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18章 妈咪,我想留下来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曦月目光惊诧,有几分惊慌望着陈锦谙,“什么视频。”实际上不需要陈锦谙给答案,梁曦月也能猜想出,否者大布和小玉会这样。陈锦谙也没提问,而已把手机拿出递过来梁曦月其实不用陈锦谙给答案,梁曦月也能猜测出来,否则大布和小玉不会这样。。...

    梁曦月目光诧异,有几分慌乱看着陈锦谙,“什么视频。”

    其实不用陈锦谙给答案,梁曦月也能猜测出来,否则大布和小玉不会这样。

    陈锦谙没有回答,只是把手机拿出来递给梁曦月。

    梁曦月一看今日头条,脸色再次变得煞白,好不容易才冷静看向梁小玉和梁大布,“你们都看见了?”

    梁小玉泪水还没干透,抬起小手主动环上梁曦月脖颈。

    不给答案已经默认答案,梁曦月整颗心都沉下去,到现在都有少许无措,“权云哲,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

    爆出视频是小凉工作室,小凉工作室是权氏集团娱乐版面。

    权夫人真够狠的,这一招是死路!梁曦月低声自嘲,“每次都是嘴上说说,你有那一次是真正护着我的!”

    权云哲目光一凛,薄唇轻掀还没发出声音。

    梁小墨焦急说,“我怎么感觉网上舆论是控制好的,就像干妈公司水军一样。”

    刚刚说完就看见不远处的陈锦谙,“锦叔,现在可咋办呢,我看见我们三个背影照被爆出来。”

    梁曦月火气涌上头脑,“你说什么?!”

    “这件事我会给你交代。”权云哲冷着脸从沙发站起来,没有经过他的命令到底是谁发的。

    母亲知道他的底线。

    梁曦月不阴不阳扬起下巴,“不用了!小墨,把手机拿过来。”

    梁小墨直接跑到梁曦月前面,下秒就被梁曦月揽在怀里,阴冷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是我们不配留在这里,认识你真是瞎了眼。”

    如果时间能倒退,她绝对不要和权云哲发生任何关系。

    权云哲冷冰冰看着梁曦月,抿紧的薄唇出卖真实情绪。

    梁曦月直接抱着两个孩子站起来,陈锦谙不动声色往前走两步,他的人都在外面。

    如果权云哲真的要阻止,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视频不是我发的。”权云哲视线始终没离开梁曦月,嗓音低沉带着冷冽。

    梁曦月知道不是,可就是按捺不住这口怒气。要不是权云哲事情不会发展成这样,如果她早点带着三胞胎离开,权夫人和宋馨萱能捣乱吗?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权云哲这样心里有点不舒服。

    “月月,我们还是快点走吧。”陈锦谙声音不轻不重响起来,这次三胞胎曝光只是背影,下次就会变成正面。

    梁曦月收敛心情,紧紧抱着怀里的两个孩子,强行从权云哲身上移开,“嗯。”

    刚迈开脚步一群保镖纷纷围上来。

    梁曦月咬着后槽牙,再次恼怒看向权云哲,嘲讽的话刚刚到嘴边。

    “妈咪,我想留下来。”梁大布满脸凝重开口,奶音只剩下认真没有丝毫开玩笑意思。

    梁曦月错愕看着梁大布,“你说什么?”

    短暂沉默之后,梁大布再次一本正经说,“我要留下来。”这仇不报,他走着不甘心!

    梁曦月太了解孩子什么脾气,大布既然能说出来肯定是真的,注视梁大布认真稚嫩样子,攥紧拳头忍着脾气说,“我不答应。”

    她可以被人辱骂,但是她的小孩不行。

    梁大布知道会被梁曦月拒绝,再次坚定摇摇头,“我从来没让妈咪操过心,对不起,这次我一定要留下来。”

    “权云哲,大人的事情你牵扯孩子有用吗?”陈锦谙厉声质问。

    权云哲面无表情站在原地,冷然道,“你可以离开。”梁曦月和三个孩子必须留下来。

    陈锦谙拧着眉,确实没想到关键时刻大布会选择留下,如果换成小墨还能劝导,大布这样明显有仇要报复。

    安静许久的梁小玉,犹豫片刻小心翼翼戳戳梁曦月肩膀,“妈咪,我也想留下。”

    梁曦月又气又恼偏偏拿孩子没办法,“你们非要留下干什么,我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妈咪的心里只有你们。”

    三胞胎不是不懂,可就是太懂才不愿意走。

    梁小墨难受鼓起脸颊,从来没有这么为难过,“妈咪对不起,我也想留下。”

    “连你也是这样?!”梁曦月有些生气,可是一看梁小墨难受样子,语气只能软下来,“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算妈咪求你们好不好。”

    梁小墨听着梁曦月哀求的声音,眼眶发红努力挤出笑,笑的比哭还难看,“我做不到,妈咪明明说过被欺负要勇敢面对,小墨不当逃兵。”妈咪离开六年任由那群人辱骂六年,被人戳着脊梁骨的骂。

    可是凭什么要一直忍,让躲在背后的坏人尽情笑!

    “就算世界上没有公平,我们也要站在妈咪身前。”梁小玉抱着梁曦月瓮声瓮气说,她知道自己很弱甚至会扯后腿,但留在这里就有一线希望报仇。

    梁曦月心里叹气,是她疏忽孩子们对她这份炙热的爱,毫无保留。

    梁大布朝着权云哲走过去,再次转身粉嫩小脸挂起甜甜的笑容,“妈咪,相信我们。”

    梁曦月表情复杂,一时之间不清楚说什么好。

    “他们做不到,还有我。”权云哲淡淡开口,如同承诺。

    宽厚的掌心放在梁大布后脑勺上,直勾勾盯着梁曦月一丝迟疑都没有。

    “月月,你答应三个孩子留在这里吗?”陈锦谙低声沙哑的问。

    梁曦月下意识摇头,可是看着孩子们这样,“锦哥,我和你出去说吧。”

    留在权云哲身边是一百个不愿意,可是三个孩子都这样,怎么可能离开。

    梁小玉和梁小墨被放在地上,梁小墨深怕权云哲会阻止,迈开小短腿冲过去紧紧抱住权云哲。

    权云哲冷淡看着离开的梁曦月和陈锦谙,眉眼愈发幽深。

    “他们出去了,你们跟我来。”清冷嗓音从头顶不满响起来,梁小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权云哲抱在怀里。

    梁大布和梁小玉交换眼神,纷纷淡定跟上权云哲脚步。

    只要他们留在这里,妈咪就不会跟着陈锦谙离开,况且解决麻烦事一旦解决他们立刻走。

    庭院,靠近后门。

    陈锦谙有些不甘心追问,“真的不带他们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