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

作者:顾越 | 竞技游戏

收藏

  她望着身边很陌生男人只剩惊诧,想作出解释却造到他凶悍看待。此事据说他要定婚,直接逃之夭夭。八年的她带着三胞胎卷土重来,刚归国就被他企图扛回去!某天,她被逼到角落忍避无可避躺在床上的梁曦月被巨响吵醒,浓浓的困倦还没散去,本能不想睁开眼。。

第10章 孩子们父亲是谁_三宝来袭:权少独爱妻_ 梁曦月, 权云哲

    梁小墨望着不说话的的权夫人,强装镇静奶声奶气说,“你为什么打晕我们,哥哥和二姐为什么还不保持清醒。”权夫人缓和表情,若有所思问,“他们都没事儿,你父亲是谁。”梁小墨不傻权夫人收敛表情,若有所思问,“他们都没事,你父亲是谁。”。...

    梁小墨看着不说话的权夫人,强装镇定奶声奶气说,“你为什么打晕我们,哥哥和二姐为什么还不清醒。”

    权夫人收敛表情,若有所思问,“他们都没事,你父亲是谁。”

    梁小墨不傻,再这么特殊的环境下立刻反应过来,连忙挡在梁大布和梁小玉面前,瓮声瓮气警告,“别以为你们能绑架我们,就能用我们威胁妈咪!坏女人。”

    听着梁小墨最后说坏女人,权夫人不自觉蹙起眉心,“梁曦月就是这么教导你们的?”

    “总比你们好!”梁小墨可生气,还敢质疑妈咪教导孩子方式,“坏男人绑架妈咪,你绑架我们,你们都是坏人。”

    权夫人看着嗷嗷叫喊的梁小墨,眉心皱的更深。

    敲门声轻轻响起,手下推门走到权夫人身边,恭敬道,“夫人,少爷来了。”

    权夫人眸光微眯,望着床上的三个孩子轻抬下巴,“把他们放到密室。”

    “是。”

    梁小墨望着走来的黑衣人,又看见迈开脚步的坏女人,“你们要干什么。”

    权夫人手机震动,注视医院发来的结果,站在门口深深看眼梁小墨,神色有些复杂。

    再转身,脸上温度凝固。

    这三个孩子都是权云哲的,梁曦月胆子不小,还敢私藏权家的孩子。

    梁曦月心里着急,面上却没显露出来,听着脚步声不动声色抬头看去。

    望着优雅走来的权夫人,梁曦月笑了笑,“权夫人,你不用绑架我的孩子,我照样会带他们离开。”

    这么大费周章没意思。

    权夫人气定神闲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盯着梁曦月,“孩子父亲是谁。”

    梁曦月眼皮一跳,疏离抿起嘴角,“陈锦谙。”

    权云哲眸光森寒瞪着梁曦月,孩子是他的!

    权夫人心头微怒,到现在还不说实话,“既然是陈锦谙的,你来权家找孩子干什么。”

    梁曦月平静看着权夫人,“权夫人,你不是希望我们一家五口离开,让权云哲和宋馨萱订婚吗?”

    变卦对权夫人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

    “没错,我希望你们离开这里。至于你的孩子不在这,请回吧。”

    望着下逐客令不打算交孩子的权夫人,梁曦月心里有最坏的打算,“既然这样,只能冒犯权夫人。”

    三胞胎是她最后底线,同归于尽也不允许她的孩子落在别人手上。

    被威胁的权夫人心情可想而知,怒不可遏拍桌子站起来,“这里是权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一瞬间从角落冲出二十几个黑衣人,团团包围梁曦月和陈锦谙。

    陈锦谙挡在梁曦月面前,笑意不复存在。

    “母亲。”权云哲嗓音又低又沉,带着警告。

    权夫人静默几秒,嗓音含带着讽刺,“让他们离开,权家不欢迎外人。”

    “陈先生请。”站在陈锦谙面前的保镖说。

    陈锦谙眼底戾气乍现,还没行动,梁曦月突然从他身后窜出来,一拳打在保镖的脸上。

    被打中的保镖倒退几步,狼狈稳住身体,其中有几个人伸手抓梁曦月。

    不等着碰到,阴沉声音低沉砸过来,“谁敢动她一下!”

    保镖纷纷看向发号施令的权云哲,谁也不敢贸然上前。

    权夫人脸色扭曲,极其不满看着眉眼漠然的权云哲。

    “母亲,把孩子交出来。”赤裸裸的威胁完全不掩饰,权夫人直接把手机扔给权云哲,“权家的孩子凭什么给别人,真忘记自己姓什么!”

    不管梁曦月这人多么肮脏,她的孩子毕竟是权云哲的,那就是权家的孩子。

    权云哲眸光幽深,看着手机屏幕上的亲子鉴定,炙热而热情看向梁曦月。

    三胞胎果然是他们的,梁曦月一直在骗他。

    梁曦月心头沉下去,要不是被陈锦谙抓住可能会退缩几步。

    从权夫人不愿意交出孩子,她就已经有这个预感,可现在亲子鉴定都有了,心底藏的最深的恐惧终于被揭穿。

    梁曦月心底慌乱如麻,甚至连权云哲视线都不敢直视。指甲深陷掌心带着丝丝痛楚,硬生生逼着安静。

    “权夫人,你口中所谓的外人是孩子亲生母亲。”不就是破罐子破摔!

    梁曦月眼眸覆盖少许阴影,“今天,你必须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权家的孩子凭什么给你。”权夫人懒得和梁曦月说废话,不耐烦瞪眼权云哲,“带他们离开。”

    权云哲清冷注视梁曦月片刻,好听的嗓音缓缓响起,“梁曦月,权家是长子继承。”

    “只要你嫁给我,孩子随时能带走。”

    梁曦月一言不发看着权云哲,负面的情绪如潮水汹涌奔波,只感觉一股火气冲到头脑。

    他怎么这样!他怎么能这样对她?

    陈锦谙挡在梁曦月身前,愤怒瞪着权云哲,“她是我的妻子,你没资格娶她。”

    “有没有资格,你们清楚。”

    权云哲清冷的余光扫过嘴唇嗡动的权夫人,“没有人能阻止,梁曦月你嫁不嫁。”

    卑鄙又如何,他找梁曦月已经六年不想再等。

    梁曦月指尖深陷掌心已经察觉不到痛楚,大脑嗡嗡叫喊连冷静都保持不住,眼珠子猩红。

    “好,好的很!你不是要我做出选择,我告诉你,我一不会放弃孩子,二不会嫁给你,不管是那条你都不配!”梁曦月声音拔高,从来没有这么一刻如此恨权云哲。

    明知道她最怕失去三胞胎,转身就用孩子威胁,狼心狗肺!什么东西!

    “锦哥,我们走。”

    梁曦月连一个眼神都不想施舍给权云哲,拽着陈锦谙就往出去走。

    权云哲目光沉下来,还没追上梁曦月就被母亲挽住臂弯,“你要是现在离开,保证接下来几年你见不到孩子。”

    迈开的脚步落地,权云哲冷淡看着母亲,“我要见他们。”

    “可以,你毕竟是他们的亲生父亲。”权夫人难得出现几分温情,“这次你就算娶了宋馨萱,也不用生儿子。”

    权云哲麻木不仁注视着权夫人,比起母亲更像是看待敌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