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30章 梁小姐,好久不见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被击中的小男孩乱叫出来,“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打我!”三胞胎原本是留级上的,比同龄人人小两三岁。被欺负梁小莲的人又是班级小霸王,现在的被一个奶娃娃暴揍,恼羞成怒吼道,欺负梁小玉的人又是班级小霸王,现在被一个奶娃娃暴揍,恼羞成怒吼道,“别以为我不打女孩,给我按住她!明明是个女孩子穿什么男孩子校服,把她衣服脱了。”。...

    被打中的小男孩叫唤起来,“你算什么东西,还敢打我!”

    三胞胎本来就是跳级上的,比同龄人小两三岁。

    欺负梁小玉的人又是班级小霸王,现在被一个奶娃娃暴揍,恼羞成怒吼道,“别以为我不打女孩,给我按住她!明明是个女孩子穿什么男孩子校服,把她衣服脱了。”

    梁大布和梁小墨脸色一变。梁小墨气鼓鼓拿书包丢过去,居然敢和小玉这么说话。

    小男孩同伙直接去打梁小墨,“梁曦月下贱,我看你们更下贱,谁知道你们是谁生的小杂种。”

    十来岁的小孩已经有认知,梁小墨眼角被打一拳,抓住小男孩手掌咬下去。

    咬的特别用力,狠不得把肉咬下来。

    被梁小墨咬手的小男孩火气来了,用尽全力把梁小墨推掉,居高临下啐口唾沫,“下贱人!”

    陈锦谙走进教室就看见这幕,沉着脸把小男孩踢在地上。

    本来扭打的孩子们纷纷停下来,梁小墨看见陈锦谙,鼻子发酸红着眼哭了,“锦叔,他们欺负人!”

    稍后赶过来的校长和老师,脸色大变。

    梁小玉看见陈锦谙,顿时找到主心骨,紧紧攥着拳头一言不发。

    “就是他们。”梁大布咬牙切齿指着两个动手的男孩,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痛恨自己,他要是打架再厉害点小玉和小墨就不会被打!

    陈锦谙皮笑肉不笑,脸上的表情更加阴寒,“你们胆子挺大的。”

    被陈锦谙踢在地上的小男孩不服气,“你还敢替他们出头!你打了我,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

    “不会放过我?”陈锦谙低声笑了,笑声冷清。

    校长脸色煞白,“这位同学快点闭嘴。”陈锦谙绝对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对象。

    “我说的不对吗?你算什么垃圾。”小男孩根本不吃这套,下秒就被陈锦谙揪住脖领,一想到陈锦谙把他踢在地上,还是忍不住颤抖。

    陈锦谙眼中温度彻底消失,“没教养的小东西,敢欺负我的人。”

    校长上下嘴唇都是哆嗦的,景安集团终身成和权氏集团一样,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存在。

    陈锦谙抱起梁小玉和梁小墨,余光落在梁大布身上,“我们走。”

    等着陈锦谙带三胞胎离开以后,校长愤怒看眼呆若木鸡的两个学生,“他是景安集团的陈锦谙,你们想好怎么解释吧。”

    “锦叔,怎么是你来接我们?”梁小墨瓮声瓮气问,幸好妈咪没有来,不然妈咪听见他们说的话一定会伤心。

    “月月加班应酬,我因为受伤来接你们。”陈锦谙一摊手,“咱们今天都很倒霉。”

    梁小玉有点心疼伸出手,摸摸陈锦谙伤口,“是谁打的。”

    “一个小混混。”陈锦谙嫌弃道。

    梁小墨鼓起脸颊瓮声瓮气说,“那这个小混混挺厉害哒,打的再凶点锦哥都要毁容了。”

    陈锦谙,“……”

    三胞胎被欺负的事,校长根本不敢瞒着权云哲。

    权云哲眉眼冷漠挂断电话,敢欺负他的孩子,这笔账慢慢算清楚。

    瞥见梁曦月从公司走出来,权云哲还没下车。

    一辆黑色汽车停在梁曦月面前,车门缓缓打开。

    梁曦月看着车内英俊男人,目光诧异笑眯眯打招呼,“白先生,好久不见。”

    坐在驾驶上的白褐温和笑了,整个人愈发儒雅,“好久不见,顺路来接你。”

    梁曦月有些懊恼,“本来还想提前到,没想到被白先生抢先了。”

    “是我不请自来,上车吧。”白褐轻描淡写,丝毫不给梁曦月拒绝的机会。

    梁曦月眸光微沉,合同还没谈不管白褐想干什么,现在只能忍一忍。

    等着谈完合同,立刻就散。

    权云哲看着上车的梁曦月,俊脸漆黑的吓人。

    停车场,一辆劳斯莱斯车内。

    梁琴注视走进酒楼的梁曦月和白褐,再看眼不远处的权云哲,嘲讽笑了,“权夫人,权少看起来很生气呀。”

    “闭嘴!”坐在后面的权夫人恼羞成怒呵斥。

    真不知道梁曦月有什么好,权云哲把她看的这么重。

    梁琴笑容更加讽刺,谁输谁赢梁曦月马上清楚,烂泥就应该烂在最底层,居然还妄想报复她,痴人做梦!

    包厢,白褐首先打破僵局。

    “梁小姐,没想到你会待在陈锦谙身边。”

    梁曦月看着桌上准备好的饭菜,不动声色抬眸,“陈先生很优秀的。”

    “你要是不嫌弃,我可以聘请你。”白褐笑着说,“你当年肯定是被冤枉的。”

    梁曦月半垂眼眸,“不管是不是冤枉,起码留在陈老板身边是我心甘情愿。”

    至于挖角想都不用想,她不会走的。

    听懂梁曦月话外之意,白褐语气复杂,“这些年我一直等你,你信吗?”

    梁曦月轻声笑了,“白先生,我记得你工作时候不喜欢讨论私人感情,不如我们先谈谈安林开发项目。”

    白褐眸光幽深看着梁曦月,后者没有丝毫闪躲,“静安的项目我没开,一直搁置。”

    “……”

    当年梁曦月磨白褐最长的合作,就是静安,可惜她后来出事被流放国外了。

    梁琴对静安虎视眈眈,白褐一直没答应,关于这些梁曦月都知道,只是没想过白褐会提出来。

    “曦月,你不想清楚原因吗?”白褐直白问。

    梁曦月淡淡笑了,“白先生不想合作,不用拿喜欢当借口。”

    她不想因为除掉梁琴,就随随便便和别人好!况且白褐不觉得自己虚伪,她被人狂踩时候,谁敢站出来说话。

    白褐脸色微变,突然有些激动抓住梁曦月纤细手腕,“谁会把喜欢当借口,你怎么能断定我没有找你。”

    他不是开玩笑的!

    看着有些失控的白褐,梁曦月上下嘴唇分开刚打算说话。

    关紧的包厢被人粗暴踹开,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梁曦月下意识扭头,就看见面无表情的权云哲,等着看清权云哲眼底阴鸷,狼狈躲开视线。

    突然有种被捉奸在床的错觉。

    权云哲冷冷注视梁曦月手腕的手掌,阴沉迈开脚步。

    望着走来的权云哲,白褐心头一震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声音还没冒出来就被推开。

    权云哲把梁曦月扯到怀里,宣示主权,“我老婆不用你喜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