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帝少偏宠重生妻

作者:抠脚御姐九 | 生活都市

收藏

  前生,她懦弱,一门心思为善,却换得地狱般的创痛;重返少女之时,前生欺她者,必要性如数奉还;这一世,她只要你巅峰。他是神秘的王者,贵气凛寒,却总在她面前刷不存在感。萧唯神智迅速回笼,陡然睁开了眼睛。。

第5章 都是我不好_帝少偏宠重生妻_ 萧唯, 黎霆君

    “并且,我是真的很想和唯唯成了最好是的姐妹的……”萧睿望着萧玥眼中无限向往的微光,心中叹了口气。摸了摸萧玥的头,“我明白的,妹妹。”他的好妹妹,总是会这么的温柔如水善良真诚替人摸了摸萧玥的头,“我知道的,妹妹。”。...

    “而且,我是真的很想和唯唯成为最好的姐妹的……”

    萧睿看着萧玥眼中向往的微光,心中叹了口气。

    摸了摸萧玥的头,“我知道的,妹妹。”

    他的好妹妹,总是这么的温柔善良替人着想。

    这世界坏人这么多,他一定不能让人伤害到他这个温柔善良的妹妹。

    饭吃过之后,萧唯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拿过桌面上的日历,萧唯手指敲了敲上面的年份,眸色渐深。

    现在是2000年。

    而她,拥有着从2000年开始,到未来近十多年的记忆。

    未来的社会如何发展,她心中都有底。

    如果不借助这近十多年的记忆做些事,她又怎么能对得起上苍再次给她的重生机会呢?

    萧唯的心中,缓慢的浮现出了一个个计划。

    她眸中光泽越发明亮,嘴角缓缓的上扬。

    这一世,她定当要登上那金字塔最顶端,笑傲苍生。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萧唯起来晨跑了,她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有点差。

    跑完步回到了家中的时候,蒋姚菲刚将起床准备做早餐,看到萧唯从外面回来,蒋姚菲一副惊讶无比的模样。

    要知道以前的萧唯,可是不到最后一刻,不会起床的,更别说跑步了。

    蒋姚菲问道:“唯唯,你去跑步了?”

    萧唯斜睨了她一眼,没有答话,她懒得理这人,直接回房洗澡。

    蒋姚菲见萧唯无视了自己,脸上明显不悦,手却握紧成拳。

    这个小贱人!拽什么拽!总有一天,她要将她的一切都夺过来给她的儿子!

    等萧唯出来的时候,蒋姚菲已经将早餐做好了。

    这一次,她没再敢炒隔夜饭给萧唯当早餐。

    看着桌上的早餐,萧唯嘴角微勾,坐了下来,慢悠悠的开始享用。

    萧玥喝完了牛奶之后,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扭过头,小声的提醒道:“唯唯,你上学的时间,好像快要迟到了,你难道,又要逃课吗?”

    萧唯将嘴里的燕麦粥吞下,这才似笑非笑的看向萧玥,反问道:“那你呢?你为什么吃这么慢?”

    “我?”萧玥愣了一下,道:“我是因为有车……”

    萧玥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卡住了。

    脸色猛地变得苍白。

    萧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用叉子叉起一旁鲜红的圣女果,悠悠地放进了嘴里。

    吞完了圣女果后,萧唯才慢悠悠的说道:“因为什么,因为你是坐车上学的,所以吃慢点也无所谓。”

    “而我嘛,”萧唯冷眼扫了一遍桌上的人,“我是自己踩单车去的,所以自然要吃快点。”

    萧唯缓缓的笑了开来,如同花儿灿烂,“鸠占鹊巢也就算了,还想要占为己有了?”

    这句话一出,萧永堂等人的脸色,均是苍白,其中,萧玥的脸色最是难看。

    她不由自主的捏紧了拳头,下一秒,黑亮的眼眸里流出了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萧玥抽噎着,胡乱的伸手抹着自己的眼泪,“妹妹,我不是故意的……是因为、因为妹妹说不喜欢和我一起坐车……所以……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不好!”

    萧玥的泪水乃是她的独门秘籍。

    这一开始哭起来,基本就没有孟姜女什么事了。

    尤其是她哭的技巧极好,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的。

    只要是男人,看了都得心疼,只可惜,坐在她面前的是萧唯。

    萧唯带着一副看智障的表情,欣赏着她的表演。

    “我记得我萧唯说过,我,是一个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

    萧唯在萧玥倾情表演时,插了句话,语温无度。

    萧玥嘴唇嗫嚅,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我……”

    萧睿狠厉的看向了萧唯,“你太过分了。”

    萧永堂一下子就火了,猛地站了起来,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萧唯无语,又来这套。

    “萧唯,你是怎么说话的,什么叫鸠占鹊巢,什么叫占为已有,这里的所有都是你老子我的,不是你的。”

    “萧玥是你的姐姐,萧睿是你的哥哥。”

    蒋姚菲看到脸色通红的萧永堂,心中先是一喜他刚才说的话,而后才想起来自己要去安抚他。

    于是蒋姚菲立马站了起来,贴心无比的走到了他的身边,给萧永堂顺气,“老公,别生气别生气。音音还小,不懂事。”

    “还小,不懂事?”萧永堂又是一怒,“玥玥也才十八岁,怎么就这么的贴心懂事了。”

    “我看她就是欠教训的。”

    蒋姚菲拍着他的背,眸中快速的掠过一道得意的之色。

    她教育的女儿,自然是极好的。

    萧唯这个小贱人,连她女儿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萧玥抽了抽鼻子,梨花带雨的看向萧永堂,“爸爸,您别生气……都是,都是我不好……是我惹妹妹生气的,都怪我……”

    萧睿又是憎恶的看了一眼萧唯,“妹妹,我都说了,这件事与你无关。”

    萧唯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但是眼里的冷意,也越来越刺骨。

    瞧瞧,这是一副多么有爱的场面啊。

    兄妹友爱,夫妻同心。

    她从头到尾,不过是一个陌生人罢了。

    萧唯低沉的笑了起来。

    看着萧唯莫名的开始笑起来,几人心中的想法不一。

    萧玥和蒋姚菲心中想到,这小贱人该不会是被自己刺激到疯掉了?

    萧唯才不管几人心中在想些什么,她笑完了之后,抬眼看向了萧永堂,缓缓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的东西,好像都不是你的吧?”

    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她妈妈的,萧永堂是入赘的。

    这里的所有一切,都是她的妈妈和外公一家的,萧永堂欺骗了妈妈的感情,然后在妈妈嫁给了他之后,设局将妈妈外公一家人杀掉。

    目的,就是为了得到这里的所有东西。

    萧唯想到她死之前,得知的所有真相,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如果说蒋姚菲和萧玥等人,是往她人生悲剧里浇油的。

    那么,萧永堂,则是一切的导火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