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2章 今晚你和我睡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权夫人略为思索片刻,“也可以。”长子承继家业,何况梁小莲但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孩子。梁琴不满意垂下眼眸,只要你把梁曦月和梁小莲彻底赶跑,她的位置才能永远是稳坐。冯家没办法是长子继承家业,况且梁小玉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孩子。。...

    权夫人略微深思片刻,“可以。”

    长子继承家业,况且梁小玉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孩子。

    梁琴满意垂下眼眸,只要把梁曦月和梁小玉彻底赶走,她的位置才能永远坐稳。梁家只能是她梁琴一个人的,没有谁可以抢走。

    “妈咪,你快点管管哥哥。”梁小墨小手缠上梁曦月脖颈,整个人腻歪起来。

    梁曦月看着坐在电脑桌沉思的大儿子,无奈抬起下巴,“明天还能破解,现在快洗洗睡。”

    梁大布摇摇头,明明忙七八个小时却没有一丝困意,“妈咪,你和小墨先睡。”

    “你不睡,小玉也在洗澡。我和小墨睡不着。”

    “没错没错,睡不着!”梁小墨随声附和,没有哥哥和姐姐睡得不踏实。

    梁大布拿梁曦月和梁小墨没办法,只从从椅子上跳下来,下秒就被梁小墨拽着去洗脸。

    看着关上的门,坐在沙发上的梁曦月站起来,若有所思走到桌前停下脚步,一目十行看起来。

    “能看懂吗?”冷清嗓音由远及近缥缈响起来。

    梁曦月头也不抬,看不懂也要看,能让大布闷闷不乐纠结的东西,一定是很麻烦。

    权云哲面无表情蹙起眉心,薄唇刚刚掀开一个对话框跳出来。

    “你查到的账号是正确的。”

    梁曦月轻挑眉心,看着对方输入下一行字错楞睁大眼睛:的确是梁夫人的账号。

    怎么回事?!梁曦月还没看清上面聊天记录,插头就被拔了,心头涌上怒火突然瞥见门口的梁大布。

    “妈咪,你有没有看到什么?”梁大布小脸深沉带着不易察觉颤抖,梁曦月顾不上埋怨权云哲,“没看全,上面有我不能看的?”

    “一些骂妈咪的账号,我不想让妈咪看见。”梁大布看起来松口气,“今晚我睡在书房,小玉洗完澡和小墨进房间了。”

    梁曦月嘴唇嗡动还想再劝梁大布几句,结果被权云哲扯着走出去。

    “你干什么!”梁曦月不答应大布睡在书房,让他留在书房肯定一宿不睡。

    权云哲把梁曦月壁咚在墙角,居高临下看着怀里的女人,“大布不想走,换个地方睡不着。”

    一想到对话框说的话,梁曦月表情严肃,“未必是我妈妈发的消息。”

    现在是梁琴控制梁家,不管明天邀请是不是鸿门宴,她都会参加。

    权云哲低沉嗯声,看着梁曦月一张一合粉色唇瓣,仿佛带着无声的勾引和魅惑。

    梁曦月察觉权云哲呼吸粗重,才发现不对劲,“你离我远点,别又想……唔。”

    蜻蜓点水的亲吻,如同浅浅品尝上等的佳酿。权云哲目光炙热掐着梁曦月下颚,声音沙哑磁性,“晚安。”

    梁曦月脸颊通红狼狈推开权云哲跑了,打也打不过,只能跑了,早知道当年就不要怕吃苦,武功再精炼些肯定能揍他。

    看着离开的梁曦月,权云哲嘴角浮现短促笑意,心情不错推开门走进去。

    梁大布咬着下嘴唇一言不发坐在椅子上,小脸覆盖一层阴影,“妈咪看见了,对不对。”

    不是质问而是肯定的语气,梁大布有点难过,“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早点关机。”头顶被温暖掌心按住打断自责。

    梁大布抬起脑袋。权云哲表情依旧冷淡,“梁曦月没那么脆弱,这是她迟早面对的。”

    “妈咪对外婆感情很深,我怕妈咪做抉择不愿意。”这是梁大布最不想看见的事,“就算外婆和外公是被梁琴控制起来,可他们不要妈咪也是不争的事实。”

    没必要为这种亲人付出太多余的感情,梁大布说不怨恨他们是假的。

    权云哲明白,不算太温柔揉着梁大布脑袋,“相信你妈咪。”

    不算安慰的安慰,莫名让梁大布心情变好一些,眨眼就被涌入宽厚的怀抱中。

    权云哲单手抱着梁大布,带着不容违背的命令,“今晚你和我睡。”梁曦月跑了,总得有个孩子留在身边。

    梁小墨和梁小玉乖巧躺在梁曦月身边,梁小墨奶声奶气问,“真的不把哥哥叫过来?”

    “你们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大布也许瞒着她,但绝对不会瞒着弟弟妹妹,这是梁曦月可以肯定的事。

    果不其然两个孩子安静下来,梁小玉咳嗽两声别扭说,“没有事。”

    “没有就好。”梁曦月把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要是他们清楚明天要去见梁琴,一定会强烈反对。

    夜晚悄然而至,第二天。

    梁曦月还没睡醒就被铃声打断,晕乎乎接通电话就听见宋馨萱凄惨说,“我哥哥要回国了,云哲哥求你成全我哥哥和梁曦月。”

    宋书海要回国?!这是权云哲的手机,梁曦月立刻清醒过来,看着身边还在睡觉的孩子蹑手蹑脚走进卫生间。

    宋馨萱习惯权云哲对她冷漠,只要不挂电话就能一直说下去,柔美嗓音染着哭腔,“云哲哥,我知道你心里有人我走不进去。可我不介意,只要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哪怕让我死都行。”完全卑微到尘埃。

    不管宋馨萱对别人多狠,喜欢权云哲却是真心实意,当年就是因为这点梁曦月才特别讨厌她。

    话筒两头陷入沉静,只能听见宋馨萱压抑的哭声。梁曦月犹豫片刻,还没说话就被梁小玉打断,“妈咪,你在里面吗?”

    梁曦月,“……”

    宋馨萱同样愣了,直接扭曲质问,“你这个贱货,云哲哥的手机为什么在你手里!”

    刚才的柔情蜜意统统消失,梁曦月觉得解释太麻烦,“我们住在一起,他的手机我拿着不是很正常嘛。”

    “你、你不要脸……”宋馨萱咆哮道,还没说完梁曦月已经挂断电话。

    梁小玉看着打开门的梁曦月,有些好奇问,“你再和谁打电话?”听不清对方说什么,只能听见妈咪说话。

    “一个心灵寂寞的女人,你年龄小不方便知道。”梁曦月戳戳梁小玉额头,“上卫生间吧,我去把手机换回来。”还是自己拿自己手机,免得下次听见什么少儿不宜的事。

    望着走掉的妈咪,梁小玉歪着头有几分不解,心灵寂寞的女人是谁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