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11章 亲子鉴定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权夫人表情缓和,就听到权云哲用着平常从来不没有用过的音调,“我和父亲不像,我的妻子没办法是我最爱的女人。”权夫人瞳孔剧烈收缩后,回过神一巴掌摔在权云哲脸上,恼羞成怒吼权夫人瞳孔剧烈收缩,回过神一巴掌摔在权云哲脸上,恼羞成怒吼道,“闭嘴!!!”。...

    权夫人表情收敛,就听见权云哲用着平时从来没用过的音调,“我和父亲不一样,我的妻子只能是我最爱的女人。”

    权夫人瞳孔剧烈收缩,回过神一巴掌摔在权云哲脸上,恼羞成怒吼道,“闭嘴!!!”

    权云哲站着没动,眼中温度更低几分,似乎有些怜悯,直接从权夫人身边越过去。

    权夫人满脸扭曲,浑身克制不住颤抖。

    密室。

    梁小墨担心看着躺在床上的哥哥姐姐。

    那个佣人口中的少爷,一定就是抓走妈咪的坏男人!现在妈咪和坏男人在一起,妈咪真的不会吃亏?

    咋办……锦叔在不在妈咪身边。

    一串串问题快把梁小墨压垮,妈咪说过男孩子遇事不能哭的,可他真的快忍不住了。

    冷淡的嗓音由远及近传进来,“小墨。”

    梁小墨听见有人呼唤他,连忙抬起脑袋下秒密室的门就被打开。

    望着门口的‘大一号’,瞬间着急起来,“怎么是你,妈咪呢!”

    “她不在。”权云哲冷淡抱起梁小墨,径直走到床边。

    什么叫妈咪不在,梁小墨连忙揪住权云哲脖领,虎视眈眈问,“你和坏女人对妈咪做什么了。”

    “我是你的父亲。”

    权云哲薄唇轻掀,看着梁小墨轻描淡写说,怀里就是软软的小儿子,一想到他们身上流着他和梁曦月的血,心情有些按耐不住。

    梁小墨愣了下,没想到权云哲这么直接和坦率,一时之间都忘记挣扎。

    直到听见哥哥说话才回过神,“你不是我们的父亲,陈锦谙才是抚养我们长大的父亲。”

    梁大布从床上坐起来,小手握着梁小玉的手,确定妹妹没事才稍微松口气。

    察觉权云哲清冷视线,梁大布有些苍白的小脸幽幽抬起来,两张相似的脸互相对峙,却没有丝毫惧意。

    梁大布紧咬着后槽牙,要不是人小已经挥拳打过去,奶音严肃,“你绑架我们就是想威胁妈咪,把我们关在这种地方有意义吗。”

    梁小墨粉嫩嘴唇上下嗡动,还没冒出来就被权云哲打断,“委屈几天,会把你们放出来。”

    梁大布和梁小墨互相对视,梁小墨咕咚咽口唾沫,心里有种不好预感,“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委屈,你们是不是把妈咪怎么了?”

    权云哲没有解释,漠然放下梁小墨下秒就被梁大布攥住手腕,“别伤害我妈咪,有事冲我来!”

    “放心,你们都跑不了。”权云哲目光灼灼。

    梁曦月是他的,三个孩子照样也是!

    车门砰地一声粗暴关上。

    陈锦谙知道梁曦月心情不好,自己同样如此,三胞胎是他看着长大的,在他眼里就是自己的孩子。

    气氛凝重,不知道过多久梁曦月冷声道,“我们换个方式,把他们偷出来。”

    “夜袭?”陈锦谙反应极快,想夜袭必须知道确切位置。

    否则按照权家宗宅警备,发现是一瞬间的事。

    梁曦月深沉点头,“今晚夜袭,我大概能猜到详细位置。你安排手下在外面接应,一旦救出孩子不要坐飞机,低速去隔壁荣山。”

    荣山市被大山围绕,只要进去想被找到并不容易。

    陈锦谙毫不犹豫嗯声,“行,我马上安排。”

    “我留下盯着。”梁曦月实在不放心离开,一想到三胞胎就在里面狠不得冲进去。

    要不是权云哲站在权夫人那边,她刚才就动手了。千算万算愣是没想到权夫人会做亲子鉴定,梁曦月满脸狠厉,不成功便成仁!

    她的孩子怎么可能拱手相让。

    密室的门再次合上,梁小墨看不见权云哲眼巴巴收回视线,直勾勾盯着梁大布,“哥哥,委屈是什么意思?”

    不用梁大布回答,梁小玉睁开眼清冷道,“咱们从一开始就弄混,并不是权云哲绑架我们。”

    “小玉!”梁小墨和梁大布脸色一喜,梁小墨连忙凑到梁小玉身边,“你快吓死我了。”

    换成平时梁小玉肯定推开,现在看弟弟一副忧心忡忡的样,“我没事,权夫人打算用我们威胁妈咪,让妈咪带我们离开。”

    梁小墨搞不明白,可是坏女人并没有把他们交出去,“哥哥,到底怎么回事呀?”

    “我和小玉一个看法。权夫人绑架我们并没有交给权云哲,说明他们是有分歧点。”梁大布犀利道,“按照权云哲对妈咪的态度,宋馨萱应该是权夫人安排的结婚对象。”

    梁小墨心跳加快,就听见哥哥继续说,“现在权夫人后悔把我们交给妈咪,十有八九是亲子鉴定。”他们的确是权云哲的孩子。

    这就是梁大布为什么反驳权云哲。

    “那妈咪清楚吗?”梁小墨回过神,呆呆问。

    梁小玉摸摸梁小墨脑袋,“清楚,如果没猜错锦叔和妈咪在一起。硬抢有难度,夜袭几率最大。”小墨不笨只是被惊到,那个人渣毕竟是他们亲生父亲。

    梁大布看在眼里,伸手抱住弟弟妹妹,“妈咪不会放弃我们,我们也不会放弃妈咪。”

    至于所谓的爹地,这么多年没有管过他们,本来就是可有可无!现在只需要等待夜晚时机,到时候再出动。

    权云哲站在密室外,听着里面谈话愈发冷清。

    站在权云哲身后的黑衣人一时摸不准,下秒就听见低沉的命令,“看好他们。”

    “是。”

    权云哲面无表情转身走出来,其实不用听孩子们说什么,他也知道梁曦月会夜袭。

    亲眼看着长大的女孩,心里想什么能不清楚。

    荣山市,四面环山走低速最安全。

    可惜他并不会给梁曦月这个机会。

    权夫人阴郁坐在沙发上,冷冷看着走出来的权云哲,“和孩子们说完话了。”

    权云哲没有回答,沉默坐在权夫人对面。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凝重,权夫人皱着眉,看着一言不发的权云哲,气不打一出来,“我们谈谈吧。”

    “母亲,我不会放弃梁曦月。”风轻云淡的一句话,掷地有声响起。

    并不是商量,而是带着通知的口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