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5章 谁是真正赢家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琴只剩的理智消失了非常干净,“你工作非常优秀又怎么样!你的软肋被我捏在手里,只要你我不高兴他们都得死。”本性曝露出,并也不是很难的事。梁曦月面色波澜不惊,讥笑抿起嘴角,“那就本性暴露出来,并不是很难的事。。...

    梁琴仅剩的理智消失干净,“你工作优秀又怎么样!你的软肋被我捏在手里,只要我不开心他们都得死。”

    本性暴露出来,并不是很难的事。

    梁曦月面色平静,讥讽抿起嘴角,“既然这样,不如打个赌。”

    梁琴扣紧放在桌下的拳头,似乎再等梁曦月要说什么。

    “你关不住我的父母,梁氏同样保不住。”

    淡然嗓音沉沉响起掷地有声,任谁都不敢小觑和质疑。

    梁琴心里有种不好预感,看着梁曦月优雅站起来,几乎控制不住情绪,“把话说清楚,你要干什么!”

    梁曦月轻垂眼眸,居高临下笑了,“我接下来不走了,留下来陪你好好玩。”

    看着梁琴一闪而过的慌张,挂在脸上嘲弄愈发浓烈,“梁琴,千万别让我失望。”

    她这人最讨厌被威胁,梁琴自找死路她可以成全。

    梁琴眼珠子猩红,怒不可遏冷笑,“你爸妈的命都在我手上,到底是谁失望。”

    都到这时候,梁曦月还敢这么狂!

    梁曦月朱唇轻抿,不以为然耸肩,“最后一次提醒你,千万别把绳子撑崩。”否则怎么死都不清楚。

    想要公司和梁家她可以成全,但是千不该万不该绑架她的父母,还囚禁关押。

    梁琴指甲深陷掌心已经察觉不到痛处,冷冷看着梁曦月狠不得生吞。

    “吃饭就没必要了,下次我请你。”梁曦月似笑非笑,在梁琴注视中风轻云淡离开。

    砰--!

    梁琴举起拳头狠狠打在桌子上,感觉有团火从心底烧上来,根本冷静不下来。

    梁曦月算什么东西,不过是她手下败将。梁琴深深呼吸,猛地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掀翻。

    不就是比心狠,她随时能对梁曦月父母下手,到时候回头跪下求饶都没用。

    况且还有权夫人这张王牌,谁输谁赢心里还没数?!

    等着吧,真正赢家只有她梁琴一个人。

    站在包厢门口的梁曦月温度不达眼底,听着里面动静走了。

    三胞胎注视梁曦月从酒店走出来,小玉要不是被梁大布和梁小墨拽住,能直接冲下来。

    “我们偷偷跟来的,哪怕妈咪清楚也不能主动现身。”

    梁小墨拼命点头,无比赞同哥哥说的话,“没错没错,妈咪知道我们光明正大一定会生气。”妈咪一直不希望把他们三个卷进来。

    梁小玉紧紧攥住拳头,一言不发抿起嘴角。

    同样面无表情还有前排的权云哲,眼神黏在梁曦月身上就没移开。

    梁曦月朝着自己汽车走过去,刚上车手机铃声就响了。

    看着来电显示,没忍住笑着接通,“锦哥,你是掐点打的吧?”

    “没错,不用想也晓得你和梁琴不会待太久。”陈锦谙开门见山问,“有没有被欺负。”

    梁曦月笑着打趣,“没有,你这个期待语气让我稍微不爽。”

    “本来还想听你诉苦的,结果又次失败,不过你没上梁琴当就好,叔叔那边我已经派人。”

    听着某人根本不遮掩的音调,梁曦月神情有些复杂,“有件事还要和你商量下,我决定留在玉景城。”

    “为什么。”陈锦谙声音低沉,听不出喜怒。

    梁曦月知道陈锦谙不开心,半垂眼眸,“梁琴没否认当年的事。”就知道按照宋馨萱那个智商,不可能摆出这样的死局。

    陈锦谙沉默片刻,“所以你打算抢回梁家?”

    “是。”梁曦月语气阴狠狰狞,“梁琴说得对,有些东西迟早要拿回来。”

    现在爆料不雅视频远远没有六年前震撼,那时候没有一个人信她,但是现在不同!

    梁曦月攥紧话筒,一字一语铿锵有力,“陈锦谙,我不会再输。”

    因为三个孩子,陈锦谙以及陈寒都在。

    温柔的笑声从话筒传出来,带着不易察觉的宠溺,“本来还想放你几天假期,明天直接到公司报道。”

    “是,总裁。”梁曦月笑眯眯说,她绝对不会梁琴称心如意。

    话音刚落,整个汽车就被撞着往前移动。

    连带身子都往前倾斜,梁曦月下意识按住方向盘回头看去。

    结果看清是谁开车撞她,顿时气笑了,权云哲是不是有病!

    不只是梁曦月这么想,三个孩子都懵了。

    权云哲面无表情打开车门,走到驾驶一侧的车门停下脚步。

    “哥哥,这什么情况呀?坏男人居然撞妈咪!”梁小墨呆若木鸡,整个人还是懵圈状态。

    可是一看权云哲愤怒盯着妈咪,小墨弟弟不争气咽口唾沫,“坏男人看见妈咪开开心心打电话,不小心吃醋啦?”

    梁小玉冷冷哼声,梁大布眉心皱的更深,“吃醋就撞人,这种行为太幼稚。”

    “……没错,小墨也是这么想哒。”

    “谁。”权云哲打开车门,冷冷质问。

    感觉整个胸腔都泡在老年陈醋里面。

    梁曦月没想到权云哲会来这招,刚打算说话就被陈锦谙打断,“月月,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答应。”

    权云哲目光凛然,俊脸铁青漆黑,果然是陈锦谙!

    梁曦月眉心抽了下,下刻掌心一空手机就被权云哲抢走挂断。

    真是的,谙哥明明听见权云哲说话,还故意挑衅招惹。

    清澈眸子撞进深邃视线中,看着某人丝毫不遮掩的怒火,梁曦月心里有种发毛的感觉。

    不知道原因,就是有一丢丢心虚,感觉被捉奸一样。

    权云哲霸道冷哼,“你和陈锦谙说什么了。”

    梁曦月咬着后槽牙,真在犹豫说不说。

    三胞胎反而受不了从车内跑下来,深怕坏男人为难妈咪。

    “权先生,妈咪没义务告诉你。”梁大布小脸阴沉,他答应留下只是想帮妈咪报仇,但不表示同意权云哲追求妈咪。

    权云哲看着不退让的大布,薄唇不悦抿成一线。

    梁小墨挤在权云哲和梁曦月中间,小手朝着梁曦月张开,“妈咪抱抱。”

    “你们都上车,我有事要说。”梁曦月揉揉小儿子脑袋,本来还想过渡解释全被权云哲打乱。

    三个小胡萝卜头面面相觑,全部听话上车。

    梁曦月瞥眼副驾驶怒气未消的某人,上下嘴唇轻轻掀开,没出口的话又咽回去。

    到最后什么都没说,权云哲气不气和她没关系!顾好孩子们情绪才是大事,直接踩油门开车。

    坐在后面的梁小墨眨巴大大眼睛,按耐不住好奇问,“妈咪,你要和我们谈什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