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队歌文学网

连载中

宠婚总裁遭嫌弃

作者:顽皮喵 | 重生穿越

收藏

  他,曾在商场运筹帷幄,身边左拥右抱,惟独对家里的正室漠不关心。如今,“老婆,亲一个好好?”“没时间!”“抱一下好好?”“太热了了!”夜光下,瓢泼大雨持续了一个小时,也依然阻挡不了客源,豪车云集的好似汽博会。。

第24章 温少请掏钱_宠婚总裁遭嫌弃_ 周玥萤, 温祁炫

    这时此时此刻,被温祁炫压在按摩床上,周玥萤终于等到体会到到什么叫大脑一片空白了,惟一能做的,是用受了惊吓的大眼睛与他对望。一直到男人的唇瓣印在她的唇上,第一反应时是温祁炫是混蛋直到男人的唇瓣印在她的唇上,第一反应是温祁炫是混蛋,说好的按摩,他在做什么。。...

    此时此刻,被温祁炫压在按摩床上,周玥萤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大脑一片空白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受惊的大眼睛与他对视。

    直到男人的唇瓣印在她的唇上,第一反应是温祁炫是混蛋,说好的按摩,他在做什么。

    不乐意的扭过头,让他扑空,温祁炫坏笑着扭过来,霸道地固定住。

    或许是温祁炫的吻技太好,没一会儿身下的女人就迷糊的跟上他的节奏,不满足现状的男人强行撬开她的牙齿,调戏她的舌头出来玩耍。

    如此情动时刻,男人自然得意忘形,大掌顺其自然的沿着女人的曲线游走,看她娇小,可掌下的触感却很真实。

    在丝质睡衣下,还是可以描绘出她有一具前凸后翘的身材,迫不及待的解开一颗扣子。

    周玥萤几时跟人如此亲密过,当胸前被人挑起波澜,恼人的去抗拒,直到被火热围住。

    惊慌失措的缩小身子,要滚到一边去,他遇到的可是温祁炫,到嘴的猎物,岂有放开的道理。

    “乖,咱们说好的肉偿。”她不听话,温祁炫只能提醒她,自己可是兴致盎然,不许她临阵退缩。

    的确是同意了,可他忘了下一句话吗?周玥萤急切地说:“你也答应我了,要等我做好准备的。”

    “你已经做好准备了,相信我,刚刚你可是意乱情迷的模样。”温祁炫对于这方面有着极大的自信,她的表情都出卖她了。

    自己又不是木头,虽然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但周玥萤的本能反应还是有的啊,可那也不代表现在可以。

    周玥萤连连摇头,一副怕死的模样,这对于男人来讲可是头一次,谁上了自己的床,不是各种主动。

    “乖,我温柔一些。”温祁炫耐着性子哄她,这个笨蛋,她现在衣衫不整的,让一个如饥似渴的大男人停止,谈何容易。

    不要啊,他又来了,过于紧张的周玥萤突感身下一凉,哭丧着脸的她顿时露出笑靥。

    “慢着温少,我是真的不方便。”谢天谢地,从没觉得大姨妈会来的如此及时,真是爱死了。

    不方便?温祁炫沉思了五秒,明白了她的意思,顿时满脸的黑线。

    “马上,立刻,从我身上下去。”低声地命令,复杂的眼神看着她,故意玩自己吧,怎么会提前不知道。

    周玥萤尴尬地半起身:“对不起啊,我一向不太准。”

    故作惋惜的样子,让他别发火,心里却是笑开了花,这个大色狼,都说了,要等自己准备好的,他怎么能强行呢。

    温祁炫有苦说不出,前几日念她是病人,现在又是特殊情况,再跟她同一房间下去,会把人逼疯的。

    翻身起床,走到窗户附近,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对呆坐在按摩床上的女人勾了勾手。

    “来,帮我点燃。”

    温祁炫喜欢蕊儿给自己点烟的姿势,不喜欢女人抽烟,可是蕊儿偏偏凑热闹,自己的烟都会吸上一口。

    为了让她少受到污染,温祁炫下意识的戒烟,尽量不在她面前抽,可当蕊儿离世后,又捡了起来。

    啪的一声,打火机发出蓝光,周玥萤不自觉的笑了。

    “怎么了?你能抽?”温祁炫大方地将烟盒递给她,骨子里有些大男子主义的,自己的女人不能抽,旁人无所谓。

    周玥萤摇头:“我不会,家里爸爸和哥哥都是医生,不抽烟的,这是我第一次给男人点烟,温少,你也少抽吧,对身体不好。”

    “小姐,你若再不穿衣服站在我面前,尼古丁也不足以压制我的冲动。”前襟大开的睡衣,温祁炫倒是一饱眼福了。

    男人轻轻吐出烟圈,看她系着扣子,忍不住调戏她:“小菜鸟,第一次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疼,很美好的。”

    “啊,我不要听。”周玥萤气得堵上耳朵,他怎么这样,竟然公开讨论这等私密的事情。

    温祁炫无奈的摇头:“能不能有点儿情趣,你答应我肉偿的,就你现在的表现,我都提不起兴趣了,作为女人,你该检讨。”

    是吗?周玥萤不乐意的反击:“是吗?那刚才某人也蛮激动的。”

    哈哈大笑声响彻按摩室,温祁炫觉得她还挺有意思的,看似乖巧,实则有反叛的劲。

    “来,把你的iPad Air拿过来。”温祁炫为了自己的‘幸福’,决定言传身教小菜鸟。

    周玥萤低头确定把自己捂严实了,才走向他,这个坏蛋,不能不防。

    “看好了,这里有个私密文件夹,你白天想学那些东西,我可以放任。”

    男人说了一半,周玥萤就迫不及待了:“真的吗?我可以继续学英语,做蛋糕了?”

