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14章 他才是罪魁祸首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权夫人表情很难看,“没人陷害梁曦月,是她本性不善良真诚。”三胞胎小脸此外变了,梁小莲冷冷抿起嘴角,“真正的不善良真诚是你们,站在至高角度说三道四你们配吗?”这群人有什么资格三胞胎小脸同时变了,梁小玉冷冷抿起嘴角,“真正不善良是你们,站在至高角度说三道四你们配吗?”。...

    权夫人表情难看,“没人诬陷梁曦月,是她本性不善良。”

    三胞胎小脸同时变了,梁小玉冷冷抿起嘴角,“真正不善良是你们,站在至高角度说三道四你们配吗?”

    这群人有什么资格说妈咪,真是给他们脸。

    梁琴看着面无表情的梁曦月,掩去眼底嘲笑,“妹妹,权夫人是长辈不能和她这样说话。”

    “是吗,可我的小孩说的对。”梁曦月皮笑肉不笑扯嘴角。

    一个个站在至高角度指手画脚,她们配吗?

    被梁曦月捏在掌心里面的宋馨萱,像是被梁曦月刺激到一样,“你和我哥哥上床是事实,在这里装什么清高。”

    三胞胎火气顿时涌上来,还敢诬陷妈咪!

    “闭嘴。”权云哲面无表情道,宋馨萱还敢再提这件事。

    听着权云哲森寒的声音,宋馨萱有些害怕颤抖。

    梁曦月眉眼淡然愈发冷冽,一瞬不瞬盯着宋馨萱看,“你伤的不是肋骨,而是脑子吧。”

    宋馨萱微楞,回过神恼羞成怒呵斥,“你什么意……啊!!”

    撕心裂肺的声音再次尖锐响起。

    梁曦月按着宋馨萱受伤的肋骨,眼底冷凝,“在这里装孕妇流产,还企图嫁祸给我女儿这笔账我们慢慢算清楚。”

    幽冷声音由远及近从耳边响起,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气。

    宋馨萱头皮发麻,双腿控制不住哆嗦起来,断掉的肋骨几乎痛的晕过去。

    梁琴轻咳两声上下嘴唇嗡动,声音还没冒出来。

    梁曦月直接把宋馨萱推到梁琴怀里。梁琴下意识往后躲,结果被宋馨萱撞得倒退几步,两个人狼狈摔在地上。

    梁琴心头微怒,素来爱笑的面具终于裂了,一抬头就看见一双清澈美眸盛满寒意。

    “妹妹,我好歹是你姐姐。”

    “姐姐?”梁曦月扯扯嘴角,笑比生气还吓人,“但愿你是。”要是让她抓住把柄,梁琴等着吧。

    权夫人看着不阴不阳的梁曦月,一掌拍在桌子上呵斥,“这里是权家!你现在就给我离开。”权家不欢迎她这样的女人。

    梁曦月微微垂眸望向权夫人,嘴角再次荡漾出冷笑,“不用权夫人提醒,大布我们走。”

    “好。”梁大布紧紧握住弟弟妹妹的小手,轻抬下巴奶声奶气说,“这地方太垃圾,我们这辈子都不会来。”

    权夫人一看三胞胎要走,语气急躁冷然,“谁允许你们走的。”

    “是我。”权云哲冰着脸打断要说话的梁曦月,略微弯腰抱起梁小玉。

    梁小玉有些不自在挣扎,除哥哥和弟弟就连锦叔都没这样抱过,“你放开我。”

    权云哲抱着梁小玉更紧,漠然看着梁曦月,“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别威胁我!”梁曦月眉心皱得更深,权云哲这个卑鄙男人,不管哪个她都不愿意选择。

    梁大布粉嫩的手指捏成小拳头,要不是没手机已经给陈锦谙打电话,“妈咪。”

    听着大儿子奶声奶气呼喊,梁曦月压着怒火看向梁大布和梁小墨,一瞬间做出决定,咬牙切齿吐出两个字,“回家。”

    三胞胎知道梁曦月不愿意,可他们娘四个都知道现在跟权云哲走最安全。

    这里有密室,可以把人藏起来。如果留在权云哲身边陈锦谙还能想办法救他们。

    “权云哲,把他们留在这里!”权夫人终于急了,梁曦月带走三个孩子,可权云哲带走孩子是不同概念。

    现在三胞胎和梁曦月落在权云哲手里,想分开他们并不是简单的事。

    权云哲眉眼森寒停下脚步,冷淡瞥眼沙发上的权夫人,语气清凉,“母亲,不会再有下一次。”

    不管是记者还是宋馨萱的栽赃,权云哲都不想看见第二次。

    权夫人脸色扭曲,“你这个逆子!”居然还敢威胁他。

    梁曦月眼底浮现少许讽刺,从以前权夫人就想操控权云哲,可惜权云哲根本不吃这套。

    以前年龄小吃亏,成年以后羽翼丰满,权夫人根本控制不住权云哲。

    梁小玉冷冰冰偷偷看权云哲,却被权云哲抓个正着。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加快,有些不自在移开视线。

    “我们走。”权云哲冷漠融化,余光落在梁曦月脸上。

    梁曦月轻不可微颔首,抓住两个儿子跟上权云哲。

    梁琴看着离开的几个人,权家保镖谁都不敢上前拦一下。

    偌大的权家看起来是权夫人掌握,实际操控权还在权云哲手里。

    想到这里梁琴嘴角愈发嘲讽,望着压在她身上的宋馨萱,“权夫人,我先送宋小姐去医院。”

    宋馨萱眼前阵阵发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心里只剩下浓浓恨意,梁曦月这贱人,别以为她会放过她!

    权夫人怒火未消,满脸都是冷凝,“说,怀孕是谁想出来的。”

    宋馨萱小心翼翼望着愤怒的权夫人,下意识靠拢梁琴,“这个主意是……”

    “权夫人。”梁琴气定神闲打断宋馨萱,语气不卑不亢,“宋小姐和权少订婚好几年,怀孕才是正常的。”

    权夫人若有所思看眼梁琴,“是你教着宋馨萱办这件事!”甚至把流产嫁祸给她孙女。

    梁琴一副百口莫辩的神情,苦涩低下脑袋,“我敢说不是吗?”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想的。”宋馨萱挡在梁琴面前,不小心牵扯伤口眼泪瞬间流下来,哭的梨花带雨,“权夫人,我真的好怕梁曦月抢走云哲哥,她吊着我哥还嫁给陈锦谙。”

    权夫人冷冷看着宋馨萱,宋馨萱哭的更凶眼前一黑晕过去。

    “宋小姐!!”梁琴连忙抱住软下来的宋馨萱,脸色煞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不管是不是流产,宋馨萱被权云哲打断几根肋骨是不争的事实。权夫人再恼也只能压下去,“来人,把宋馨萱送到医院。”

    车门砰地一声关上。坐在副驾驶的梁小玉被梁曦月抱在怀里,“小玉,你没事吧?”一想到记者对小玉指指点点就心疼。

    梁小玉摇摇头,小脸埋在梁曦月怀里。梁大布满脸自责,“妈咪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小玉。”

    如果他再强大点,宋馨萱那点诡计完全可以化解。

    “根本不管哥哥什么事,他才是罪魁祸首。”梁小墨气鼓鼓指着权云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