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帝少偏宠重生妻

作者:抠脚御姐九 | 生活都市

收藏

  前生,她懦弱,一门心思为善,却换得地狱般的创痛;重返少女之时,前生欺她者,必要性如数奉还;这一世,她只要你巅峰。他是神秘的王者,贵气凛寒,却总在她面前刷不存在感。萧唯神智迅速回笼,陡然睁开了眼睛。。

第18章 谁买谁倒霉_帝少偏宠重生妻_ 萧唯, 黎霆君

    望着李有貌牙关紧紧咬住的又低了头,萧唯眼神深遂的望着眼前的街道:“从哪里摔倒,就从哪里爬出来。”李有貌闭上了眼,“说得很容易。”萧唯皱了皱眉头,“我突然间有些后悔当初救你了。李有才闭上了眼,“说得容易。”。...

    看着李有才牙关紧咬的低下了头,萧唯眼神深邃的看着眼前的街道:“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李有才闭上了眼,“说得容易。”

    萧唯皱了皱眉,“我忽然有些后悔救你了。”

    她想要的,不是一个懦夫,她想要的,是一头饿狼,一条疯狗。

    所以李有才现在的这个表现,让萧唯觉得自己救错了人。

    听到萧唯的话,李有才睁开了眼睛。

    谁知一入眼,便是她冰冷而无情的双眸。

    萧唯的眼神太过于冰冷,完全不是她这个年纪会有的冰冷。

    以至于李有才全身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正是这个寒颤,让李有才的大脑有些清醒过来。

    此时,萧唯已经移开了视线,语气冰冷,“我和你说过的,机会只有一次。”

    李有才看着萧唯逐渐远去的背影,捏紧的拳头青筋暴起。

    他音音抬头,眯眼看向刺眼的阳光。

    是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好输的了,甚至于连命,他都可以置之度外。

    这样的话,他为什么还要怕呢?还要怕什么呢!?

    再次看向萧唯背影的时候,他的眼神里面,已经没有了犹豫,松了拳头,大步跟上了她。

    感觉到李有才跟上了自己,萧唯没有回过头去,一抹弧度溢于唇角。

    目光看向了前方,一群人正围着一堆石头说着什么。

    有人拿着一个小电筒,对着这个石头照着,也不知道是在看什么。

    萧唯走了上去,踮脚围观。

    拿着手电筒的人叹息的说着,“哎呀,这毛料看起来好是好,可是这裂绺太大了……”

    周围有人应承,“就是啊,要不是这裂绺太大,我早就拍下了。”

    拿着手电筒的人看向老板,“这毛料就不能再便宜一点?”

    老板摇头,笑呵呵的道:“马老板,的确,这毛料上面的裂绺是大了点,可是话又说回来,要不是因为这裂绺,你以为我会只卖十万吗?”

    拿着手电筒的马老板看着手中的毛料,心理挣扎。

    看马老板依旧犹豫,卖毛料的老板又道:“再说了,马老板,这赌石本来就是有风险的,这赌裂更是,哪有没有风险的理由,没有风险,还叫什么赌石?”

    马老板心中的天秤,往偏向买下的那头,又下降了一分。

    是的,萧唯带着李有才来的地方,正是这城市著名的赌石街。

    什么是赌石?

    这个词对于很多人来说,非常的陌生,但是换一个词,大家就都知道了。

    那就是翡翠。

    在翡翠这行业中,产生翡翠的石头叫做毛料。

    赌石,就是赌毛料里面有没有翡翠。

    而在毛料里面的翡翠,又根据不同的水种分为很多。

    毛料里面有没有翡翠,直到目前为止,连机器都不能探测到。

    赌石,就是这样应运而生了。

    多少人通过赌石,一夜暴富。

    又有多少人,通过赌石,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赌石,就是这么的刺激。

    而李有才,成功获得了一夜暴富和一夜倾家荡产,这两个赌石结局的成就。

    正是如此,李有才才会心如死灰,一心求死。

    上上辈子,萧唯也是通过一次偶然机会,认识了这个行业的。

    这一世,想到了要发家致富,萧唯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对于很多人来说,赌石的也许靠的是百分之七十的眼力和百分之三十的运气。

    但是对于萧唯来说,赌石两字,“赌”这个字,已经形同虚设。

    刮刮乐的特殊油墨在她眼里形同虚设,这个毛料上的石质层,对她而言,同样如此。

    她操控着自己的精神力,直接的渗透进了马老板抱着的毛料之中。

    不到几秒,她的精神力就完全渗透了进去,看到了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裂绺。

    连一个戒面都弄不成。

    这块毛料,完全的废了,哪怕外面绿意昂扬,也压根不能要。

    谁买谁倒霉。

    在萧唯很干脆的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的时候,那位马老板也做出了心中的决定。

    他狠狠的一咬牙,“我买了!”

    马老板做下决定之后,就很爽快的给了钱。

    赌石店老板看到转账成功的消息,脸上的笑容更真切了,“马老板,我在这先祝福你能出绿啊。”

    马老板抱着毛料,手心里有汗,“承你贵言。”

    赌石店老板很熟练的问道:“还是在这懈石?”

    马老板点头,“嗯。”

    “成咧。”赌石店老板接过了毛料,来到了一旁的懈石机上。

    在赌石店老板准备懈石的过程时,萧唯看向了旁边的李有才,问道,“你怎么看?”

    李有才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萧唯的问题意思是什么。

    他斟酌了几下,才道:“没上过手,我不敢判断里面有没有翡翠。”

    看毛料,哪里能远远的看?

    都是像马老板一样,拿着个强光小手电,或者放大镜仔细研究的。

    要李有才远远看一眼就要说出有没有翡翠,这实在有点为难他。

    萧唯突然粲然一笑,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这是块废料。”

    她的语气太过于肯定,李有才诧异的看着她。

    她都没有上手,怎么能判断这块毛料是不是废料?

    但是看着萧唯坚定的眼神,还有语气里的肯定,李有才的心中,莫名的就觉得,她说得是对的。

    这肯定是一块废料。

    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赌石店的老板也正式的开始懈石了。

    随着懈石机一刀切下,这块裂绺毛料被切成了两半。

    满目的裂绺展露在了众人面前。

    “赌垮了!”

    “里面全是裂,垮了垮了……”

    马老板直愣愣的看着密密麻麻的裂痕,许久才缓过了神来:“垮了……真的垮了……全是裂,连做个戒面都做不成……”

    老贺有点不忍,“马老板,这赌石都是有风险的,不然也不叫赌石了,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马老板很颓废的点头。

    实际上,赌裂就是这样。

    运气好的话,裂没有渗透进里面,还能小赚一笔。

    但是如果裂渗透进全部翡翠的话,那可是真的赌垮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