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4章 赴约鸿门宴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权云哲单手抱起梁小玉,低沉问,“就怕你妈咪生气?”“怕,虽然更怕妈咪吃大亏。”梁小玉尤其诚实的人,冷冰冰哼声,“主动约妈咪当然焦躁好心。”梁小墨重重点点头,小手拨拉权云梁小墨重重点头,小手扒拉权云哲腰带,“小墨也是这么想的。”那个梁琴一看就是坏人,亏她还是妈咪的堂姐!。...

    权云哲单手抱起梁小玉,低沉问,“不怕你妈咪生气?”

    “怕,但是更怕妈咪吃亏。”梁小玉特别诚实,冷冰冰哼声,“主动约妈咪肯定不安好心。”

    梁小墨重重点头,小手扒拉权云哲腰带,“小墨也是这么想的。”那个梁琴一看就是坏人,亏她还是妈咪的堂姐!

    权云哲一手抱一个,清冷眸光落在梁大布身上。

    梁大布淡定倒退两步,顺便拿起车钥匙,“我自己走。”

    要不是看在权云哲能帮忙的份上,他们三个才不要这么亲昵权云哲。

    梁曦月开车很快,碰上红灯稳稳停下来。

    放在旁边的手机响起来,梁曦月随手打开免提。陈锦谙磁性嗓音传出来,“你现在要见梁琴?”

    梁曦月轻不可微嗯声,“没错,她身边带着人没有。”

    “只有她自己。”陈锦谙压低声音复杂说,“有件事我想告诉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

    “你就不怕我出车祸吗,等我到酒店门口再说。”梁曦月不给陈锦谙说话机会,直接挂电话。

    瞥眼跟在后面的车,有些无力摇头。

    就知道她的宝贝们要添乱,梁琴是单独来的,难道还能吃了她?

    “被发现了。”权云哲坐在驾驶,轻描淡写。

    后车座的梁大布满脸淡定,“按照妈咪敏锐程度发现才正常,只要不跟丢就行。”

    梁小墨非常不吝啬夸奖,奶气十足哄宝宝的音调说,“权叔叔加油,我们一定能跟上妈咪。”

    梁小玉有些嫌弃梁小墨撒娇,但是对于某人好用就可以。

    权云哲从小带着梁曦月在玉景城走动,好多建设都变了大概还能记住些。

    梁曦月本来想甩开权云哲,不管汽车开到哪儿就是甩不开。

    心里又气又恼,猛地停下汽车。

    三胞胎似乎看见梁曦月扭头看过来,连忙躲起来。

    权云哲眉眼冷淡,“和月月打招呼吗。”

    梁小墨觉得权云哲是故意的,直接气鼓鼓扑上去掐住权云哲肩膀,“敢招惹妈咪一定被收拾!”

    等几分钟也没等到权云哲三胞胎,梁曦月揉揉锁起来的眉心。

    最终一脚油门,开车到达酒店。

    距离梁琴约定的时间只剩下二十分钟,本来能提前四十分钟来的。

    梁曦月半垂眼眸,再次拿起手机拨通陈锦谙电话。

    “你迟到了,权云哲是不是也在?”陈锦谙语气幽怨。

    “他和孩子们跟了一路。”梁曦月也不撒谎,“继续刚才话题,你想告诉我什么?”

    陈锦谙沉默片刻,“只查到梁琴安排梁先生住院,住院名字是其他人的。”

    梁曦月紧紧咬着后槽牙,“梁琴还有什么行动?六年前的事她有没有插手。”

    “六年前的事还没调查到,其他行动也不明确。”现在能确定梁曦月的父亲被梁琴控制,是生是死都不能完全肯定。

    多余的话陈锦谙没说,就怕梁曦月无法接受这件事,“记住,你和梁琴见面一定要冷静。”

    “放心吧,挑衅的话我不会上当。”梁曦月紧紧攥住方向盘,才勉强压下心头怒火。

    “锦哥……能想办法把我爸爸救出来吗?”就算父母不要她,最起码别落在别人手里连生死都不能控制。

    “月月别害怕,我一定把梁先生救出来。”陈锦谙认真说。

    梁曦月心里有种无力,她欠陈锦谙越来越多都不知道怎么偿还,“谢谢,有空请你吃饭。”

    “叫上陈寒。”陈锦谙隐晦不明开口,陈寒在梁曦月不会胡思乱想。

    梁曦月放下手机,脸上温情彻底消失推开车门走下去。

    包厢里面。梁琴已经提前到了,看着走进来的梁曦月笑着挥挥手,“月月,坐在我身边。”

    梁曦月气定神闲坐在梁琴对面,生疏和隔离扑面而来。

    梁琴也不介意,“你还是这么嫌弃我,这些年我一直想见你。”

    “是真是假你心里有底,我原本以为梁氏能更好,没想到比我想象中要差很多。”

    听着梁曦月说的话,梁琴表情明显控制不住,“你这些年不在公司,怎么能清楚公司好与坏,你是不是想回来了?”

    说到后半句已经凝重许多,梁曦月听懂梁琴话里警告,轻声笑了,“你和宋馨萱玩在一起,公司能好到哪里?梁琴,你要是心里有点数,今天就不该和我吃饭。”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现在梁氏我说了算。”梁琴有些气急败坏,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梁曦月手指规律敲打桌面,脸上温度始终不咸不淡,“连最基本的激将法都能上当,你要是对家族有一点信念感就别妄想全部霸占。”

    梁琴咬着后槽牙,她进来是来羞辱梁曦月,不是让梁曦月数落她的!

    从以前就这样,明明梁曦月才是妹妹,有啥资格来说姐姐不是,“我也不想全部霸占在手里,叔叔这些年身体不好,还是我送叔叔去看病。你大概不相信我还找过董事会希望你回来,结果董事会说你太脏会连累公司,你不会怨我吧。”

    梁琴满脸讥哨,根本不遮掩轻蔑。

    仿佛梁曦月是多脏的臭虫,压根不值得一提。

    梁曦月神色不改,“你和宋馨萱联手设计陷害我,一个得到权云哲一个得到梁氏集团,你害怕被我压一辈子,我能理解。”

    这是梁琴心底的逆鳞,几乎被梁曦月重重掀开鲜血淋漓的痛,“闭嘴!你算什么东西,整个梁氏都是我的。”

    看着五官略扭曲的梁琴,梁曦月更加慵懒靠在椅背上,“那你大可试试。对了,CH王牌经纪人我只是玩票性质,陈锦谙是我真正上司,我是景安集团总经理。”

    梁琴狠不得掐死梁曦月,“你故意的!”

    梁曦月当年丑闻被爆之前,费了不少心血开拓娱乐版面,梁家本来是搞房地产。

    这些年梁琴一直费钱开展梁曦月制定的业务,投资不少钱都打水漂,结果梁曦月只是玩玩就当成CH王牌经纪人!到底是谁羞辱谁。

    梁曦月讽刺笑了,“梁琴,你要是再让我父亲教导两三年,或许就不用依靠陷害我来上位。”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