”

    他一连用了几个不确定的词语,意图隐晦的提醒萧唯。

    谁知道,萧唯直接无视了他,她看毛料又不是靠肉眼判断的,而是靠精神力。

    精神力可比肉眼靠谱多了。

    见老贺不说话,萧唯催促了一句:“多少?”

    老贺纠结了一下,道:“这样吧,如果你要买这块毛料的话,那块毛、嗯……我送你了。”

    他实在是没法将这垫布料的石头,说成是毛料。

    萧唯顿时后悔了刚才没看完毛料就下手。

    虽然花六千买块废料,送一块价值上百万的毛料,萧唯心中依旧有个小小的疙瘩。

    萧唯决定再看一块,于是转身再去看其它毛料了。

    见萧唯离开,李有才松了口气,以为她终于放弃了那垫布石。

    然而几分钟过后,李有才觉得自己刚才开心得太快了。

    萧唯走了回来,指着刚才的毛料道:“这块六千块,你还送我那块小毛料,对吗?”

    李有才懵住了,百里大小姐,你口中的那“小毛料”真的不是毛料啊。

    老贺干脆点头,“是。”

    反正那块垫布的石头又不值钱,小姑娘喜欢,就送出去给她玩玩了。

    “那好,我要了。”

    萧唯不知道老贺心里怎么想的,若是她知道的话,肯定会说,几百万说送就送,你也是大方。

    萧唯飞速的转了账。

    老贺也飞快的将毛料抱了出来,“要懈石吗?”

    萧唯点头:“要。”

    她买来就是为了现场懈石,现场卖掉的。

    再说了,她现在不懈,什么时候懈,她真的急需钱。

    至于担心会不会有人找麻烦……

    这不,她已经找到了来当挡箭牌的人了。

    因为知道那块价值“六千”的毛料并没有翡翠,所以萧唯对谁懈石,和怎么切,都无所谓。

    实际上,若不是她看了一圈之后,精神力耗光也没有找到能出绿的毛料,她还真的不想买这块毛料呢。

    果然,一刀下去后,萧唯的六千块打了水漂。

    看着她面无表情的模样,李有才还以为她生气了,连忙安慰道:“没事的,赌垮是经常的事,没有人赌石是能无往不胜的……”

    萧唯睨了他一眼。

    没有想到,这个前一刻还在求死的人,灌起鸡汤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萧唯打断了他老妈子模式的唠叨,提醒道:“我还有一块。”

    李有才顿时住了嘴。

    这一块,哪里是毛料啊。

    在场的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是一块毛料,所以老贺在懈石的时候,也犯了难,他要怎么切?

    想了想,老贺决定在中间直接切一刀。

    反正不是毛料,怎么切也就无所谓了。

    当电砂轮即将碰到毛料的时候,萧唯立马阻止了他:“别这么切。”

    她的红翡就在正中央,这么一刀切下去,她的翡翠就毁了。

    老贺连忙停了下来。

    萧唯拿着粉笔,在偏三分之二的地方划了一条线,“你从这里切。”

    老贺只能顺从的点头,认命的重新固定好了毛料,然后重新切割。

    当毛料被切割成两半之后,一抹极致耀眼的红色,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在场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嗬!”

    李有才使劲的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掐了自己一把,疼痛让他整个人清醒过来。

    “这是,极品玻璃种的红翡,还是最顶级的‘鸡冠红’!”老贺也愣住了,张大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所以他这是,把极品翡翠当成普通石头压塑料布了不说,还转手将它送人了?

    老贺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在老贺静静的时候,现场的人已经反应过来。

    杨立国大喊:“这块红翡,我出六百万。”

    他的话让老贺顿时头晕目眩起来。

    所以,他转手一送,就是六百万,老贺的心已经在嗒嗒嗒的滴着血。

    六百万,的确是这块极品玻璃种红翡的市场价了。

    杨立国和李有才本就交好,所以出的价钱一直都很公道,加上刚才两人已经成交过一笔,所以萧唯毫不犹豫的,将这块红翡也卖给了他。

    确认了钱到账后,萧唯的嘴角微勾。

    六百多万,足以让她想做的事情完成。

    杨立国得到了两块翡翠,心情很好,和李有才约定了有时间聚上一聚后,便坐车走了,看样子是急着将翡翠运回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