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20章 和你有什么关系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曦月笑容退色,黄鼠狼给鸡去拜年,她前脚刚调查结果梁琴后脚就来约着朋友见面。刚准备侵权短信,一张照片嗡嗡发过去的。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身上插着不少管子,面刚打算删除短信,一张照片嗡嗡发过去。。...

    梁曦月笑容褪色,黄鼠狼给鸡拜年,她前脚刚调查梁琴后脚就来约着见面。

    刚打算删除短信,一张照片嗡嗡发过去。

    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身上插着不少管子,面色煞白明显出气不多样子。

    梁曦月瞳孔剧烈收缩手指颤抖,自从爸妈不要她以后,他们一直没见过面。

    印象之中爸爸身体很好,所以梁琴口头上说的话她根本不当真,可看见父亲虚弱躺在病床上,瞬间就慌了。

    梁曦月眼底发红,似乎透过照片能看见笑容得逞的梁琴,深呼吸喘口气。

    关紧的门静悄悄打开,权云哲看着情绪失控的梁曦月,直接抓住揽在怀里,“出事了?”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

    梁曦月嗓音沙哑甚至有些难听,“你放开我。”她没有心情陪权云哲周旋。

    权云哲眉心皱得更深,弯腰把梁曦月扛起来推开隔壁的门。

    梁曦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扔在蓬松大床上,望着靠近过来的权云哲,朱唇刚掀开就被大手捂住。

    权云哲居高临站在床边,“要是不怕他们担心,你可以叫。”

    三个孩子就在隔壁,甚至能听见敲打键盘声音。梁曦月没好气忍住了,想挥开权云哲碍事的大手却没挥开,心里本来就带着怨气。

    一想到父亲虚弱躺在病床上,梁曦月整颗胸腔酸涩疼痛,直接抓住权云哲手掌张嘴咬下去,浓浓血腥味从口腔里面蔓延。

    这是权云哲自找的,本来不想拿他当出气筒。

    权云哲像是没察觉疼痛,心疼悄悄爬上眼底,除了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梁曦月。

    梁曦月发泄够才放开权云哲,嘴角都是红色血珠,微微抬起视线看过去,下秒就被压在床上。

    扑面来袭的亲吻,带着侵略性的男性荷尔蒙。

    权云哲掐着梁曦月下颚,逼迫梁曦月张开嘴唇,进一步掠夺着甜蜜。

    梁曦月双手推搡着权云哲肩膀,只感觉属于自己的空气都被夺走,剧烈挣扎起来。

    不知道亲多长,梁曦月感觉呼吸不通畅时候,权云哲才依依不舍放开。

    梁曦月脸颊酡红,双眼迷离瞪着权云哲,“你这样有意思吗。”

    “利息。”权云哲举起被梁曦月咬伤的手背,上面还流着血有明显的牙印。

    梁曦月哽了一下,刚才没控制住情绪没想到咬的这么深,“你自找的。”

    “为什么生气。”权云哲依旧压在梁曦月身上,压根没离开的意思。

    梁曦月恼羞成怒,要不是打不过权云哲已经动手。

    权云哲冰着脸注视梁曦月,梁曦月不耐烦说,“我的事和你没关系,你别多管……”

    “你整个人都是我的。”他们之间怎么没关系!

    权云哲指尖掐着梁曦月下颚一路往下停在精致锁骨处,别再说刺激他的话。

    被碰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疼,梁曦月丝毫不敢怀疑权云哲会乱来,后背发凉,“梁琴给我发短信了。”

    “和你父母有关?”权云哲拽着梁曦月坐起来抱在怀里。

    梁曦月不自在挣扎,“是。”

    权云哲眸光幽深,手掌摸向梁曦月口袋里面。

    微凉的温度透过薄薄布料落在肌肤上,梁曦月如同触电,一股电流从后背窜上脑袋,“你干什么!”

    话音还没落下,放在兜里的手机被掏出来。

    不等梁曦月阻止,权云哲已经看见梁琴发的短信,墨色眸子浮现淡淡戾气,“你要见她。”

    听着权云哲笃定的语气,梁曦月表情冷漠许多,“迟早要见。”她必须查清楚梁琴在背后充当什么角色。

    权云哲比谁都了解梁曦月,眉心轻蹙,“我陪你去。”

    “这是我要面对的事,你去干什么。”梁曦月察觉圈在身上的臂弯真在用力,梁琴是梁家一家之长想用父亲威胁她并不难。

    自从被逐出家门就没过问梁家任何事情,连父亲病重照片也是头次看见,梁琴能把照片发过来,明显不把她放在眼里。

    权云哲抿紧薄唇,抱着梁曦月更紧几分,“不用拒绝我,任何事我都在。”

    掷地有声的带着热气,全部喷洒梁曦月敏感的耳后,脸不争气红了,“有时间说这话,不如想想权夫人。没有她默认,宋馨萱可能指示权氏集团娱乐版面吗?”

    权夫人这是威胁,“孩子们背影照已经出来,我也不希望再看见下次。”

    权云哲俊脸愈发阴鸷,“这是最后一次。”没有他的命令,任何媒体都不得播报和三胞胎有关的事。

    “胡说,我不相信!”梁小墨错楞声音从隔壁响起,本来待在床上的梁曦月立刻甩开权云哲束缚。

    梁小墨难以置信看着梁大布,“哥哥撒谎,这两个账号肯定都是宋馨萱的。绝对不是外婆……”妈咪要是知道外婆这样诋毁,一定会疯掉。

    梁小玉温度不达眼底,“要不要告诉妈咪?”宋馨萱好解决,真正难处理是外婆。

    他们都知道,妈咪这几年一直不舍得外公外婆的。

    梁大布复杂摇摇头,现在有点举手无措,没想到在网上骂的最欢的人还有外婆,就怕妈咪不能接受。

    关紧的门突然打开,梁曦月和权云哲直接走进来。

    “大布,你是不是查到什么了?”梁曦月连忙追问,否则不会听见梁小墨惊叫的。

    三胞胎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梁大布犹豫几秒钟,“小墨让我调查一些骂人账号,这些账号都是宋馨萱那边的人。”

    “除了宋馨萱还有谁。”梁曦月眯着眼问。

    梁小墨为难起来。梁小玉攥紧小小的拳头,咬牙切齿说,“还有妈咪本家的人。”

    梁曦月一阵冷笑,“我知道是谁,你们不用太吃惊。”在梁家看不惯她的人除梁琴还有很多,比如她的亲大伯一直嫌弃她挡路,落井下石完全符合他们。

    大布和小玉,就连小墨都发现梁曦月误会,误会归误会都没有解释的意思。

    有时候不说也是一种保护。

    权云哲冷淡看眼三个孩子,余光再次落在梁曦月脸上,薄唇轻掀就被铃声打断。

    叮咚——放在桌上的手机亮屏,最新头条弹送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