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17章 六年前视频再次爆出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权云哲非常危险掐住梁曦月下颚,温度不达眼底,“月月,切记全新挑战我的足够的耐心。”梁曦月恼羞成怒责问,“究竟是谁全新挑战足够的耐心!”又是谁逼得谁!梁曦月伸出手推攘着权云哲,“你闪开……梁曦月恼羞成怒质问,“到底是谁挑战耐心!”。...

    权云哲危险掐住梁曦月下颚,温度不达眼底,“月月,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梁曦月恼羞成怒质问,“到底是谁挑战耐心!”

    又是谁逼迫谁!梁曦月伸手推搡着权云哲,“你让开……唔。”没说完的话消失唇齿之间,唇瓣互相贴合在一起。

    梁曦月回过神,怒火从心头涌上来,费劲推开权云哲一巴掌打过去。

    权云哲没有躲任由耳光落在脸上。

    梁曦月看着权云哲冷淡眸子,反而冷静下来。

    “我可以容忍你不听话,但是别妄想离开我。”权云哲掷地有声,无形霸道把梁曦月圈在怀里。

    没有人能抢走梁曦月,梁曦月都不能带走自己。

    梁曦月听着权云哲沙哑嗓音,望着眼前炙热的视线突然有些狼狈移开,心里有种不好预感。

    如果继续忤逆权云哲,恐怕会有意想不到的后果发生。

    梁小墨把梁大布按在床上,气鼓鼓说,“哥哥,坏男人和你到底说啥?你告诉我,我一定给哥哥出气!”

    梁大布小脸沉沉,反而不清楚怎么回答。

    梁小玉看在眼里皱眉,冷冷声音有些担心,“到底是什么事,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梁大布望着越来越着急的梁小玉和梁小墨,“和妈咪有关。”

    “是不是和妈咪以前的事有关?”梁小玉直白问,看见梁小墨诧异样子,“干妈说妈咪不受欢迎,让我不要问过去的事。”权云哲恰好和妈咪一起长大。

    梁小墨难以置信咽口唾沫,下意识摇头,“我不相信,妈咪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不受欢迎!”

    “是真的。”梁大布证实梁小玉说的话,可能干妈和锦叔一开始不让他调查是对的。

    想到这里梁大布呼吸沉重,精致爱笑的五官变得严肃,“有件事要告诉你们,我暂时要留在这里。”

    没有提前告诉妈咪,是怕妈咪不开心。

    梁小墨错楞睁大眼睛,就连梁小玉都没想到梁大布会这样说,留在这里妈咪一定会生气!

    “哥哥,妈咪过去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梁小墨连忙抓着梁大布的手,以至于哥哥都这么冲动。

    他们三个里面,哥哥可是最冷静的。

    梁大布不忍心说,刚打算说话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这里有信号屏蔽器,哥哥居然能接受到信号诶。”

    “干妈在系统安装过软件,估计忘记给你们装了。”梁大布掏出手机,还没看清楚梁小墨直接凑过来,小脸刷的一下就变了。

    梁小玉蹙着眉,沉着脸看过去。

    “这是什么!”弹出来的是今日头条:梁氏集团前继承人梁曦月和宋氏集团宋少再次爆出六年前不雅视频。

    视频中梁曦月脚步摇晃走到酒店长廊里面,突然在总裁套房面前停下来,打开门的男人笑眯眯抱着梁曦月走进房间。

    梁小玉率先回神,夺过手机狠狠摔在地上,只觉得浑身发冷。

    一切都是假的,妈咪才不会做这种事!

    看着发泄脾气的梁小玉,梁小墨同样被吓到了。

    “大布,这就是妈咪被诬陷的事!”梁小玉咬牙切齿问,狠不得冲进屏幕里面。

    梁大布脸上温度消失不见,干净的小脸只剩下戾气,“是宋馨萱爆出来的,当年就是用这样的方式陷害妈咪,逼迫妈咪离开家乡。”

    这就是哥哥要留下报仇的原因?梁小墨眼眶发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一想到妈咪当时收到的委屈,“那个坏女人想再次逼走妈咪,对不对!”

    人说过的话就像一把尖刀,活生生刺进受害者心里面,梁曦月什么为人她的孩子最清楚不过。

    “对。”梁大布指甲深陷掌心,从来没有一刻这么愤怒,猛的推开梁小玉和梁小墨走了出去。

    他不允许妈咪被人诋毁,年龄小稚嫩又怎么样,他的妈咪,他保护!

    梁小玉满脸滔天怒意,深呼吸追上去。

    留在最后面的梁小墨拿起地上手机,视频已经播放完了,下面的评论不堪入目。

    做人善良:梁曦月是我见过最最恶心的女人,梁家老古板都说梁曦月和宋少结婚了,怎么还把以前的视频爆出来,我看准是离婚又后悔,特意想求宋少回来,真贱。

    只爱一个人:为什么宋少不要梁曦月,还不是因为她在外面瞎搞,一天陪好几个男人上床还染上病,据说生下三个小贱种,连孩子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梁小墨气到冷静不下来,这群人怎么能这样,妈咪在国外勤劳工作,拼了命养他们,才没有做过这种事。

    眼泪瞬间从眼眶流出来,梁小墨目眦欲裂,熟悉的电话号码突然出现。

    梁小墨连犹豫都没有,手忙脚乱接通电话,“锦叔!”

    “我马上到,你们都下来。”

    听着陈锦谙愠怒嗓音,梁小墨心里难过起来,奶音都是哭腔,“好。”

    在客厅纠缠的梁曦月和权云哲,听见仓促脚步声,梁曦月顾不上呵斥下意识从权云哲怀里挣扎。

    “放开我妈咪!”梁大布冷嘲怒吼,眼中只剩下恨。

    权云哲冷淡看过去,梁小玉脑海都是视频发生的事,直接冲过去扑在梁曦月怀里。

    梁曦月单手搂住梁小玉,突然察觉到胸前的湿意,顾不上震惊着急问,“小玉,你怎么了?”

    梁小玉小脸埋在梁曦月怀里,浑身克制不住颤抖,无声抽泣。

    一想到妈咪被陌生男人抱进房间,就克制不住害怕,妈咪不是这样的人!

    梁曦月摸着梁小玉后背,直接看向梁大布,“到底怎么了?!”

    “妈咪。”梁大布青涩的呼喊沙哑,像是有种孤立无援的无措,吸吸发酸鼻子忍着没哭,“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

    梁曦月神色愣怔,猛的看向权云哲,“是你告诉他们的!”他怎么能把这种事告诉孩子们。

    权云哲眸光幽深,大布有分寸绝不会轻易说的。

    “权云哲,你为什么把视频爆出来!”陈锦谙质问声音传进来,权云哲保镖根本拦不住。

    梁小玉愣怔抬起脑袋,望着愤怒走进来的陈锦谙,锦叔刚才说什么?

    陈锦谙冷冷瞪着权云哲,要不是他默认这种视频根本不敢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