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帝少偏宠重生妻

作者:抠脚御姐九 | 生活都市

收藏

  前生,她懦弱,一门心思为善,却换得地狱般的创痛;重返少女之时,前生欺她者,必要性如数奉还;这一世,她只要你巅峰。他是神秘的王者,贵气凛寒,却总在她面前刷不存在感。萧唯神智迅速回笼,陡然睁开了眼睛。。

第6章 倒数第一_帝少偏宠重生妻_ 萧唯, 黎霆君

    哪怕时间过去了那么多年,她依旧无法忘记,记忆深处里,那个总是笑得一脸温柔的女人,那是她的妈妈。全世界最爱她的人。妈妈,我会将所有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全部拿回来的。萧永堂听到了...

    哪怕时间过去了那么多年,她依旧无法忘记,记忆深处里,那个总是笑得一脸温柔的女人,那是她的妈妈。全世界最爱她的人。

    妈妈,我会将所有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全部拿回来的。

    萧永堂听到了萧唯的这一句话,整个人都要气疯了。

    眼里充满着红色的血丝,“萧唯,你到底在胡说八道一些什么。”

    萧唯压制住了内心里翻滚的怒火和悲恸,看向萧永堂的时候,眼神已经归于平静,她不能急。

    萧唯假装示弱,“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说。”

    “大清早的我不想和你们吵。”萧唯伸手指向墙上的挂钟,“现在时间很晚了,再不去学校的话,可是真的要迟到了。”

    “你确定要继续和我吵,然后让你这两个从没有迟到过的好儿女迟到吗?”

    萧永堂脸色变了几变后,瞪着萧唯,到底没有再深究。

    咬牙吐出一个字,“走!”

    萧唯垂下眼帘,跟在了他的后面。

    萧玥和萧睿对视了一眼,最终也快步跟了上去。

    作为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他们的确不能上学迟到。

    也许是萧唯在的缘故,以往喧闹的车厢此刻死一般的沉寂。

    萧唯似乎一点儿也没有觉得车内的气氛诡异,优雅的打了一个哈欠后,便闭目养神休息了。

    这里的所有一切,本来都是自己的。

    自己却因为讨厌萧玥,拒绝了乘车上学,还让萧永堂给她买了一辆自行车,自己骑车上学。

    越想,萧唯就觉得自己越蠢,最后落到那样的地步,何尝没有自己的原因?

    只不过这一世,她不会重蹈覆辙了。

    萧唯压着点赶到了班级。

    班级里的同学看到她的这个新造型,再次集体懵圈了,同样的,哪怕模样变得清纯,那双带着阴寒的眸子,依旧没变。

    每个人的目光都在萧唯身上,一张张欲言又止的面孔,皆被萧唯凌厉眼神秒杀。

    正式上课后。

    看着陈正德拿着卷子走上讲台,萧唯眉毛一挑。

    随堂测试的成绩出来了?

    就在她这么想着的时候,陈正德就开口道:“昨天我们进行了随堂测试,我们班里的很多同学,都是做的不错的……”

    “我们班三十八个人,有三十个都及格了,十七个考到了九十分以上,现在我们来公布随堂测试的考试成绩。”

    萧唯,成绩倒数第一。

    在一片嗤笑声中,萧唯领回了自己的试卷。

    班上的同学的笑声,刺耳非常。

    萧唯却像是没有任何察觉。

    谁能记得将近百年没用过的知识?

    陈正德黑着脸,道:“萧唯同学,我看你今天和昨天,脸上都没有化那些乱七八糟的浓妆,我还以为你学好了。”

    “结果,你直接从倒数十几名,一跃跳到了倒数第一名,可以啊,能耐啊。”

    萧唯沉默了片刻,站起身来,说道,“谢谢老师夸赞。”

    底下的同学纷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笑声中皆带着嘲意。

    陈正德的脸,黑了,“怎么,你以为我是在夸赞你?”

    萧唯唇角微扬,“难道老师您不是在夸赞我?”

    眼角直跳的陈正德指着门口,怒道:“你给我站到门外去。”

    萧唯唇角弧度一滞,眼角带着不爽,“为什么?”

    她没错,凭什么就要罚站?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考试考得那么差,站到外面给我反省。”

    陈正德没法从萧唯的语气中找出错来,只能拿成绩说事。

    萧唯冷笑,“老师,你不知道,你这是在体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二十一条规定了,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的教职员工应当尊重未成年人的人格尊严,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所以,老师,你要真的让我站外面,我是可以告你的。”

    萧唯说话慢吞吞的,每个字都说得特别的清晰。

    当她这一句话说完之后,陈正德的整个脸色,全都黑了。

    不但是陈正德,就连班上的同学,看萧唯的眼神,都仿佛是在看一个外星人。

    班上的同学不住地低头开始交头接耳,不停议论着萧唯。

    议论的内容全是对萧唯的大胆感到敬佩的话语。

    陈正德脸色越发的阴沉,看着萧唯的眼神,凶狠无比。

    不过,刚才萧唯说得话,的确完全将他给震住了。

    他不敢再要求萧唯站到外面去,只能咬着牙,指着她,“给我坐下。”

    萧唯坐了下去,抬眸朝他投去一记含着深意的笑容,眼神变得幽深。

    陈正德没想到有一天会因一个学生的眼神,脊梁骨发凉。

    瞬间移开视线,开始讲课。

    下课之后,萧唯的前桌转过了身子,好奇的打量着她,半晌才说道,“你,太牛了。”

    “你是怎么记得那什么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这一招可太绝了。”

    “你不知道,这个陈歪德最喜欢罚人站和跪了,哈哈哈,这下好了,你这么一说,他以后肯定就不敢再罚我们了。”

    因为不喜欢陈正德,而他名字里凑巧有个“正”字,所以同学们在背后里,管他叫“陈歪德”。

    萧唯听着前桌一个人的碎碎念,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语气冷淡,“刚好看过这么一条律法,就记下来了。”

    “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真不知道倒数第一,显摆什么。”

    萧唯顺着声音的来源,扭过了头,看到了罗清清。

    “随堂测试的排名,重要吗?”

    罗清清怒视她,“从随堂测试的成绩,就能看出你平时有没有认真听课,难道这不重要吗?”

    萧唯盯着她,笑道,“你一个倒数十几名的,有资格?”

    “你……”罗清清气结。

    比起以前,这两天的萧唯,嚣张且跋扈得很。

    罗清清在萧唯的面前讨不到好,只得愤愤的出了教室。

    下节课是体育课,罗韦清清离开不久,萧唯也朝着操场走去。

    跑了两圈八百米后,体育老师终于大发慈悲的宣布了自由活动。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