    “不要打断人说话,但是,听好了,这里才是你该学的东西,给你四天的时间,把视频里的东西好好看看,琢磨透了,到时我来验收,你若不合格,咱们之间的账就要重新算了。”

    周玥萤郁闷地道:“还是按摩吗?我刚刚做的不够好?”

    她呀,真是被人卖了都不知道,自己说的还不够明白?猜不到也好,省着她此刻又跑出去。

    “咦,别点,我不在家时你好好看。”温祁炫邪恶的坏笑。

    学习能力很强的周玥萤倒是不怕,但还是不死心的问:“温少,我刚刚按摩的表现,真的很差劲吗?”

    她还挺执着,温祁炫是觉得肩颈舒服多了,冲她竖起大拇指:“如此短的时间,做到这样,很不错了,所以我相信,接下来的视频给你足够长的时间,你会让我惊艳的。”

    太好了,周玥萤突然笑嘻嘻的道:“那个温少,既然你觉得很舒服,我可以提出一个小请求吗?”

    这一幕,男人觉得似曾相识,眼神都不自觉地温柔起来:“说吧。”

    哇,真是破天荒,竟然如此好说话,对亏了丽莎,这按摩对他来说真是好使,为了以后的便利,也会用心学习视频的。

    “稍等我一下,马上回来。”周玥萤说完,匆忙的跑出去。

    进入小厨房,已经漆黑一片了,毕竟这是西点师的私人空间,周玥萤也不想扰乱这里的秩序,选择不开灯。

    借着iPad的光,找到了冰箱,太好了,西点师果然守信用,将自己做的蛋糕用餐盘托起,方便随取。

    忙活了一天,温祁炫又享受了舒服的按摩,忍不住的犯困起来。

    当周玥萤兴高采烈的回来,发觉他已经睡在了沙发上,头侧向一面。

    不至于吧?这么快,现在是最好的时机,明天他要是赖账怎么办,周玥萤纠结了一下,还是决定将他叫醒。

    “你回来了,干嘛去了?”温祁炫眨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

    周玥萤可不允许他现在睡过去:“醒醒,温少,平日给你按摩一次,可以拿到多少钱啊?”

    跟生意人提到钱,温祁炫的困意全无,但依旧慵懒地模样:“那要看是谁给按摩了。”

    “普通的师傅可以拿到多少钱?”周玥萤一点也不贪心,自知不能跟蕊儿小姐一样,虽然丽莎说自己是替代蕊儿给温少按摩。

    温祁炫随口回答:“一千块吧,你想要多少?”

    咦?他好聪明啊,周玥萤就喜欢这么直接的:“温少,你说我按的不错,这是第一次,您凭赏好了。”

    “你说个数吧,我若觉得满意,就赏。”温祁炫只是好奇,她要钱做什么,这古堡里什么都不缺,她也出不去。

    周玥萤想了想,自己可是欠了摩森三十万啊,什么时候才能还清,若要一千,太少了。

    “五千,怎么样?我会再接再厉,以后给你按的更舒服。”

    看她认真的保证,温祁炫觉得很好笑:“你可是来还债的,还管我要钱,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是不太合适啦,但是我付出了劳动嘛,你要是觉得多,那三千也行。”

    看她跟自己好说好商量,温祁炫还真不忍心拒绝:“好,就五千,好好看视频噢。”

    哇,成功了,周玥萤你真是太棒了,赶忙打开身边的蛋糕,推到男人面前。

    “我不吃,太晚了,你可真厉害,能吃下那么多的蛋糕。”温祁炫已经听说了她的光荣事迹,女人做到她这个程度,真是可怕。

    不吃?那可不行,周玥萤又露出甜美的笑意:“温少,这是我亲手做的,你让我有机会接触到米其林的大厨,所以请您一定品尝一口,一小口就可以。”

    “老实说,你做的,我不太敢吃,你该不会想毒死我吧?”温祁炫毫不留情面的说出所想。

    女人气得拿起叉子大口的吃了三口,只见她的脸颊、鼻子粘的都是奶油。

    温祁炫看她如此证明,无奈地摇头:“真是服了你,就一口。”

    还别说,味道不错,男人给她一个白眼:“我现在可以回房睡觉了吗?”

    “多谢温少品尝,请支付一千元。”周玥萤伸出手掌,真是的,说一口,他还真一口,弄的自己都不好意思多要了。

    温祁炫站起身,用手指了指她:“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我认栽,东西我吃了,钱我给。”

    哇,这是欧元吧,周玥萤为了表达感激,弯腰收下。

    看她财迷的样子,温祁炫没好气的道:“等我睡醒的,别跟着我。”

    “脑袋坏了,才跟着你呢。”女人窃窃私语的坏笑。

评论
评论内容: