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1章 王牌经纪人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小墨被被吸引视线,几眼眼神惊诧变为欣喜若狂,“干妈会议记者款待会了!”手机屏幕。一个更年轻东方女人坐在CH会议室主位,五官妖娆妩媚狭长丹凤眼透着魅惑,强悍的气场从浑身更别说身后站着一排国际大碗影帝影后。。...

    梁小墨被吸引视线,一眼表情惊愕变成欣喜若狂,“干妈召开记者招待会了!”

    手机屏幕。一个年轻东方女人坐在CH会议室主位,五官妖娆狭长丹凤眼透着魅惑,强大的气场从浑身周遭泄露出来,任谁都不敢小觑。

    更别说身后站着一排国际大碗影帝影后。

    “临时召开记者会没别的意思,就是看见王牌经纪人被骂心里不爽。”主位上的陈寒懒散靠着椅子。

    “陈总,谁敢骂你的王牌经纪人?”有个记者大着胆子问,CH的王牌经纪人比陈寒还要神秘,圈内的人大多数没见过这位,是男是女都不清楚。

    陈寒似笑非笑,“玉景城权宋两家,一群人勾结起来欺负我的经纪人。”

    玉景城的权家可是首富,坐在下面的媒体明显躁动起来,陈寒是CH总裁,又是陈家家主。

    权家和陈家要是打擂台赛,无疑是重磅新闻。

    “至于欺负谁,我在这里没必要挑明。只希望权夫人和权云哲先生明白,不要把她的沉默当成你们不要脸的资本。”

    “她,我罩的!”漫不经心的神色只剩下严肃。

    梁曦月忍不住勾起嘴角,心里划过浓浓暖流。

    “干妈真帅。”梁小墨特别花痴咧嘴笑起来,就连梁小玉都赞同点头。

    权云哲表情难看抓住梁曦月纤细手腕,“你和陈寒什么时候认识的。”一个陈锦谙不够,现在又加上CH的陈寒。

    梁曦月看着某人抓奸的样子,不以为然耸肩,“刚出国吧。”

    那时候陈寒看她不顺眼还有过刁难,后来见面次数多了才勾搭在一起。

    梁大布不喜欢权云哲和他妈咪说话的语气,微微蹙眉,“干妈现在发话,娱乐圈都会消停下来。”

    就算某些记者深扒完也不会播报,这里是玉景城强行报道只会得罪权云哲。

    梁大布若有所思抬起下巴,“权先生,希望你和权夫人再谈一次。”

    干妈没有把话点透,已经给权云哲面子。真要是他们三个正面照曝光,恐怕不只是口头说说而已。

    权云哲俊脸愈发难看,面无表情注视梁曦月,“陈寒喜欢你?”

    “对,陈寒喜欢我。”这种醋也要吃?梁曦月不介意刺激权云哲,注视某人沉下去样子,还没说话就被铃声打断。

    梁曦月刚掏出手机就被权云哲抢走。

    “把手机还给我。”梁曦月声音还没落下,电话就通了。

    陈寒在视频霸气外泄的嗓音变得温柔,“亲爱的,你上头条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权云哲眉眼漠然冷冽,眼底浮现浓浓戾气。

    陈寒似乎察觉到,声音停顿几秒变得森寒,“权云哲,再搞下三滥我不介意陪你斗到底!”

    “哼。”权云哲鼻翼发出不屑声响,直接挂电话。

    三胞胎下意识交换眼神。梁小墨气鼓鼓瞪着权云哲,干妈明明是找妈咪的。

    梁曦月恼怒摊开手,“把手机还给我。”

    下秒手机就交到掌心里面,却不是梁曦月自己的。

    “你拿我的。”权云哲冷艳矜傲,只是朋友不会做到这地步,陈寒是警告他对梁曦月有不一样的感情。

    “我拿你的干什么!”梁曦月怒极反笑,她有毛病吧!

    权云哲根本不配合,我行我素拿着手机离开。

    病房的门被人粗暴推开,宋馨萱刚刚睁开眼就听见梁琴笑着说,“权夫人。”

    宋馨萱立刻清醒过来,睡觉之前都是梁曦月的丑闻,满脸得逞看向权夫人。

    下秒,一腔喜悦凝固下来。

    权夫人拉开椅子,看不出喜怒坐下来,“你们知道CH总裁在F国权利多大吗。”就因为宋馨萱和梁琴乱来,让她在国外赔了不少钱。

    宋馨萱下意识看向梁琴,她完全听不懂权夫人说什么。

    梁琴表情略深沉,掏出手机递给宋馨萱看。

    看着视频陈寒维护梁曦月样子,宋馨萱几乎目眦欲裂,“不会的,怎么可能会这样。”肯定是假的,梁曦月怎么可能认识陈寒!

    CH娱乐国际是全球最大造星公司,在F国的权利就像玉景城的权家。

    宋馨萱只觉得浑身发麻,颤颤巍巍看向权夫人。

    哆嗦的声音还没从唇齿冒出来,权夫人已经冷冷站起来,“这段时间我不想看见你,把视频给删了。”

    陈寒这人睚眦必报,权氏娱乐版面还没从国外彻底打开。

    宋馨萱满脸温度竟失,半天没有回过神。

    梁琴望着权夫人扫来的视线,非常识抬举跟上去。

    医院附近,咖啡馆。

    权夫人不苟言笑打量对面的梁琴,和梁曦月没有一处相似。

    梁琴气定神闲抿口咖啡,“权夫人,我脸上有脏东西吗?”看的这么热衷。

    听着梁琴有些吊儿郎当的话,权夫人嫌弃嘲笑,“宋书海是你联系的?”

    “是宋馨萱联系的。”

    宋馨萱伤得那么重,真正操控者就是梁琴罢了。

    权夫人皮笑肉不笑嘲讽,“你是把我当成傻子。要不是梁曦月丑闻爆出来,你坐不稳现在这位置。”梁家从开始就属于梁曦月。

    “妹妹只是运气好。”梁琴轻描淡写,仿佛再说无关痛痒的话,“幸好结局不错回到我身边。”

    权夫人不喜欢像梁曦月和梁琴这样聪明人,“你在梁家所做作为我不感兴趣,梁曦月是个孝顺女儿。”就算被梁家逐出家门,也不会不管父母。

    梁琴故作为难,“权夫人放心,咱们目标都是一样的。”

    除掉梁曦月,最起码别妄想留在玉景城。

    权夫人微微眯眼,看着梁琴眼底杀气,“你有计划了?”

    “当然,明天中午我约梁曦月见面了。”梁琴若有所思压低声音,“有件事还需要权夫人帮忙才行。”

    “说。”权夫人淡淡开口,最起码梁琴比宋馨萱有利用价值。

    梁琴脸上变得阴晴不定,附在权夫人身边只用着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大小。

    不知道说什么,权夫人紧绷嘴角舒展许多,“可以。”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且不会伤害到三个孩子。

    “今天我答应和权夫人合作,别的都可以不要。但梁小玉必须送走。”梁琴幽幽补充,这小兔崽子绝不能留下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