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帝少偏宠重生妻

作者:抠脚御姐九 | 生活都市

收藏

  前生,她懦弱,一门心思为善,却换得地狱般的创痛;重返少女之时,前生欺她者,必要性如数奉还;这一世,她只要你巅峰。他是神秘的王者,贵气凛寒,却总在她面前刷不存在感。萧唯神智迅速回笼,陡然睁开了眼睛。。

第19章 出绿了_帝少偏宠重生妻_ 萧唯, 黎霆君

    赌石是这么一个风险和机遇并在的行业。人群外,李有貌望着地上的废料,对萧唯地说:“被你猜了,这是块废料。”“猜?”萧唯嘴角扬着一个笑容,之意深而长的望着李有貌,人群外,李有才看着地上的废料,对萧唯说道:“被你猜中了,这是块废料。”。...

    赌石就是这么一个风险和机遇并在的行业。

    人群外,李有才看着地上的废料,对萧唯说道:“被你猜中了,这是块废料。”

    “猜?”萧唯嘴角扬起一个笑容,意味深长的看着李有才,“我从来不猜,我是看出来的。”

    李有才心里徒然一怔,差点失笑。

    难不成,她能在这么远的距离就能看到这裂有没有渗透进翡翠里面?

    这不是天大的玩笑是什么。

    但是看着萧唯一如之前,笑意就一直不达眼底的眼眸,李有才笑不出来,而且心中也诡异的觉得,她说的是真话。

    这可真的是中了邪了。

    萧唯没有理会李有才,而是走到了毛料堆里,直接用精神力看了起来。

    若是不出意外,赌石就是如今的她,最快聚集财富的手段了。

    在看了十几块毛料后,她终于在看到了一块毛料里,有翠绿的颜色了。

    她走到了这毛料前问道:“老板,这毛料怎么卖?”

    老贺看到萧唯的时候,惊讶于她的年龄,笑了起来,“小朋友,这里不是你来玩的地方。”

    萧唯本就只有十八岁,还长得偏小,看起来跟个初中学生一样。

    老贺直接就以为她是来玩耍的。

    李有才福至心灵,抢先一步说道:“老贺,这毛料怎么卖?”

    老贺这个时候,才看到了躲在了人群后方的李有才。

    “李老板?”老贺诧异的看着李有才。

    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李有才不是赌到倾家荡产了吗?

    老贺压下心中的疑惑,看了看两人,“这是你家孩子?”

    李有才差点没被这句话呛到:“不是不是,这不是我家孩子!”

    他哪里有这么一个看着让人胆寒的孩子。

    见是熟人,老贺也不觉得萧唯是来玩了,很干脆的道:“这是老坑种的料子,老规矩,一万,是少不了的。”

    李有才看着那毛料大小和表皮,觉得老贺给的价钱的确是很公道了。

    只是这一万也不知道萧唯能不能给得起。

    毕竟在这个年代,一万还是挺大的。

    就在李有才想要和萧唯商量一下的时候,马老板走了过来。

    “咦,这不是咱们的李老板吗?”马老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李老板是想要东山再起?”

    李有才的脸色黑了下来,并不答话。

    他和马老板之前是宿敌。

    李有才破产后,这位马老板可没少落井下石。

    见李有才没有说话,马老板也不恼,反而笑眯眯的,因为赌垮的郁闷心情也好上了不少。

    他看向萧唯,道:“小妹妹,你该不会是找他给你当的赌石顾问吧?”

    赌石顾问,就是浸淫翡翠原石多年,能够从翡翠原石的外在表现,来判断里面是否有翡翠的人。

    因为李有才说萧唯不是自家的孩子,而且他已经破产了,压根没有钱能再赌石,所以马老板才会有这一说。

    马老板看了李有才一眼,眼神充满了蔑视:“小妹妹,你可别听他的,他这人赌石赌得自己倾家荡产了,你还找他给你看毛料,啧啧啧,可惜了。”

    李有才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了拳头,还没说话,萧唯就抢先一步道:“哦,那我要听谁的?”

    萧唯揶揄的看着马老板,“刚刚赌垮了一块毛料的,是你吧?”

    马老板的脸色瞬间铁青。

    萧唯懒得再理会这人,直接对着老板道:“一万块是吗,我买了。”

    利落的转了钱之后,萧唯抱着她的毛料来到了懈石机旁,“这东西要怎么用?”

    她对这个还挺感兴趣的。

    老贺看萧唯这模样,直接将她当成了有钱没有地方花,想要来买个毛料自己切开玩玩的富家子弟。

    在了解完懈石机怎么用之后,萧唯就将毛料固定在了懈石机上。

    因为她能准确的知道翡翠的位置,所以她看都没看,直接对着毛料一刀切下。

    毛料被切成了两半后,一抹绿意映入了众人的眼中。

    “出绿了,真的出绿了?”

    “天啊!好像真的出绿了!”

    “这小姑娘的手气也太好了吧,刚买的毛料就出绿了?”

    李有才也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萧唯手中的毛料。

    他连忙凑近了看:“色正不邪,透明度略差,是个豆青种。”

    老贺问道:“小朋友,你要卖吗,还是要继续切?”

    全切的话能看到整块翡翠有多大,能精准估价。

    半切则是靠各自眼力。如果只是表皮绿的话,那就是亏大发了。

    萧唯想了想,决定全切。

    她也想要知道,精神力看到的和现实的有没有误差。

    李有才是自告奋勇要去切的。

    等他将翡翠全磨出来后,眼神都亮了几分。

    虽然豆青种并不是很好的翡翠,但胜在这个头大,卖出几十万来不是问题。

    很快的,就有人开了价钱:“老李,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也不跟你玩虚的,八十万,这翡翠我要了,如何?”

    李有才认识开价的人是谁。

    杨立国。

    他破产后,为数不多的没有给他落井下石,还雪中送炭的人,他对他的观感很好。

    而且这个价位的确很公平,李有才看向了萧唯,道:“这的确是市场价。”

    萧唯没有从杨立国的精神波动中感觉出异样,于是她点头:“可以。”

    杨立国立即给萧唯转了账。

    借李有才的手机打到了银行,确认了卡里的确转了三十万后,萧唯将翡翠交给了杨立国。

    拿到了翡翠后,杨立国深深的看了一眼李有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尽在不言中。

    想来,他也是认为萧唯挑中的毛料是李有才帮她看的。

    李有才脸色涨红,苦笑:“这不是我挑的。”

    他从破产后,信心就一路跌到了谷底,以前为之热爱的赌石,如今视如蛇蝎。

    看垮了多少毛料,又有谁知道?

    杨立国惊讶了:“难不成是她自己看的?”

    他上下打量着萧唯,叹了一句,“这小姑娘运气真好。”

    运气吗?

    李有才眉头紧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不是运气。

    一转手赢了三十万,萧唯心情很好,吃了几颗水果糖补充能量后,她又兴致勃勃的看起了毛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