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9章 我的女孩我相信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前天还和权云哲说起白褐,结果昨天就能约一同吃饭时,梁曦月了迫不及待想看见了歇斯底里的梁琴。陈锦谙点了点头,脸上伤口确实挺重的,“人了安排好到医院,随时随刻能把梁先生救出陈锦谙点点头,脸上伤口确实挺重的,“人已经安排到医院,随时能把梁先生救出来。”。...

    昨天还和权云哲提起白褐,结果今天就能约一起吃饭,梁曦月已经迫不及待想看见歇斯底里的梁琴。

    陈锦谙点点头,脸上伤口确实挺重的,“人已经安排到医院,随时能把梁先生救出来。”

    “等着我搞定这份合同,送梁琴双重惊喜。”

    梁曦月手指敲打桌面,注视陈锦谙这张俊脸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今天的会议你还开吗。”

    “可以开。”陈锦谙摸摸发痛的嘴角,痛的倒吸一口凉气。

    梁曦月非常没同情心笑了,用合同敲打陈锦谙肩膀,“你也不怕丢人,我自己去吧。”

    说完拿起整理好的文件,推门走出去。

    “李秘书,手机下单两份被打伤的药一份送到公司,另外一份送到权氏集团。”

    “是,梁总。”

    梁曦月轻瞥嘴角,免得三胞胎看见权云哲受伤担心。

    权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特助小心翼翼看着一言不发的权云哲,背后忍不住打个寒蝉。

    到底是谁打伤总裁的,真是活腻了!

    权云哲目光冷冽,一想到陈锦谙挑衅说的话,俊脸更加难看。

    就在这时,放在桌上座机响起来。

    权云哲面无表情接通,前台十分谨慎问,“总裁,有一份景安分公司的药送上门。”

    “把药送过来。”权云哲眉眼缓和,浑身低气压都收敛许多。

    特助没听清前台说什么,只是看着BOSS突然有一丝人情味,整个人都心情澎湃起来。

    前台提着药送上来,恭敬放在桌子上。

    “你们都出去。”权云哲淡淡开口,冷漠彻底消失不见。

    这些药是梁曦月送的,脸上的伤反而不重要。

    权云哲心情不错,要不是能猜到梁曦月真在忙,已经把电话打出去。

    想到这里,权云哲直接提着药,还没走到门口。

    权夫人来势汹汹走进来,等着看清权云哲脸上伤口,质问的话统统消失不见,“谁打的!”

    “碰的。”权云哲不想和权夫人过多谈。

    权夫人直接揽住权云哲,“是梁曦月对不对,这些药是谁送给你的?”

    “是梁曦月送的,这些伤和他没关系。”权云哲看着权夫人伸来的手,不着痕迹避开。

    权云哲身手权夫人知道,梁曦月绝不可能,在玉景城更没有几个人敢伤害权云哲。

    “是陈锦谙对不对!”权夫人一瞬间就明白过来,恨铁不成钢。

    陈锦谙喜欢梁曦月,和权云哲打起来才是最正常的。

    权夫人又气又恼,看着被打伤的权云哲心疼说,“梁曦月究竟有什么好!她留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想报仇,根本就不是喜欢你。”

    权云哲目光凛然,脸上温度消失不见。

    望着权云哲冷然瞳孔,权夫人手指恐惧颤抖起来,怒火再次烧上来,“你清醒点,今晚她会和白褐见面。”

    “你安排的?”梁氏这几年行动,只要一调查基本都清楚。

    “不是!是梁曦月自己见白褐,粉碎梁琴最快方式打压。”

    梁琴一直想和白褐合作,结果白褐不答应。现在白褐手里有新地皮,如果被梁曦月得到,梁琴心情可想而知。

    权夫人抓着权云哲胳膊,“阿哲,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看透梁曦月。就像我没有看透你父亲,没有看透……算了,我不想你走我的后路,我已经打听好白褐和梁曦月在哪里见面,到时候你自己看吧。”

    权云哲抿紧薄唇没有说话,只是不苟言笑盯着权夫人。

    权夫人被看的心里发毛,愤怒但同时有点惊慌,权云哲早不是她能拿捏的。

    “母亲。”权云哲拿下权夫人手腕,声音淡漠如云,“我的女孩,我相信。”

    权夫人瞳孔剧烈收缩,半天没有回过神。

    望着离开身边的权云哲,权夫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你舍得相信梁曦月,就不舍得相信自己母亲!”

    “比起你,我更相信她。”

    权云哲没有犹豫,轻描淡写仿佛再说无关痛痒的话。

    权夫人抬起手一巴掌打在权云哲脸上,“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该离开公司是你。”权云哲冰着脸提醒,右脸还能看见清晰的五指印记。

    看着权云哲眼底的漠然和疏离,权夫人怒火冲到头脑,眼前一黑晕过去。

    权云哲抱住昏迷的母亲,轻不可微蹙起眉心。

    “权夫人没事,只是怒火攻心晕倒。”

    听着医生说的话。权云哲冷淡嗯声,始终握紧白色塑料袋的药,他不会妥协母亲。

    当年就是因为妥协才让最爱的人离开,这样的事不会发生第二次。

    “会议就到这里,希望各位能把工作全部做好。”

    梁曦月坐在主位上淡淡开口,“如果有不懂的事,随时能来问我。”

    “好的,梁总。”

    梁曦月皱眉走到办公室,看着坐在沙发上处理文件的陈锦谙,“已经到中午,稍微吃口饭吧。”

    “我要说没空,你会不会觉得我压榨你休息时间。”

    “不会,你一直在压榨我休息时间。”梁曦月都习以为常,干脆让秘书送进来两份饭。

    这两天累积不少工作,本来回国就是处理麻烦事,没想到雪上加霜硬是拖到现在。

    等着处理完,已经下午四点半。

    “你去接大布他们吧,我收拾一下去见白褐。”梁曦月揉着发酸的肩膀说。

    陈锦谙有些担心,“我的脸看起来怎么样?”

    “挺好的,和白天一对比恢复如神。”

    梁曦月存心调侃,“这次就知道不是框你,权云哲下手确实挺狠的。”

    “这次空间小没施展开,下次我不会留情的。”陈锦谙不满道,其实对比他伤得更重,梁曦月绝对发现了。

    梁曦月笑了笑,默默拿起车钥匙塞到陈锦谙。

    贵族学校,下刻铃声终于响起来。

    梁小墨舒展懒腰爬起来,把小书本塞到书包里面,“好困呀,差点睡着。”

    梁小玉嗯声,突然瞥见凑过来的两个男同学。

    其中一个男同学嘲笑起来,“我听说你们是梁曦月的孩子,梁曦月上热搜你们知……”

    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梁小玉小拳头砸在小男孩眼睛上,稚气未脱小脸只剩下愤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