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15章 放我弟弟下来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曦月很复杂看向权云哲,心里有仇报仇又有几分让人不不懂得情绪,权云哲确实为他们也才。但,要也不是权云哲,权夫人更本会盯上三胞胎。追根究底,但是因为他!现在的更别说强制性带他但,要不是权云哲,权夫人根本不会盯上三胞胎。。...

    梁曦月复杂看向权云哲,心里有怨又有几分让人不懂得情绪,权云哲的确为他们出头。

    但,要不是权云哲,权夫人根本不会盯上三胞胎。

    追根究底,还是因为他!现在更别说强制带他们走,这男人实在太危险。

    待在梁曦月怀里的梁小玉攥紧拳头,有些克制不住看向权云哲。

    “这件事不会再发生。”低沉沙哑嗓音掷地有声,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

    梁大布和梁小墨交换视线。梁大布小脸沉沉危险眯眼,下秒就被梁曦月按住肩膀,“会不会发生,就看权夫人和宋馨萱舍不舍得消停。”其实宋馨萱还好说,最难缠是权夫人。

    梁曦月从小见识过权夫人手段,非常人一般。

    权云哲面无表情冷哼,墨色如玉眸子染上浓浓戾气,就连浑身周遭的氛围都变了。

    梁小玉歪着脑袋靠在梁曦予肩膀上,噘起粉嘟嘟的小嘴唇,眨巴大大的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汽车缓慢停下来,管家恭敬打开车门。

    坐在后面的梁曦月和三胞胎一个比一个淡定,谁都没有下去的准备,真要是跟着权云哲回家,再想逃出来肯定更难。

    权云哲面无表情从驾驶下来,居高临下看着车内四个人,“外面有记者,消息被封闭了。”

    梁曦月脸色一变,“你答应过我的!”不会让三个孩子消息曝光。

    “嗯。”权云哲轻不可微嗯声,神色依旧冷清。

    选择权在梁曦月手上,想不想曝光看她什么想法。

    三胞胎知道自己变成筹码威胁妈咪。梁大布握住梁曦月的手,稚嫩五官只剩下认真,“妈咪,我们三个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权云哲仇家那么多,梁曦月根本不敢拿孩子当赌品,“没事,我们下车。”就算没有记者,权云哲也不会放他们走。

    梁小墨双手叉腰,明亮眼睛只剩下怒火,狠不得把权云哲戳个窟窿。

    下一刻,梁小墨双脚离地就被抱起来,鼻翼之下都是权云哲身上味道,红着脸不自在说,“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权云哲单手抱着梁小墨,声音低沉带着几分难以察觉的柔和,“听话。”

    灼热的呼吸喷洒耳后,梁小墨耳朵脖子都是红的,惊慌失措看向梁大布,“哥哥!他占我便宜。”

    “放我弟弟下来。”梁大布特别不满意,刚刚伸出手。

    同样被权云哲抱在怀里。

    梁小墨,“……”

    “权云哲,你放开他们。”梁曦月拧着眉。

    说话归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权云哲抱着两个儿子,神色冷淡瞥眼梁曦月,“吃饭。”从知道三胞胎在权家,梁曦月一直没吃东西。

    梁曦予攥紧拳头。权云哲冰着脸迈开脚步,知道她没有办法拒绝。

    “妈咪?”梁小玉掩饰不住担忧,权云哲太霸道,明明知道妈咪比谁都在乎他们,还对哥哥和小墨搂搂抱抱。

    梁曦月牵强扯扯嘴角,“我没事。”现在不联系陈锦谙,并不是因为外面有没有记者,而是权云哲敢说,就一定舍得让孩子曝光。

    她可以容忍自己声名狼藉,却不能让她的宝贝被陌生人侮辱。

    权云哲把梁大布和梁小墨放在椅子上,下秒兄弟两个就从椅子上跳下来,连犹豫都没有。

    “妈咪。”梁小墨瑟瑟发抖扑在梁曦月怀里,仿佛受了天大委屈。

    权云哲不只是欺负他,还欺负哥哥。

    梁大布攥紧肉肉手指头,精致五官同样染上少许不满。

    “先吃饭。”梁曦月把梁小墨抱起来,轻轻放在椅子上。

    梁小墨才不愿意吃权云哲准备好的东西,可妈咪都这么说,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坐在椅子上面。

    梁大布和梁小玉交换眼神,纷纷坐下来。

    气氛宁静透着少许诡异,饭桌几个人安静吃着饭。

    权云哲看着放下筷子的梁曦月,轻不可微蹙起眉心,“再吃点。”

    “已经吃饱了,你们三个也快点吃。”梁曦月戳戳小脸鼓囊囊的小墨,“一口一口的吃,没人会抢你的东西。”

    就像小仓鼠一样。

    梁小墨不还好意思嘿嘿笑起来,梁大布放下筷子拿起纸巾擦嘴,“权先生,我可以洗个澡吗?”从被抓到现在,脸没洗牙没刷,他多少有点洁癖。

    “可以,我带你去。”权云哲淡淡开口,根本不给梁大布拒绝机会。

    望着离开的哥哥和‘坏男人’,梁小墨立刻凑到梁曦月面前,“妈咪,你怎么不阻止。”就不怕哥哥被抢走。

    “大布有分寸。”这点把握梁曦月还是有的,话锋一转格外压低声音。

    “况且权云哲不离开,怎么联系陈锦谙。”

    梁小墨眼前发亮,原来妈咪和哥哥是这个想法呀。

    梁小玉警惕看向四周,除留在厨房的女佣基本看不见人,“妈咪,你在这里真的能联系锦叔?”

    “只要大布拖得时间够长,我们在房间打通电话还是可以的。”梁曦月揉揉梁小玉蓬松头发,满脸都是疼爱。

    不管办法多么艰难,只要能离开权云哲绝对不会踏入这地方。

    梁大布泡在浴缸里面,目光有些闪躲看着脱衣服的某人,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热气熏得脸都是红的。

    下秒,就听见一句让温度凝固下来的话。

    “你不用争取时间,陈锦谙不会带走你们。”

    梁大布瞳孔剧烈收缩,望着长腿跨进来的权云哲,浴缸似乎变得狭小许多,心跳加快几乎冷静不下来。

    “我看着长大的女孩,她想什么我比你们都了解。”权云哲嗓音清冷,却有种让人不得不信服的错觉。

    梁大布回过神一股脑火气涌上来,小脸愤怒透着少许狠厉,“看着长大又怎么样,你敢说你没伤害我妈咪!”

    “那你说说我怎么伤害她。”权云哲冷冷质问,俊美神情不剩一点温度。

    非要把事情挑明才满意?好,满足他!

    梁大布攥紧水下的小拳头,奶音犀利一针见血,“如果你爱我妈咪,就不会和宋馨萱订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让妈咪怀孕,你知道妈咪养我们多么不容易吗。”

    “梁宸翊,你要做个选择。”

    答非所问的话从浴室里面缥缈响起,带着一贯冷清。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