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6章 失望的人是她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曦月一脸认真地,“你们不想离开了玉景城,我因为某些事也要留下的。这段时间——你们也可以先去上学吗?”等着事情处理方式结束了再离开了,会耽搁太久的。三胞胎吃惊望着梁曦月,深怕自己听等着事情处理结束再离开,不会耽误太久的。。...

    梁曦月满脸认真,“你们不想离开玉景城,我因为某些事也要留下。这段时间你们可以先上学吗?”

    等着事情处理结束再离开,不会耽误太久的。

    三胞胎惊讶看着梁曦月,深怕自己听错一样。

    妈咪明明反对他们留在权云哲身边,结果见完梁琴后态度立刻改观。

    “妈咪,是不是梁琴威胁你了?”梁大布若有所思问,小脸布满阴沉。

    梁曦月握着方向盘笑了,“她想威胁我还不够格。”

    “那为什么留下呀?”梁小墨好奇追问,他感觉哥哥说的对。

    梁曦月望着权云哲扫来的视线,“拿回曾经属于我的东西,免得小人太得志。”

    说得对,梁琴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梁小玉眉眼阴翳,稚嫩嗓音狠厉道,“我们听妈咪的,对待梁琴不用留情。”

    梁曦月轻声笑了笑,下秒指尖就被权云哲握住,“明天和我上班。”不许去找陈锦谙。

    “我和陈锦谙签了五年合同,今年还没结束。”

    梁曦月皮笑肉不笑,不要妄想把她绑进公司,“况且权夫人不想看见我,我也不想被权夫人找工作上的麻烦。”

    到时候更加麻烦,一切都没意义。

    “要是不让她进来呢。”权云哲嗓音低沉,眼中温度愈发冷冽。

    梁曦月半垂眼眸挡住一闪而过的嘲讽,“权夫人是权氏集团董事会的,手上握着百分之二十五股份。”

    权云哲凭什么阻止权夫人来公司?于私还是权云哲的母亲。

    坐在后面的三胞胎面面相觑,梁小玉张嘴又无力闭上,妈咪说的很明白。

    权夫人是有资格到公司,况且她不想让妈咪去权云哲那边,感觉太危险了。

    车厢陷入寂静,没有任何人说话。

    梁小墨不喜欢这么压抑的氛围,主动岔开话题,“妈咪,我们要去哪个学校呀?”

    “妈咪小时候的学校,附近东西都很好吃。”梁曦月笑着说。

    梁小墨眨巴眼睛,满脸新奇,“我要去我要去,想体验妈咪小时候回忆。”

    梁曦月笑着颔首同样期待,看着覆盖指尖的手掌,心里有不少情绪最终压制下去。

    不只是她的学校,也是权云哲的学校。

    梁曦月开车停下来,谁也没有下车的意思。

    梁大布微微咬着牙齿,“妈咪,我们饿了做点饭吧。”

    “好。”梁曦月下意识抽手,还没打开车门就被权云哲按在车椅上。

    梁大布看的清楚,直接去掰权云哲大手,“你放开我妈咪。”说话归说话,不要总是动手动脚。

    “你们都下去。”权云哲冷冷说。

    梁小墨气鼓鼓挥舞小拳头,“我们下去你肯定欺负妈咪。”

    “权先生,请放开我妈咪。”梁小玉小手触碰权云哲后背,她不喜欢权云哲这样。

    权云哲一瞬不瞬,面无表情凝视着梁曦月。

    梁曦月攥紧方向盘,脸上温度沉下去,“你们三个先下去,顺便做点我喜欢吃的菜。”

    梁大布他们丝毫不愿意,梁曦月眼神看过来,“下车!”

    “……”妈咪认真的!

    梁小墨首先回过神,颤抖抓住梁大布和梁小玉,“我们下车,妈咪你和权叔叔别冲动。”

    “放心,我有分寸。”梁曦月放低声音。

    三个孩子都不想离开,但不能忤逆妈咪闷闷不乐下车。

    汽车就剩下梁曦月和权云哲,两个人相对无言,气氛比刚才还要紧张。

    梁曦月指尖吃痛,察觉权云哲手掌用力,“这是我和梁琴的战场,不需要你帮忙。”

    “所以你要回到陈锦谙身边?”权云哲冷冷问,有种梁曦月敢回答是就动手的狠厉。

    梁曦月目光没有闪躲,“我在景安四五年。不是我回到陈锦谙身边,而是回到我的工作岗位。”

    空出来的手掰权云哲手掌,梁曦月表情森寒,“怎么,你还真想囚禁控制我。”

    权云哲薄唇抿成一线,眉眼皆是怒然。

    梁曦月不阴不阳嘲讽,“工作上我比谁都努力,不需要你自以为是。”

    权云哲只是想保护梁曦月,蹙眉冷然道,“自以为是?”

    听着过分清冷的话,梁曦月望着放大数十倍的俊脸下意识躲开。

    后背抵在车椅上,权云哲危险掐着梁曦月下颚,两具身体几乎贴合在一起,“梁曦月,这六年改变的人只有你。”

    梁曦月心尖颤抖起来,“是你先改变,又或许是我从来没看透你。”不用把黑锅甩在她身上。

    权云哲温凉冷清看着圈在怀里的梁曦月,很生气又拿梁曦月没办法。

    她从以前就这样从来不肯听话,神色有些失望,“我会联系学校,明天送他们过去。”

    梁曦月望着远离撤退的权云哲,连犹豫都没有径直打开车门。

    站在玄关的三胞胎听见仓促脚步,梁小墨望着抱紧的梁曦月,直接着急扑过去,“妈咪,坏男人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没有,我去洗洗脸。”梁曦月脑海还是权云哲失望的表情,心里止不住发酸。

    真正该失望的人是她,就这样牵着鼻子走,和当年有什么区别!

    梁小墨凝望狼狈逃离的梁曦月,非常担心看问哥哥,“妈咪和坏男人是不是谈崩了?”

    梁大布和梁小玉攥紧拳头,不管是不是谈崩,最起码妈咪和权云哲都不希望他们插手这件事。

    梁曦月稳定好情绪才从房间走出来。刚走到客厅就看见面色冷淡的权云哲,仿佛失望只是错觉。

    梁曦月心里莫名不舒服,望着权云哲扫来的视线嘴唇还没掀开。

    “我可以不阻止你上班,有事必须联系我。”

    梁曦月瞳孔收缩,没想到权云哲突然答应。

    权云哲漠然移开视线,语气深沉,“过来吃饭。”梁曦月想去公司报仇,不愿意借住他的力量。

    那就想办法制造压力,让梁曦月知道谁才能真正帮她。

    吃完饭权云哲就去处理三胞胎上学的事。

    梁小墨腻歪在梁曦月身边,软萌嘟囔,“锦叔给你发了好多文件。”

    梁曦月一目十行浏览起来,“嗯,除公司还有梁家的。”

    看到这里,梁曦月把手机放在旁边,“大布,你把笔记本给我。”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